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妄想照耀现实 4

4

 

小剑客站在擂台的这一端,老术士站在擂台的另一边。

“你认识我吗?”

“那你又认识我吗?”

他们相顾无言,满心疑惑。

 

 

黄少天要严正抗议所谓“你和多动症儿童很合得来”这样的说法。特别是当他一路猛追,嘴里还吼着“不要碰那个!不要穿着鞋踩沙发!不要跑这么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时候。

喻文州正和经理通电话,黄少天在一旁用手肘死死钳住小朋友,“说!还敢不敢不听话!”

卢瀚文嗷嗷惨叫手脚乱摆:“黄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喻文州淡定地半捂住听筒,“嗯,经理你真的听错了,少天和小卢感情可好了,刚一见面就粘在一起分不开呢。”

 

卢瀚文是一个突发事件。先前即使攻击手不够,公司依然有些犹豫是否该把年仅14岁的小孩招进正式队,但如今于锋转会几乎是一定的事了,高层终于不再多想,在和家长谈拢后,卢瀚文兴奋地拎着行李直奔俱乐部而来。

把一个未成年人放在假期空无一人的宿舍显然十分欠妥,经理因此拜托喻文州先把孩子接回家住两天,等到工作人员到位了再送去俱乐部,也正好趁此机会让未来的战队主力们培养下感情嘛。

经理在电话另一端仍然有点忐忑:“文州,真的没问题吧?他年纪太小和别人不一样,你一定告诉少天带他玩注意分寸啊。”

房内正好达成和解,一大一小两个手拉着手准备出门吃冷饮,喻文州凑过来帮他们开门,一边安慰有点神经质的老板,“放心吧,绝对把他培养成朝气乐观向上的好小孩。”

 

黄少天是天生的孩子王。在卢瀚文初来乍到的几小时内,他们二人生动有力地表演了一台活泼剑客间的双口相声,幸好喻文州常年生活在高分贝的环境里,对此状况尚且可以接受,并且一想起下赛季其他战队也将在比赛中面临自己现在的遭遇,喻队心中反倒暗搓搓地添了几分不可言明的窃喜。

“小卢睡啦?”喻文州放下手里的书,转过来迎向身后。

黄少天才洗过澡,皮肤仍有点打皱,热腾腾地泛着淡红色,一头短发在头顶上蓬蓬地乍开,发梢上隐约还有小水珠滴滴答答地掉落在地板上。

在喻文州干净整洁,散发出爽身粉香和后青春期气息的卧房里,黄少天就是那个湿漉漉又毛茸茸,镶着暖黄色金边的存在。他回手把门关上,非常有言外之意地眨巴几下眼睛,“队长~”黄少天故意延长了尾音,笑眯眯地看着一样洗干擦净,一身清爽的喻文州。

身为正人君子的喻文州理所应当地在心中点燃了一把星星之火。

经验教训告诉两位小爷,前戏搞得太多容易杯具,于是喻文州决定放弃自己那些用以增加情趣的段子,黄少天也破天荒地少说了几句,两人异口同声一拍即合,

“做!”

 

黄少天的高手速强势碾压了喻文州的睡衣,正在忙着处理对方身上第二个纽扣的喻文州很无奈地安抚他,“别急别急,我这里马上就好。”

“哎,其实也是我不好,你说我干嘛就穿这件呢?换一个没有扣子的或者我不系扣子不就好了,反正也是要解下来的。队长你别着急,就差三个了。你解的再慢反正也是一定会解得开的。”黄少天十分口是心非地欣赏着喻文州略带慌乱的样子,心里盘算着一会儿绝对要把他细细白白慢吞吞的双手如此那般地搞上一搞,只是想想就是那样的开心,“你刚才不是问我小卢睡了没有啊,他可不老实了,一直吵吵吵,我威胁他不好好睡觉明天就不给他作指导他才躺下的,你说这种多动症小孩是不是都特别难带,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怕他半夜突然跑进来啊!”

喻文州正忙碌不停的手指突然就哆嗦了一下,黄少天聒噪的话音也瞬间停止了。他俩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少天……你进来的时候……锁门了吗?”

 

莫非定律说,倒霉事总是会发生的。

 

“队长,黄少,你们在玩什么?”

