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 曹郭番外

曹郭番外


一室飘香。早上9点灿烂的阳光从半开的小窗子直射进来。

郭嘉立刻抓起被单蒙住双眼。

“师兄,别闹我了。”他用聚在嗓子眼里咕哝咕哝的声音小声讨饶。

荀彧毫不动容,双手效仿刚才拉窗帘的姿势用力一扯——郭嘉身上的小被单就飞到了空中。

“快起床!”


郭嘉缩在宽大的白T恤和格纹平角裤里打着哆嗦,两条柴火棍一样的小细腿搭在床沿上一荡一荡。跳槽后荀彧工作忙碌,鲜少有机会到郭嘉这来做客,如今突然到访倒是没有生出生疏感,依然能在凌乱的环境里准确定位扫帚簸萁等象征勤劳的工具,极其自然又任劳任怨地帮师弟整理内勤。郭嘉看的一阵感动,抓起枕头边的短裤就往身上套:“师兄,中午我们出去聚一下,今天必要尽兴!”

荀彧闪电劈手抄走他手里不知多久没洗的裤子,拿在手里嫌弃地看了一眼扔到一边:“今天不是周末,这么晚了你还不去上班?”

时针已经走过9点了,郭嘉胸有成竹:“我在公司系统里嵌了个程序,工作日准时打卡,上个月才拿了全勤奖。”

“你呀……”荀彧微皱的眉头终于松开,浅棕色的瞳仁转了转,似乎是纠结了片刻但还是下定决定之后开口,

“今天别去上班了,和我一起去见个人。”


荀彧叫郭嘉一起去见的人是他的现任老板,曹孟德。郭嘉尚未与此人照过面,只是一听到名字就泛起严重的不爽感。荀文若当年号称理学院第一才子,长得帅气质佳脾气温和成绩好,在校园里溜达一圈都会有追星族跟在后边围观,毕业的时候更是offer收到手软,随便挑了挑最后进了家世界50强。本应是前途无量的社会精英,谁知工作没几天就被这个曹孟德拐到自己的小私企当起了大管家,每天忙到昏天黑地不说,竟然还有涉黑嫌疑,惹来身后一串闲言碎语。

郭嘉跟荀彧不太一样,脑子虽然聪明,人缘却一直是个问题,到大学读完也没交到个说得上话的好朋友,却惟独跟校园偶像荀彧关系最好。郭嘉虽然不在意社交问题,也绝非铁石心肠,有人对他好,他便对那人掏心掏肺。此刻听了荀彧的一番劝,虽然根本没兴趣,却支愣着两条小腿儿想,去会会这个曹孟德也好,就当成是替好朋友把关,或者拯救羊羔青年于虎口吧。

于是当荀彧把他压箱底的正装翻出来的时候,郭嘉二话不说接过来穿上,

“师兄带路!”


郭嘉耷拉着眼皮,一副没精打采面有菜色。曹操这边神采奕奕,面色红润,目光灼灼。这天是个太阳炽烈的多云天,浮云们在风的驱使下你追我赶,映得曹郭二人彼此对看的脸上忽明忽暗。每一次脸孔随着阴影褪去重新浮现的刹那,对面的人似乎都已换上一副新的表情。

虽然在旁人看来这纯粹是个单调无聊又冗长的普通面试。

荀彧完全不被外界情绪变化所感染,仍然自说自话,他不紧不慢介绍了郭嘉大学期间的拉风往事,多少次奖学金,多少次年级第一等等,巧妙地略去因为不团结同学,生活作风问题而无缘三好生这类非和谐话题。曹操应该听得很认真,他会在荀彧讲完一个重点之后适时作出反应,点个头或者说声好,并且在荀彧的陈述结束后,立即给出了一个旁人听了都会“哇”出来的待遇。


该到郭嘉表态的时候了,他紧抿嘴唇,只是盯着曹操那张有点平淡,说不上英俊的脸再一次从阴影里钻了出来。

荀彧略感尴尬,主动打圆场道:“奉孝你好好考虑一下?这个价码,曹老板很有诚意的。”

