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烈日当空03

三 凡人看不到的才能 

荣耀第一赛季季后赛采用线下赛形式,已经先输一局的蓝雨去到客场对战嘉世。 
“叶秋你这个不要脸的王口口!!!” 
即便联赛初期还没有完善的规则,组委对于魏琛这样不顾礼义廉耻的选手还是早有防备。全程的发言都被过滤打码,索克萨尔倒下的那一刻,魏琛所在的单间都仿佛抖了一抖,屏幕上一叶知秋的战矛上闪现着最后的火星。 
蓝雨的第一个季后赛就这样结束了。 

“少天、世玉、小的们你们懂的。”魏琛拉了一票队员守在休息间门口,房门方一打开,这边的客队队员立即整齐划一地竖起了中指。 
“哟,很齐嘛,表扬一下。”一个年轻人叼着烟两手插在裤袋里溜溜达达地走进来,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老魏你太客气了,一般大家不叫我荣耀之王,叫叶神的多一些。” 
“不要脸!”魏琛使劲地伸了伸手,好让自己的中指看起来更高些。 
“这小伙子是谁啊?”曾经还叫叶秋的男人拿下巴颏儿指了指黄少天。 
“少天,别告诉他!”魏琛抢先一步答道。 
……众人一片静默。 
“哎哟,少天是老相识了,一起抢过怪的交情,有什么好遮遮掩掩嘛,人家技术比你好多了,有没有兴趣来嘉世啊?” 
方世镜使劲地按住了魏琛,“魏队你冷静点,这里有摄像头……” 
“魏老大你放心,他这点伎俩我清楚,是不会被蛊惑的!”黄少天和叶修早就认识,现在又添了一道淘汰之恨,鄙视起来特别不手软。 
“呵呵。”叶修吊儿郎当地弹了下烟灰,“这个有为青年又是谁啊?” 
魏琛顺着他的视线找过去,立刻明白了问题所在,怒道:“文州!刚才怎么说的,竖中指啊!” 
“素质啊,魏琛同志,素质!蓝雨就这点底线了,你还要给扒了,是想裸奔的节奏嘛!”叶修把喻文州犹豫着要伸出的右手按了回去。“这位不知道姓什么的文州小兄弟,就冲着你的样貌和道德品质,大神很看好你。” 
喻文州瞥了眼魏琛已经发紫的脸色,还是很不好意思地解释了一句,“叶神,其实我实力不行。” 
叶修很霸气地摇摇头,“再弱能弱过手残么?” 
……居然又是一阵静默。 
“咳咳。”叶修化解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大神说的话是不会有错的,就算你是个真手残,肯定也具备一些凡人看不到的才能。” 

叶修离开后的第28分钟,黄少天终于耐不住性子,在魏琛喋喋不休的骂娘中挪到喻文州身边聊起了天。 
“哎,文州。”他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叶秋那个混蛋说看好你。你感觉怎么样?” 
鉴于魏琛反复强调了这不是单纯的骂街,而是一次需要严肃对待的队内讲话,喻文州依然保持了专心听的神情,“叶神那是客气啊。”他嘴角几乎看不出动的答道。 
“哎,虽然叶秋这个人说话没一句可靠的,不过这次我还是很同意他的,你注意,他说的是凡人看不出的才能,我是谁啊,我以后也是要成为大神的,我也看出来你的潜力了嘛。你不要为手残而自卑,应该充满自信地去迎接未来的生活,你现在可是被两个大神同时看好的男人了。” 
“这个你是不用担心的。”魏琛已经看了过来,但喻文州想自己还是得解释清楚,他笑了笑,“你还不知道我嘛,我什么时候也没有自卑的意思。” 

“文州,少天你们是在交头接耳么!”魏琛的声音都有点哑了,端起旁边的水杯猛地灌了一大口。 
两个小辈露出乖巧的表情同时摇了摇头。 
“没有交头接耳就上来,把我刚才的讲话重复一遍!” 
“好嘞!”喻文州还来不及接话,已经第一时间被黄少天死死地按住,黄少天就像生怕被谁抢走机会那样一跃跑到魏琛身边。 
“我觉得吧,今天这个事情咱们要从最根上说起,只有从本质上揭露叶秋这个人的品质才能找到克制他的方法。所以我想引入一个例子,那就不得不说到我第一次在网游里和一叶知秋相遇了,我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我刚从学校回家,作业本还忘在学校了……” 
黄少天眉飞色舞兴致昂扬。 
“哎,都给孩子憋成这样了,真不像是刚输了比赛。”方世镜先是为失败深深地叹了口气,而后抬头看看口沫横飞的黄少天,终于还是略感欣慰地擦了擦眼角, 

“幸好蓝雨的各方面特色都后继有人啊。”