黄少天不负众望胳膊一抖掉去了床下,喻文州尴尬地爬起来拉他,卢瀚文抱着被子颇有气势地站在了大敞着的门口处。

十四岁真的还是一个很傻很天真的年龄,卢瀚文面对眼前的场景仍然满脸无辜。既然队长和黄少都给不出一个解释,他决定自己猜测,“是在玩摔角吗?”

黄少天把头埋在臂弯里不愿见人,“为什么不锁门不锁门不锁门不锁门……”喻文州无奈之下只能配合地应付一句,“算,算是吧。”

卢瀚文得意不已,“哈哈,我果然猜对了!刚才黄少是在发动攻击吗?!”

“是……你说是就是……”喻文州在这一刻终于理解了黄少天想要刷屏的心情。

“为什么不锁门不锁门不锁门不锁门……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卢瀚文打断他们幸福时光的理由听上去是那样的无懈可击:想家睡不着。黄少天只能灰头土脸地走开让位,谁想到还被小孩一把拦住,“黄少不要走嘛,我来之前就想要睡你们两个了!”

黄少天险些呕出一口血来。“小卢啊,不是睡我们两个,是和我们两个一起睡。用词要妥当。”喻文州捂着脸纠正道。

“对对!”小卢朝气满满,“不但要和你们一起睡,我还想和蓝雨的队友们都睡一遍呢!大家一起睡最好了!”

大概还是有哪里不对,不过也无所谓了。黄少天默默把被子铺回床上,“话多的人真的好讨厌呀……”

卢瀚文兴高采烈地钻到两个人中间躺平,“好开心呀!我和队长还有黄少这样子特别像一家人!”

虽然怪怪的,却也有种诡异的温馨感,一家人就在这样一方欢喜两方泪流的情况下挤着睡了。

 

 

所谓亲人没有隔夜仇,第二天一大早,黄少天拿出自己的小号流木随便开了个房间给卢瀚文演示。

“我记得上次训练营你剑影步可以做出7个半对吧?”

“嗯嗯!”卢瀚文点头,“现在可以做8个了!”

“不错,不过还不够知道吗?不信你看我。”

黄少天神情专注狂飙手速,卢瀚文激动到直拍手。

“啊啊啊啊,8个半!9个!刚刚那一瞬间是出现了9个半吗?是不是是不是!黄少!~~~~”

喻文州附加指导道,“但是你看到了吗?这里边有效的分身只有6个。”他在屏幕上指了指,“这一边的几个都很容易识破的,嗯,这一个如果眼力好也是能看出端倪,严格来说这样的剑影步只能算是5个半。”

卢瀚文瞪大眼睛盯住屏幕,“这里的这个我看的出来,剩下的……队长,除了你还有谁能看出来吗?”

“有很多人呀。”喻文州想了想,“比如叶秋。”

“叶秋?一叶之秋?他不是退役了?”

黄少天听到叶秋的名字顿时安静了下来,他停下手,一本正经面向卢瀚文,“他虽然名义上退役了,但是很快就会杀回来的,他现在的账号是君莫笑,这人是一个非常无耻又没下限的男人,碰到他一定要小心。”

“无耻又没下限的男人吗?”卢瀚文立即认真起来了。

“少天,不要和小孩说这么多,注意健康培养。”喻文州清清嗓子接过话题,“也不是那么的无耻和下限了,只不过有点倚老卖老脸皮厚还没节操,另外他的爱好是换马甲,下午你去公会帮忙如果见到一个角色名特别欠揍,想直接用鞋底拍他脸的高手,那就小心点,很有可能是叶秋。”

小卢绷直了嘴角一脸严肃,“叶秋是我们最大的对手吗?”

两位老师同时点头,“没错,是最难缠的对手。”

 

黄少天让开键盘绕回正题,“不说叶秋了,剑影步这边的指导就是这样,一定要注意保持身影的完整度,不要只追求手速,你来做一个试试。”

卢瀚文欢喜地掏出自己准备好的小号账号卡,成功登陆,70级剑客:白马银枪。

黄少天不爽地敲桌子:“叫什么不好叫银枪,不知道还以为是玩神枪手的呢!”

小卢理直气壮地解释道:“我不要玩枪,我是耍剑的!”