郭嘉还是没回答,曹操倒是先动了。他从有着宽阔靠背的老板椅里站了起来,绕过桌子来到郭嘉面前。他不算高大,但此刻因为距离过近而挡住了大半阳光,整个人都沉浸在了灰色的阴影中。曹操弯下腰,半蹲下来,贴近郭嘉让自己的脸在阴暗中也清楚地呈现。全部动作刻意放慢,使得每一个细节都在这过程中被无限放大,也让最后曹操说出的话显得特别清晰,

“跟我干吧。”

带着暧昧呵气的简单四个字,故作纯朴但绝不纯洁的北方口音,笑容也配合的十分应景。

风流和下流相差只一线间,曹操是真正的个中高手,做起来轻车熟路,超级妥帖。


又是这一套,老板死性不改,下属无颜见人,荀彧特别有廉耻心地双手捂脸不忍再看,只留了道指缝观察一下郭嘉的确没有摇头。那么就可以理解为点头了。半点不啰嗦荀彧立即差人办理入职手续,郭嘉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变成了曹操的私人助理。


郭嘉同学的格子间在上级指示下,放在了全公司最显眼最引人注目的位置——老板办公室门口。于是所有的员工忙里忙外分身乏术的同时总能看到某位同仁正卖力的睡觉或者打游戏,当然看到他并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有些时候还看不到他——这人居然还有偶尔翘班的习惯。众人中对此现象最为痛心疾首的一位是HR主管陈群,陈群不止一次地告诫郭嘉,任何在办公区喝到烂醉的人,都会被同事视为臭流氓并被集体谴责,郭嘉听到这话的时候往往都是烂醉且流氓丝毫不怕被谴责的,于是陈群只能挂着满脸的眼泪默默走开。


如果眼前的郭嘉是一堆废柴,陈群绝对会不惜任何代价化身为一根点燃了的火柴,换句话说,陈群想,不就是同归于尽嘛,老子跟你拼了。

带着这样的觉悟,陈群泣涕涟涟在曹操办公室坐了半个小时,把自己准备的对郭嘉的控诉材料以ppt的方式图文并茂展示了一遍,曹操表情严肃不住点头,在最后陈群用双语做出国际性的总结发言之后还给出了热烈的掌声。陈群心想这事要成,禁不住喜上眉梢,打算再补充一个法语版本的总结当成额外彩蛋。曹操适时地拦住了他。

曹操无比真挚地跟陈群说,“你说的太好了,ppt做的也特别好,公司有你这样的人才我做梦都要笑出来,自己回去安排一下,这月你拿双薪作为奖励。”

陈群强忍住开心,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双薪的安排,但是也不忘正事,“老板,那郭嘉……你觉得怎么处理比较好?”

曹操说,“他影响太不好了,明天起不要让他坐外边那个格子间,搬到我屋里来,我亲自看着他。”

陈群流泪了,他很认真地问了一个问题,“老板,郭嘉到底哪点好啊?”

曹操思考了一下,“目前看来,他天气预报报的不错。”

潜规则上位的人你伤不起,陈群带着双薪默默退了出去,最后瞪了一眼门口格子间里把psp按得噼啪乱响的郭嘉,痛苦地甩了一下领带离开了。


自从桌子由门外搬到门内,郭嘉的生活就更悠闲了,他每天也帮忙处理些文件合同,只是办公速度过快,所以事情做完之后就安安静静缩到一边去玩自己的,从不和老板打商量,从不主动博取存在感。曹操作为办公室的共享者对他的行为没有任何异议,甚至开始每天接送郭嘉上下班,对此郭嘉照单全收,毫不推辞,脸皮之厚令人叹为观止。

