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废话

文还是会继续写的!最近忙而已!

公告

非常不好意思,也感谢大家的支持,麻烦付款的朋友先办理退款,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努力把这个本子做成的。到时再战。鞠躬~

璧成:

由于不可抗力因素, @莉莉a 老师的《一触即发》取消通贩,且不参加CP23

如果是单独购买《一触即发》,烦请直接退掉订单,原因选择“协商一致退款”;

如果是在合并订单中购买《一触即发》,请在确认收货后单独退款。


客服是兼职,有时候无法及时回复,还请见谅!感谢大家!(鞠躬

江湖路远,来年有缘再见!

[策瑜]东屋有鬼

《人间至甜》的guest

---------------------------

东屋有鬼


“我建议你有空去看看脑子。”

陆逊阴郁地看了孙权一眼,关上了点评网站的评论页。

孙权面色变了几变,嘴唇抽动似有辩解,但又在对方的逼视之下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半响,他才终于委屈地小声嘟囔了一句。

“但是它便宜啊……”


“住鬼屋真的很酷!”凌统趴在甘宁肩膀上指点他向下翻页,同时一字一句地照念着,“半夜在床头看到白衣女子,早上醒来毛巾上满是诡异的红印子,房间很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一个大男人,女鬼骗色倒还好,就怕是采阳补阴……”

“啪”地一声,甘宁猛地合上...

冤家路窄6

6


孙策溜出门时周瑜已经窝在沙发里睡熟了,虽然是睡了,脸上却还挂着一幅忧心的表情,孙策记恨地瞟了一眼支在一旁的电脑,忍不住伸手去贴了贴周瑜的脸颊。

可能是觉得痒,周瑜抽动了下嘴角,眉头倒是舒展了些。

这样一来就不敢再碰了,孙策放弃了把他抱到床上去的念头,找了条毯子搭好后,便依依不舍地出了门。

回来的时候天已经微亮,而周瑜仍然保持那样的姿势睡着,这样的不设防让孙策有了再碰一碰他的念头。

就在这念头一闪而过即将实施的当口,周瑜毫无预兆地醒了,软绵绵地一句话说到心里,顿时便让人弃械投降,孙策感到自己已经化成了一滩水,他俯下身,掏出平生最大的温柔,百感交集地叫了一声:“公瑾。...

[策瑜]冤家路窄5

5


电脑屏幕的光在昏暗的房间中格外耀眼,周瑜略带疲倦地活动一下胳膊,看看表,时间已经接近午夜。

夜色又浓又静,隔壁房的人大概已经睡熟了,周瑜望着屏幕上孙策的照片,虽然已经十分困顿,还是出神了一会儿。

袁术集团气数已尽,但孙策作为组织的重要人物,竟然不在任何一项起诉名单之中,清白到无法置信,这其中到底有何故事,周瑜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

难怪当年分手之前,他总是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周瑜换了个姿势半躺下来,整个人都快要陷入到沙发里,但眼睛仍然是盯着屏幕的。孙策档案里的照片很年轻,笑的没心没肺居然还是很帅,能把证件照拍成这样着实不简单,谈恋爱的时候孙策就总会这样笑,那时候拉...

[策瑜]冤家路窄3-4

3


周瑜差不多一夜未眠。


默默盯着天花板的某处,前尘旧事不断翻涌上来,几乎将他溺死在床上,快到天亮时才终于有了睡意,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快要迟到了。他今天有重要的案子要谈,当时便从床上窜起,急急忙忙地冲出卧室。

于是就莽莽撞撞地在自家客厅里撞到了前任。

孙策捂着被撞个正着的伤口趴在沙发里呻吟起来,周瑜感到一阵抱歉,但又有种难以言喻的爽快感小小升起,于是他十分干脆地甩下孙策独自表演,等做好出门的准备后,餐桌上已经摆了简单的早餐,孙策坐在桌子的另一端等他。

曾几何时,这就是他想过的生活。周瑜面对着这个画面,嘴角微不可查地抽动了一下,凝滞片刻过后,走过去也坐...

[策瑜]冤家路窄1-2

尽量写快一点,生活要有仪式感,我们就以网剧模式更新,每周四周五各更2集吧,明天晚上8再见


1


傍晚时才下过雨,城市的光影倒映在深浅不一的水洼里,满地旖旎,反倒愈发衬出眼前的落魄。

孙策终于耐不住,在一片绝望中长长叹出一口气。


太不当心才会被人迫到这步田地,买碗馄饨而已,谁能料到汤锅下还藏了把长刀,堂堂东区小霸王,一时贪吃就被七八个马仔追了四五条街,本来便颜面扫地,如果再不小心死在这里,更加是毫无尊严了。

额头上的伤口处有鲜血流出来挂在睫毛。孙策使劲眨了眨眼,流了血,脑子倒是清明,他一边平复喘息一边整理脉络:知道自己最近躲事,知道这个新的住处,知道他...

[ 喻黄 ] 夜游纪

之前给合志写的文,其实是自己想象中某篇文的喻黄结局。
身为一个不靠谱的作者对这篇文想说的挺多,但字打出来以后又觉得没必要,有点羞愧有点小情绪,希望以后我能变成更负责任的人,就这样吧。

夜游纪

七月的天光来得特别早。

凉榻贴窗而放,太阳将将照进房里的时候,黄少天便醒了。

他一时未能脱出梦境,本能地坐起环顾四周,直待看清了周身事物才终于从泡影浮生里转了回来。

黄少天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使劲眨巴几下眼睛。

清晨宁静,阳光将树木间缭绕的雾气一点点打散,草木的清香在水与光的发酵间愈发浓郁,闻起来都是生机勃勃。

黄少天觉得自己特别喜欢这种阴霾消褪万物复苏的场景,只是向外望上几眼,心情便莫名好了起来。

他利索地跳下床,跑去...

【伪装者】【楼诚】爱不可及(04)

4


对于阿诚加入组织这件事,明楼内心是十分拒绝的。

他有时午夜梦回,甚至会在内心无限埋怨贵婉,居然敢在自己眼皮底下把阿诚拐走,居然还给他起了个代号叫青瓷,他恨屋及乌,连这个名字都不喜欢,瓷器易碎,难道没有人告诉过贵大小姐?

明楼只要想起此事便是一肚子气,狠狠瞪着两眼直到天亮,但实际上,贵婉还是他带回家来介绍给阿诚认识的。


刚到巴黎那会儿,明镜曾经明里暗里给他介绍过不少同样留法在外的姑娘,明楼那时已经断了对汪曼春的心思,但同样没精力去应付个新的对象,况且那些富家小姐多是娇滴滴不通国事之人,做朋友都不合适,唯独贵婉,明楼觉得可以相交。

他俩见了几次面,不谈...

【伪装者】【楼诚】爱不可及(03)

感觉写的很拖沓……但暂时也不知道怎么改,只好先这样╮(╯_╰)╭

3


阿诚人生中熟悉的女人并不多。桂姨在他的童年期领养了他,也曾像母亲一般体贴照料他,但噩梦般的虐待和折磨已经将曾经的温情冲刷殆尽;明镜在之后变成了他的大姐,她当时不过是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却必须端出家长架子照料身边的三个男孩,阿诚在此间,以及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在怀念明镜喊自己名字时那种温软如歌的江南语音。


此外还有两个他时常会想起的女人,一个是汪曼春,一个是贵婉。


阿诚13岁那年第一次见到汪曼春,那时他已经顺利追上了同龄人的学习进度,甚至很快就跳了一级,在中学里跟着高一...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