“耍剑……”黄少天皱眉默念这两个字,感觉自己有点躺着中了枪,

“哎哎,话不要说这么多了,赶紧建个房间等菜鸟上来踢馆,我看着你打。”

 

 

画面再转到兴欣战队的训练室里,刚成功升级死亡之手到65级的老魏满面春风,“再来一把,最后一把好不好嘛~”

一个烟头呈豪龙破军之势直劈他脑门而来,“刚才就说最后一把,这又是第几把了!丢人现眼的老东西!”

“无耻的老东西!千机伞升级没我快你嫉妒吧!”

“俄罗斯方块还能升级呢!回家玩去啊!”

“都给我闭嘴!”陈果暴怒掀桌,“你!滚出去抽烟,屋里呛死了!你!最后一把不许再多了!耽误正事就罚款!罚款!”

老板娘一发威大家都老实了,叶修乖乖走了出去,老魏恋恋不舍地看着电脑,“最后一把了,一定要挑一个够格的对手。”他在诸多的房间里挑来挑去犹豫不决,陈果烦透了大手一指,“就这个房间!70级剑客,不打就别玩了!”

老魏吓得浑身直抖飞速点了进去。

 

于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挂着熟人脸的迎风布阵出现在了擂台的另一头。

 

“快踢他出去!”黄少天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扑过去抢鼠标,哪知卢瀚文也是天才级别的反应力和手速,见房间里有人来了已经第一时间点了开始键,老魏那边自然也是快速应战,显然这一场pk是免不了了。

“队长黄少,我应该怎么打?”卢瀚文见事有蹊跷,非常腹黑地关掉话筒,小声问道。

“随便打打,直接输给他吧。”喻文州示意大家稍安勿躁,“装菜鸟,懂吧?”

“懂!”卢瀚文干脆地点点头,重新放打开了话筒,很有元气地宣战。“你好,咱们开始吧!”

太有礼貌也容易招来祸事。他瓮声瓮气的童音才一发出,老魏那边立刻火了。

“怎么还是个奶娃呀!这不是耽误我的事嘛!”老魏气的直拍键盘,“小屁孩玩什么荣耀!还叫白马银枪,你下边长枪了嘛!”

卢瀚文愣了愣,“我下边没有枪,我是耍剑的。”

老魏一下乐了,“呸,没枪还耍贱?耍贱的能不认识我?!”

“你是谁?”

“老夫是你爷爷!”

“你怎么骂人!”

 

卢瀚文非常气愤地捂住话筒,“队长黄少,这个人太坏了,无缘无故骂我!我能打他吗?”

黄少天隐约觉得事态已经难以控制了,痛苦地望天:“让着他吧……他年纪大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乖啊……”

“嗯!”乖小孩卢瀚文不甘地点点头,放开话筒大声说道,“没礼貌的人看剑!我来啦!”

 

卢瀚文的心态可以用九曲十八弯来形容,一方面愤慨不已希望在这个惊悚脸的术士面前扬眉吐气一番,另一方面又谨遵队长教诲,时刻提醒自己:此战的关键是要装菜鸟!

于是乎屏幕上气势汹涌的剑招向迎风布阵袭来,老魏正在心里盘算这娃技术不错呀,哪想到那堆闪着银光的剑影袭到自己面前的前一刻忽然锋头一转,全数打在了地上。

“搞什么呀?”老魏都准备好防守的法术了,哪能想到对手居然菜成这样,连敌人的衣角都没沾到还把自己暴露到攻击范围里了。老魏觉得这种时候还发大招实在太侮辱自己的名声,鼠标一推,迎风布阵举着手杖一下捅到了对手的腰带上,“哇呀呀呀呀呀~~~”伴着惨叫,可怜的白马银枪被拎着裤子举到了半空中。

黄少天实在看不下去了,低声对喻文州说道:“有必要装的这么像吗?还有叫的这么惨也打得下手,这也太不是人了吧。”

喻文州耸耸肩:“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俩了,放轻松嘛。”他弯下身,饶有兴趣地盯住屏幕,“倒是有一件事我很好奇,魏队的这个手杖似乎和之前不一样了。”