但是共享办公室还是会带来些麻烦。曹老板的这家公司虽然是合法注册的,做的生意却不全合法。每当曹仁夏侯惇许褚这群肌肉男出现在曹操的办公室,闲杂人等都会识趣地迅速退开,连二把手荀彧也只是选择性旁听一部分。郭嘉莫名其妙变成常驻人口后,仍然没有回避敏感话题的自觉,最多就是持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尽量和沙发壁纸等东西融为一体,害得许褚几次都差点一屁股坐在他身上。曹仁作为muscle小团体里的头头多次抱怨郭嘉的存在,却只换来曹老板的一句,“随他去吧。”几次三番下来,不管情愿与否,这群靠拳头吃饭的人也就适应了当前状况。


所以在某天郭嘉突然开口的时候,muscle小团体显得特别吃惊。

这一天曹仁正在大说特说近期他们对公孙瓒集团的各种打击计划,滔滔不绝眉飞色舞,虽然大部分内容都是类似“打丫的,抽丫的”这种粗俗且没营养的简单词组,还是足以勾起众人的激情。其他的小团体成员已经被煽动得坐不住了,大家一起挥舞拳头恨不得立刻就冲出去平了公孙瓒的地盘。就在这种群情激昂的时刻,从墙角处传来了一个特别扫兴的声音,

“就想着欺负公孙瓒,怎么不想想怎么搞定吕布嘛。”

“啥啊?”武将小集体的第一反应是——闹鬼了吧,转而才想起来其实那边一直有个人啊。

曹仁干咳一下表示肃静:“我们正开会呢,你真有事也一会儿再说。”

“公孙瓒内忧外患,你们以为他还能撑多久啊?吕布倒是年轻气盛武力又强,他一个人就跟一个加强排似的……”

宏伟蓝图被一下泼了盆冷水,muscle男们可不开心了,曹仁情急之下转向曹操告状,连称呼都变了,

“表哥,他怎么这样啊!”

“没事没事,接着开会吧。”曹操散发老板气场立即出来和稀泥,再看郭嘉挑事完毕已经闭嘴回复常态一脸与世无争,不知怎样就被戳到了笑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于是不得不费了更大力气去抚平仁表妹二次受伤的小心灵。


那段时间正是各方黑势力角逐最激烈的时刻,几家都紧咬着绝不松口。北魏集团借着混乱的局势迅速扩张生意越做越大,大家手里花票子的数量和软妹子的质量都有了显著提高,muscle党们喜不自胜,更加冲劲十足,整个公司进入了一套十分优质的良性循环。

曹操作为称职的大老板一直顶在最前线,他笃信人不如己,但凡能到场的环节都绝不缺席,因此显得业务特别繁忙。只是工作之余他似乎更享受“送郭嘉回家”这项运动,每天下班时间,其他员工们都会看到老板急匆匆地拉着一身清闲的郭嘉跑去停车场,一个多小时后再急匆匆地赶回来。由此,谣言再上一个新等级,小白脸、吃软饭这类称呼已经算善良的了,恶毒的叫法是“傍凯子的”,直接把老板定义成了凯子。


曹操走回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动动耳朵好像听到了点啾啾地议论声,他回头,只看见一票人都闭着嘴低头干活,这才笑眯眯地进了房间。

郭嘉靠在沙发上很难得地抬起了下眼睛,还嗯了一声代表打招呼。曹操心头突然升起阵暖意,他走过去蹲在郭嘉身边,

“今天晚上我有事走不开,你自己回家可以吗?”

“你干嘛去啊?”这次不是单音节了,回复还特别快。

“去接一批货,数目有点大,我得早点过去盯着。你路上小心点走,打个车明天拿票回来报销。”

郭嘉嘟了嘟嘴,沉下眼皮若有所思。曹操帮他拨开遮住眼睛的碎发,“你今天不会用了古龙水吧?”