职业生涯的第二个夏天。 

同寝的室友已经走了两批,新入营的一年级生即将代替熟悉的老面孔入住进来。 
黄少天磨了魏琛两天终于获得了自由挑选室友的权利,他三下五除二打包了所有行李,光一般地搬去了喻文州同样空空荡荡的寝室。 
“哎呀我一直都觉得你们住的这个位置特别好,在楼梯和水房的中间,交通很方便距离哪里都不远不近。说到这里,你晚上会不会常去厕所的,我其实还蛮不爱去的,但是如果你去觉得害怕的话,你可以叫我一起~” 
“好呀。”喻文州很认真地在长篇大论中找到需要回答的部分,这种态度让黄少天在说话的间隙忽然察觉一阵柔软。 
“喂,我觉得你吧,不要总是当老好人。”黄少天声音忽然低了些,“其实不用回答也没关系,如果觉得烦也是无所谓嘛。其他人说我话多我也很习惯啦,干嘛这么认真的敷衍我。” 
“不是敷衍啊,我本来就是很认真在听啊。”喻文州转过头来看着他的方向,黄少天大喇喇地躺在床上,腿垂在一边有点紧张地摇摆着,“不会觉得烦,虽然是有点吵。”他小声笑了笑,“但还是不会反感的,特别是这种安静到有点可怕的时候,有你真是太好了。” 
“你真是……干嘛忽然说这种话啊!”黄少天立刻在床上翻了个身,头扎去了被子里。 
“一起来了这么多人,现在已经走了一多半了。我记得刚来的时候那么热闹,第一个晚上我一分钟都没睡着过。” 
“这不是很正常……哎,你说会不会有这么一天,我们这届只剩下咱们两个在队里?”黄少天一翻身坐了起来,“那时候魏老大肯定打不动了,就……就让他做个教练好了,他嘴那么坏肯定超不受欢迎的,我们就带着其他小队员大说特说他的坏话。” 
喻文州咯咯地笑了起来。 
“哎,不过我不看好你,你这种人,竖个中指都不肯,太无趣。”黄少天摇摇手指,加重说了一句,“无趣,无趣啊!烂好人喻文州!” 
他伸长手去按灭了灯。“睡觉!” 

凌晨三点十分,黄少天已经睡到人事不知。但在梦境里始终听到有人小声叫自己的名字,“少天……少天……少天……” 
他意识渐渐回笼,只感到脑海中的声音和耳畔实际的感觉在一点点靠拢,半梦半醒的虚幻,像被梦魇一般。 
黄少天终于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在一片朦胧中睁开了眼睛。 

惨白色的手电光从下巴向上扫射在喻文州脸上。 
“少天,起床上厕所。” 

黄少的夜半狼嚎从此成为了蓝雨经典传说。

魏琛叼着烟盯着眼前的屏幕。 
术士独自立于最高的阶梯上,山谷里是乌云般一涌而上的人群,剑客在那人群的最中央厮杀。 
这是场百人团战,魏琛心里再次默念,喻文州第一次主持大局,作为一个指挥者理应处于视野最好的地方,而黄少天是他们的主要战斗力,假如换了自己应该也会做差不多的布置。 
但只是…… 
荧幕的白光映着那一群孩子的脸,十分年轻的线条,仍然柔和,表情却是专注的,屏幕里他们的角色衣炔飘飘,周身血花四溅,呐喊声和厮杀声漫山遍野。 
魏琛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现实和游戏分很开的人,但在这种虚拟和现实交错的瞬间,他忽然有些感觉自己正面对另一个世界,以旁观者的身份在关注,看着一个故事的高潮或开始。 
忽然就觉得这群早已看腻了的熊孩子们……有点帅。 

经理上来和他攀谈。 
“少天是真的不错,不对,不是不错,是太棒了,几近完美。”经理几乎拭泪,“如果头上不一直挂着个文字泡就是真的完美了。” 
“拜托,我亲自从网游里挑出来的人好不好。注定是会大红大紫的,这是文字泡也不能阻止的。” 
“但更意外的是文州也很出挑。”经理继续接了下去,“第一次带百人团,几乎就是独立指挥,开始我还觉得太冒失,没想到现在他做的这么好。” 
喻文州的指令一条一条,很有节奏地出现在团队频道里,看似混乱的局面,其实正有条不紊地在逐渐推进。 
蓝雨的胜利已经注定。 
“文州非常让人惊喜,我们已经决定让他长期留队了。”经理认真地说,“这种人才,即便不能打比赛,管理公会也是非常好的。” 
魏琛皱了皱眉:“管理公会不觉得浪费哦。” 
经理很为难:“虽然他们都是想打职业赛,但他的手速你也知道,练是练不好了。” 
团战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喻文州的指挥却没有,虽然没有参与一对一的厮斗,但他并没有停止自己战斗的节奏。 
“这个孩子吧,你永远不要简单的评价他。不是,是我们队里所有的孩子,都不要只是简单的看看就下结论。” 
“他们会有出息的。” 
经理十分激动,却并没等来回答,一转身,就看到魏琛抽着烟,已经慢悠悠地转身踱了出去。 

“叶秋这王八蛋,哪有什么凡人看不到的才能。”魏琛自己小声暗骂,“根本就是闭着眼睛都能看到的吧!” 

评论(1)
热度(84)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