职业选手对装备一向敏感,黄少天也马上把自己的忿忿不平扔到一边,和喻文州脸挨着脸一起凑了过去,“升级了?”他俩悄悄咬耳朵。

“应该是这样的。”喻文州小声说着,“外形不太一样了,攻击力现在还看不出来,一直都是低级法术和普通攻击。”

“那怎么办呀,这么打下去看不出来呀,虐一虐就死了。”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摸摸下巴,“所以吧……”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卢瀚文还在敬业地持续配音惨叫中,忽然肩膀头被敲了几下,他抬起头顺着黄少天手的方向看去,喻文州正举着一块小白板站在自己身后。

“坚持一会儿,让他多施法。”喻文州笑吟吟地指着牌子上的字。

卢瀚文立即心领神会,他迅速返回屏幕正面调了调坐姿和话筒。

老魏此时正一手托腮,百无聊赖地单手推着鼠标把白马银枪挑在空中,绵延不绝的垃圾话伴着打哈欠的声音送进了这边的喇叭。

“小破孩,对付你用不着耍贱,手枪都不会打的人没资格耍贱知道吗?”

重新认真起来的卢瀚文清清嗓子,义正言辞地回道,“我没有要打手枪我就是耍剑的,小心点,我杀回来啦!”

白马银枪手中长剑忽地挥舞起来,看似没有章法的打法实际上却破坏了老魏用来挂墙头的平衡。本来这个“挑着裤腰带”的嘲讽姿也不是什么正路子,稍微舞了几下白马银枪就从迎风布阵的法杖头上掉了下来,一个受身滚地之后他又重新威风凛凛地站在了擂台对面。

这倒也不是多么难得的操作,只不过和先前那个毫无还手之力的状态相比现在的操作简直强了两条街。老魏先是一愣,继而心中就充满了疑惑。

难道是换人了?但是声音听起来还是刚才那个呀。

心中想归想,老魏的手也完全没闲着,白马银枪才一站稳他已经一个远程攻击的法术送了过去,卢瀚文职业级的水准想要潇洒俊朗地躲过这一波袭击自然不是问题,但是……装菜鸟!装菜鸟!

白马银枪穷困潦倒地在地上一滚,老魏的法术擦着他的裤头飞了过去。

老魏是谁呀,职业水准的前大神呀。一击不中第二击马上就跟到了,卢瀚文眼见情况不好,指挥着角色立刻爬起来撒腿就跑。

 

“哎哟,居然一直用法术烧屁股,太可怜了呀,都冒烟了。啧啧。”黄少天频频咋舌。

“队长攻击准度这么多年都没有下降,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手的人。”喻文州叹气,“好像施法距离有加点,但是这种距离还不能判断。”

于是白板上被加了一句,“跑快点。”

“我又杀回来啦!”得到指令的卢瀚文先是找到机会转身刷刷刺了几剑,而后立即头也不回地拔腿狂奔。

持续不绝的哀嚎声再一次回荡在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家里。

 

“快红血了呢,施法距离加点看出来了吗?2.5还是3?我之前没有想过一直打屁股也能红血,还蛮有趣的诶!下次虐菜鸟我也要试试。”黄少天看的很带劲。

“加点是3,。”喻文州认真地擦着手上的写字板,“我想想还有什么想看的。”

“队长黄少,可以了吗?”卢瀚文又一次小心翼翼地捂着话筒询问,屏幕上的白马银枪正被踩在脚底下狂打屁股,场面血腥非常,惨不忍睹。

“快了快了,坚持坚持。”黄少天握着拳头鼓励他。喻文州把手里正写的白板翻了过来。

“最后试试看有没有法术技能等阶加点,诱惑他使用死亡之门。”

 

想到是最后一个任务,天生乐观的卢瀚文顿时充满干劲,但眼下自己正面临着被打屁股至死的一个局面,为了圆满的收尾,必须要速度站起来。

卢瀚文飞快地进行了几个操作,白马银枪肩头一缩,轻快地从虐待狂的手杖下逃了出来,

“哈哈哈,我又又回来啦!”

“你丫怎么这么烦啊!”一直陪玩的老魏终于被惹火了,“自带红血暴走技能!你是圣斗士星矢嘛!”

小卢疑惑:“谁是星矢?”