郭嘉愣了一下,“搞错了吧,我又不是师兄,没这个习惯。”

“没有搞错,就是你身上的味道,第一天就闻到一次,今天又出现了,原来不是古龙水啊?”曹操在郭嘉身上嗅来嗅去,终于缓缓抬起头对着他扯开一个笑,“还真不是,我说怎么这么熟,同类的味道嘛。”


郭嘉按时下班,回家之后把鞋一蹬,泡面也懒得煮,直接倒在床上掏出psp,拿在手里按了几下后,他突然生平第一次觉得没劲透了,直接把还闪着红红绿绿动画的游戏机扔到了墙角,扯过一个枕头来抱在怀里躺着不动了。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过,郭嘉静静听着自己的电子闹钟报了两次时——8点了,这才从床上爬起,拿出口袋里几百年不用一次的手机,拨通号码,清脆的女生提醒他用户已关机。

再也坐不住了,他迅速闪到笔电旁边,插起网线,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起来。屏幕上显示loading...loading...loading...连接成功!曹仁的电脑桌面出现在郭嘉面前。感谢上帝让曹仁今天也滥用职权用公司电脑外挂网游,郭嘉边想边麻利地直接转到D盘里一个名为“机密”的文件夹,双击之后输入一截密码,屏幕提示错误。学机灵了嘛,还知道定期改密码了,郭嘉歪歪头回想起曹仁的生辰八字身高体重兴趣爱好,试到第三组6位数的时候,文件夹被打开了。他开始快速浏览里边的各类时间表、地图和重点事项。


8点45的时候郭嘉站在了某个偏僻到不能更偏僻的小山头,望着山脚下死气沉沉的废弃码头,一片寂静中有隐约的噼啪声伴着硝烟味传来。郭嘉又拿出手机再拨了一次,这回居然接通了,长响两声之后电话被拒接,他盯着手机扁嘴,观察了一下地面布局后就悄悄顺着小路下了山,一头扎进堆满破集装箱的场地里。


曹操缩在一堆鼓鼓囊囊的麻袋堆里。刚才跑路的时候闪得太快,到现在呼吸还有点没平复回来,他尽量压抑自己不要大声喘气,尽管吕布那小子还没追过来……应该还没有吧,死小子,真棘手。

曹操啐了一口,悄悄掏出手机,无线电已经被破坏了,但无论如何也要和曹仁他们联系上,否则不要说一群人围上来,就算只有吕布一个人,自己也是插翅难飞了。他按掉了屏幕上的未接来电,先快速调暗背景灯,再摸黑在键盘上按起接应人的电话。


对面的阴影里居然有人影闪动。曹操立即警觉地收回手机,在身上乱找一下后,悄悄拎起手边的半块砖头。人影细细长长,一直贴着边沿小心地走,动作还有点青涩不协调,肯定不是吕布。曹操才稍微放松,就看到那人的脸部轮廓从影子里露了出来。

“你来干嘛?!”曹操张大嘴无声地高喊了这四个字。

郭嘉打手势让他安静,又指指旁边的通道。一串杂乱又瘆人的脚步声从那边传来,渐渐清晰。

吕布我X你全家!曹操心中狂骂,接应遥遥无期,面前又多了个郭嘉。他见过吕布推土机一样的搜索方式,挥着大刀东砸西砍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眼见两人都生机渺茫,曹操眉头紧皱在“奔出来拉住郭嘉拔腿就跑”和其他办法之间紧张地选择着。谁想到郭嘉默默地长看他一眼,随即就站了出来立在了走道最中央。


吕布提着自己最顺手的大砍刀,单枪匹马一路寻着曹操过来。正焦躁找不到人的时候隐约听到前方有动静,心头热血一涌狂笑着赶来了这个岔道。

岔道另一端的路中央立着个人影,又瘦又干,也许冲他追口气就能飞走了。吕布即便有点脸盲症也明白这人不是曹操也不是自己认知内的任何一个危险分子,热血一下凉了半截,特别愤怒地把手里还沾血的刀锋亮了亮,气拔山河地冲对方熊吼,

“你小子谁啊?”

郭嘉也喊,“你又是谁啊?”


吕布的不爽直线上升,简直想一刀劈了这个瘦麻杆一了百了,但又耐不住嘴头上没占到便宜的挫败感,继续対道,“大爷我是吕布,说!你是不是曹操的人?”。

郭嘉说,“我不认识什么吕布,也不认识曹操,我就是路过。”

“你神经病啊,大晚上跑到这种地方来!”