“看淘气蓝猫三千问长大的人怎能懂什么是荣耀!”不知道是被年龄问题触发了暴走条件还是被这种来来去去惹烦了,老魏在这个时刻忽然就威武了起来,话音未落手里的法杖已经发出一道蓝光,落雷从天而降直冲白马银枪而来。

他这一劈可谓又快又急,加上卢瀚文正在考虑“星矢到底是谁?”而稍稍走神了几秒,对老魏的操作基本全无反应,生死一瞬间,反而是另一个意识快嘴也快的人先有了动作。

“小心!!!!!!!”黄少天大吼一声另一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下,白马银枪一个前滚再一个大跳,终于在攻击到位之前躲了过去。

 

攻击是躲过去了,问题却更纠葛了。

 

黄少天死死捂住嘴,傻眼地看着桌面上的话筒。

迎风布阵的攻击完全停了下来,立在原地,半天没有动静。

喻文州轻轻把手里的白板放在了地上,摇了摇头。

小卢瞪着眼睛四处看来看去,“发生什么啦?”

 

“你到底是谁?你身边的人是谁?”

过了很久——也没准并没多久,老魏的声音终于悠悠地从喇叭里传了出来,他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但终究还是试探性地问,“少天?”

卢瀚文心中一惊,黄少居然暴露了!他虽然不知道这三人的故事,不过眼前的情况已经足够明显,这个叔叔脸术士通过黄少的声音把他给认了出来!职业大神跑来打网游这事说起来当然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方才自己三个人为了研究人家的银武又是装菜鸟又是骗招数,即便没有达到下限但也离那里不远了,这样的传闻若是传了出去该多丢人啊!

卢瀚文紧张地看看喻黄两人,他们果然是面面相觑一脸难色,绝对也是在为一样的事情着急。卢瀚文咬了咬牙,事情是从做指导而起,现在让黄少丢脸自己也要负起责任才对,但是究竟该怎么办好呢?

 

“爸!”

脆脆童音叫出的那一瞬,黄少天直接从椅子滚到了地上。

喻文州和身处网吧的老魏都瞬间张大了嘴。

“爸爸!游戏我自己玩就可以了!不用你给我操心了!”

神展开在继续着,黄少天趴在地上咳嗽,老魏正掰着指头算术,“少天今年多大啊?23好像生不出来这么大的儿子吧?”

 

卢瀚文见情势不错,继续发挥自己这灵光一现的绝妙主意,“我打游戏你不用一直看着啦,打完这一把就去做作业!”

只有一个人演戏当然不够说服力,卢瀚文使劲冲一直立在旁边,说不出话的喻文洲挤眼睛,队长快帮我!

喻文洲终于还是无法拒绝小孩子的要求,硬着头皮对话筒说了一句,“那我走了,你自己好好玩,记得做作业。”

“好的!爸爸你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啦!”

卢瀚文兴奋地给这一次行动画上了一个完美句号。

 

老魏这时已经算完了黄少天的年纪,又赶紧回忆了一下喻文州的生日。

“这什么爸爸啊,怎么能说话又像少天又像文州啊!”

他终于还是给面前恐怖的现实跪下了,不知道那位当爸爸的是不是真走了,老魏为了在一段纯洁的父子关系前证明自己也是个正经人,还是隔空喊了个话,“放心吧,他马上就能去做作业了。”

黑雾缭绕,紫光乍现,其实杀掉残血的白马银枪已经不必这么麻烦了,但是为了保证速战速决,老魏还是用了死亡之门。

卢瀚文关掉话筒一个欢呼,“队长!看清了吗?!死亡之门出现了!”

喻文州勉强笑着表扬道:“做的很好,今天的任务都完成了。”

“哈哈哈哈。”卢瀚文畅快地大笑几声。面前的屏幕终于变灰,装菜鸟pk战结束了。

 

看着屏幕上的荣耀二字,老魏默默点叉,退了出来,叶修正好抽完一支烟回来,“无耻之徒,怎么脸都是猪肝色了?玩砸了吧~”

老魏忧郁地看了他一眼:“你这种人永远不会懂我心中的惆怅。”

那天中午,叶修恶心的几乎没吃下饭。

 

 

蓝河带着卢瀚文一起抢boss是下午的事,就在他被倚老卖老脸皮厚还没节操的叶修虐死好几次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在愉快地摔角。

阳光从落地窗直晒进来,映照出房间里细小灰尘的欢乐舞动。

黄少天抬起遮在眼皮上的右手,立即有五彩斑驳的光从指缝里泄了下来,他随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手一垂,大喇喇地躺在地板上,“我真不敢相信这才是我买这栋房子的目的,”他喃喃说着,“队长你能相信吗?我觉得从总决赛到现在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有开心的不开心的,囧的还有更囧的!直到现在,这么多天才做了这件事,咱们是不是有点耽误工夫?”

一只白皙的胳膊伸到他赤裸的小腹上把他向自己那边拉了拉,“没什么,这只是夏天的开始,以后有的是时间。”

黄少天耳朵动了动,忽地翻身坐了起来,“真的?队长?”他问,“还有很长时间对吧?还有一整个夏天呢是吧?诶,还有下个赛季,不对,还应该更久,就像我认识你的时间那么长你说对吧?”

“嗯,比那个都长,有一辈子的时间呢。”

 

所有的荣耀和最好的故事从这一刻开始,还有很长的时间要续,你说好不好?

 

喻文州把乐颠颠的黄少天拉回身边重新躺好,“先休息一会儿,时间紧,晚上还要去接孩子呢。”

两个人的脊梁都凉了一下,喻文州为自己的口误吓了一跳,赶紧补充解释:“咳咳,晚上还要去俱乐部接小卢。”

 

时间真的很紧张,于是他们决定去床上再来一次。

 

 

---------HE结束后的尾声-----------

 

半个月后在蓝雨宣布卢瀚文进入战队的记者发布会上,黄少天在后台收到了来自他魏爹的短信,“告诉搅屎棍小孩,打刘小别的那一场才叫耍贱,颇有老夫当年的风范,不错不错。”

黄少天嘴角抽搐地把手机拿给喻文州看,“按理说这是鼓励,但是我总觉得不能把这个给小卢看吧……队长你说呢?”

喻文州沉默了一下,“你这个手机能编辑收到的短信吗?比如把搅屎棍三个字去掉?”

“不行啊。”

“那你口头转达吧,记得去掉形容词。”

黄少天很利索地把手机收回了口袋里。

 

前台的卢瀚文第一次面对那么多话筒和闪光灯,却依然应对自如,布拉布拉口若悬河的讲个不停。这让一开始非常担心的经理十分惊喜。

“少天文州,你们俩真的把他教育的很好啊!”经理抹泪。

喻文州也很是欣慰,本来已经做了时刻出去救场的准备,看现在这个情况,似乎也没有必要了。

 

记者问道:“这个赛季的霸图来势汹汹,集合了四个大神,蓝雨上赛季铩羽而归,这赛季又面临这么强悍的对手,你对你们本赛季的前景怎么看?”

卢瀚文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跟他们拼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后面都笑喷了,黄少天擦擦眼泪:“队长,你能说的这么言简意赅这么简洁有力这么霸气侧漏嘛?”

“肯定不行,”喻文州摇头,“他比我有出息多了,蓝雨未来就靠他了。”

记者的问题继续着:“听说你在俱乐部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14岁的年纪第一次过集体生活会不会不习惯?有什么感悟吗?”

卢瀚文似乎非常喜欢这个问题,他两眼放光很认真地说了起来:“怎么可能不习惯呢?非常喜欢!最开心的部分就是每天晚上睡队长和黄少了,当然他们两个在我没在的时候也会互相睡一睡,我觉得这样的活动特别好,值得鼓励,以后别的队友来了以后也想和他们睡,这样睡了之后蓝雨的感情才会越来越好,凝聚力强!”

“他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坐席后边的展板被一脚踹开,露出了满脸青筋全爆的喻文州和一直狂吼“剪掉剪掉剪掉剪掉!!!!”的黄少天,当然还有已经石化凌乱不能的俱乐部经理。

蓝雨俱乐部在那天的晚些时候私下发表声明,除非可以后期制作,否则卢瀚文近期不参加任何直播形式的访问。

 

可爱的小卢真的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呢。


评论(14)
热度(387)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