“你能来我干嘛不能来!你脑残吧!”

“你!你你你你你……”

砍了他砍了他砍了他……吕布脑子里的邪恶小人激动跳脚,但是另一个骄傲小人又不停提醒,吵架不能输气势上压倒他压倒他压倒他……吕布左右为难,拿刀的手都开始筛子一样抖了起来。正在纠结的时刻,眼角余光却突然瞥到了一处亮点,整个人又瞬间得瑟了起来。

“你少来!你就是曹操的人还假装打酱油!那么肥一只脚露在外边你敢说你后边没人。”

曹操刚才跑动的有点匆忙还跑掉一只鞋,方才犹豫是不是要逃的时候稍微把光着的脚往外伸了一伸,然后又因为吕布赶到来不及收回,只能僵在外边指望没人发现,这时候终于暴露了。“X!”郭嘉听到身后麻袋堆里短暂地传出一声曹操的名字。


吕布想既然已经戳穿了对方的谎言吵架自然是自己全赢,于是欣喜地走上前来,就准备抡起刀来先砍郭嘉再砍曹操——就算躲着那人不是曹操也行啊。

郭嘉也不甘示弱地迎前几步:“都说不认识曹操了,背后有人也不是曹操,你又脑残又不讲理!”

“不是曹操难道是你马子啊!”大刀被耍得孔武有力。

“就是我马子!”

“大晚上带马子到这地方你有病啊!”闪亮亮的刀锋夹着一阵凉风冲向郭嘉的脖子。

“野合不行啊!”

“啊?!”

吕布这人其实只有小学文化,不过一些有助于提升生活品质的高雅词汇他还是虚心学习过的。他下盘还扎着马步,左手指前右手高举砍刀,劈的这个动作却被冻结了。

做出标准苍天饶过谁姿势的吕布,两眼一下弯成了月牙形。


郭嘉主动把脖子往刀口下边送了送,“算我们倒霉,晚上好不容易找个清静地方还碰到你这个脑残,打不过你不能保护我马子,所以你就先砍了我再说吧。”

吕布月牙形的眼睛微微颤了颤:“你口说无凭,让你马子出来给我看一眼。”

郭嘉冷哼一声:“你做梦,他没穿衣服不可能给你看。”

吕布又颤一颤:“衣服呢?”

“妈的,野合的时候你会穿衣服啊?”

吕布瞅着郭嘉,他衣服垮垮套在身上皱巴巴的,解释成是忙乱中随便套身上的倒也说得通。吕布一下下体有点热,他突然想到了前几天刚从干妈变成他四媳妇的小婵。如果是个安安静静有月亮的晚上,自己搂着小婵躺在这样一堆破麻袋里……那也是一种情趣啊。小婵还有着最可爱的樱桃小嘴,一双小脚白嫩嫩地往自己肚子上一踩……

吕布回过神来再看了地上壮硕又脏兮兮的脚一眼,

“你小子口味会这么重?我告诉你我没读过多少书,你不要骗我,让我看你马子一眼!”

“口味重不重要你管!想看没门,快点砍了我吧!”郭嘉就着最后的缝隙再踏前一步,几乎和吕布鼻尖对鼻尖。大砍刀又抡起来了,吕布的手犹豫地颤抖着。


遥远的地方突然传过来几声喊叫。

“曹操在那边,快点抓他啊,要活的!”

吕布猛一激灵想起来自己还在上班,手里的大砍刀从郭嘉耳旁刷地落下:“曹操在哪?不要活的,直接砍!”

抓曹操的喊叫声越来越远,吕布心急如焚,重新操起刀转身做了个起跑的姿势。

后脚就要离地的瞬间,他又一下良心发现地回过头,神情复杂地望了郭嘉的身板和地上露出的脚。

“小子,看不出来你这个小德行……能力还可以嘛。”

甩下这句十分正面的评语之后,身体能力过人的吕布立即像小旋风一样卷着沙土奔向了看不清的远方。


郭嘉等确定看不到人了,才向麻袋堆里躲着的曹操看了一眼。曹操指着手机上的已发信息说,是我让曹仁他们喊的,现在应该引人跑远了。

他俩很有默契地没有废话,迅速顺着郭嘉过来的小路跑回了山顶,郭嘉叫过来的出租车还在那里等着,曹操冲上车直接报了自己家的地址,到站之后把郭嘉口袋里的一把钞票往司机手里一塞,连小票都没拿——曹操很阔气地说,不用发票,多少钱都报销!

两人狼狈兮兮拉扯着蹭进了曹操巨大的单身公寓,曹操火速从抽屉里抽出一条毛巾:“两个卫生间,我左边你右边,赶紧洗澡!”而后在郭嘉热烘烘冲水的时候又从门缝扔进去一件浴衣。


没有拖鞋,郭嘉裹着毛茸茸的浴衣走出热气蒸腾的卫生间,光着脚踩上了软绵绵的地毯。今天跑得太多,他宅男的身体有些透支,两条露在浴衣外边的小腿都开始打颤,晃悠悠地像走在云朵上那般。

早就收拾好的曹操过来拉起他的胳膊,半搂半架着引着他坐在餐桌旁递过去一杯红酒,郭嘉微闭的眼睛一下亮了,很开心地拿过来一仰头,一饮而尽。

曹操坐在旁边抱着肚子笑得很开心。

“你知道吗?吕奉先那个小子突然冲进交易地点的时候就挥着大刀狂吼谁是曹操,我们的人一下冲散了,我立刻想跑,他却直接冲过来拉着我的领子,我以为完蛋了,哪想到他居然问我,哪个是曹操啊?我想都没想随便往远处一指,他就扔下我挥着刀跑远了,这样我才有机会逃出来。”

“你也知道他好骗啊。”

“我知道他脸盲又好骗,但没想到一天可以骗两次。”曹操拉过椅子坐得离郭嘉更近了些,“你身上那股味道洗澡之后都遮不住,好闻的很……”他闭上眼睛一脸的沉醉,“当然只有我一个人能闻到。”

郭嘉把空了的杯子往他面前一摆,“再来一杯。”

添满之后,郭嘉又要拿起高脚杯如法炮制直接干杯,曹操皱皱眉略有微言,“我这个是20年前的lafite,后劲很大,你这样干杯容易喝醉也糟蹋东西。”

郭嘉茫然地抬起头。

曹操拿起自己面前的那一杯,“好酒呢,就是要在杯子里来回的晃,等它适应了这个温度和湿度,酒香和空气融合在一起,开始微微地挂在了杯壁上……”

他透过手掌上方摇摆的红色透明液体盯着郭嘉面瘫的脸。

“这个时候,才是品尝的最佳时机。”曹操把晃到渣滓都漂浮起来的红酒送到嘴边抿了一口。郭嘉学他捏着高脚杯的腿拿起杯子,抬抬眉毛沉吟片刻……咕咚一下喉结滚动,到底还是仰头干了。

曹操乐不可支地看着红晕迅速爬上了郭嘉的脸,他晃悠悠地靠在了椅背上,一脸的飘然欲仙。

“奉孝,文若有一次悄悄跟我说,你喝醉了之后仪态不是很好,全年级的人都会觉得有点头疼,让我如果看到千万别见怪……”曹操说着就探过身去,两手支在桌上,

“我当时就告诉他,那是你们学校的傻子不懂欣赏。”

美色当前,曹孟德先生两手支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郭奉孝先生脸颊上的两团小桃红,片刻都不肯放过的姿势。


前有美酒,后有软床,曹老板欣赏了许久过后,终于颇为虚伪地作出不好意思的样子,指了指卧房……那个,虽然不是野合……

郭嘉迷迷糊糊地扬了扬手,先别忙,去给我拿一下纸笔来。

曹操问,做啥啊。

他很一本正经地回答。你试用期过了,可以转正了,我给你写个合同,大家白纸黑字条款分明一式两份手印按好,以后办事比较清晰一点。

曹操又笑了。


真正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评论(1)
热度(119)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