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 尾声

尾声


先有橘红色的光映入眼帘,而后是模糊的动感,身体一左一右的小小颠晃。因为太久没有这样的经历,周瑜仍然有点混沌的聪明脑子花了少许时间才明白,自己正被人背在背上慢慢走着。

昏迷前最后的记忆瞬间涌上心间,他一个激灵两手一紧,勾了一下身下那人的脖子。

“哎哟哟。”那人迭声地叫苦,“就是太暴力了,刚醒过来就要谋害亲夫吗?”

周瑜有些分不清状况,立即紧张地趴在他耳边小声问:“怎么回事,现在咱们是在哪里?”

因为是耳语,吹气挠得孙策一阵痒,他呵呵笑了一阵,说道:“宝贝儿,不用这么小声,旁边没人。”

周瑜迷茫地仰起头环顾四周。


夕阳映照在河滩旁最浅的水面上,自远及近扫过由浅入深的黄。江边的野草鲜有处理,才进了春天就已经快长到脚脖子那么高,孙策故意挑路不好的位置,走的摇摇摆摆,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草丛里,四周一片静谧无人,他把脚下各种鹅卵石硌在鞋底,咯吱咯吱俏皮地响。

孙策问,“你看到江水了吗?今天的水很清亮,有点咱们小时候的样子了。”

有什么坚硬的东西碰到周瑜拉在孙策胸前的手旁,他摸了摸,从孙策外套里侧的口袋掏出一个盒子,他趴在孙策肩头好奇地将其打开,里面的东西是一排缺了一支的雪茄,周瑜于是说:“你先解释一下这个。”

孙策哦了一声,“缺的那支是曹操拿走了,我看他已经拿出来摸过了,觉得不干净就叫他摘出去了。”

周瑜捶他一下,“说正经的。”

“怎么不是正经的,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跟他做了个交易,拿咱们两个换他一个,我觉得这样太亏了,所以又让他把他的宝贝收藏也赔给我,他开始还不愿意呢,最后不得不给我了,你看我多棒,快表扬我。”

周瑜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坏了,问道,“你能再解释清楚点,让我能听懂吗?”

孙策干脆停下来,认认真真地说道:“他建议假装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走我的阳关道,他过他的独木桥,以后见了面再玩那套相爱相杀的,我觉得挺好,就答应了。”

解释之后他问道:“听明白了吗?”周瑜答:“明白了。”

“这样就好,他们都在前边等我们,我们快点过去。”孙策拱拱背上的人,“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会不会憋气会不会想咳嗽?”他空出一只手去摸摸对方脖子,得到了令人放心的回答,于是心情很好地又笑几声,继续上路。

周瑜趴在他背上安静了一会儿,忽然说道:“我今天被你背着觉得很丢脸,不过现在我没什么力气,等我好了,我们在他们面前重新背一次,我来背你,你觉得怎么样?”

孙策歪歪头想了想,“只要你身体好了,我这边没问题。”

周瑜又说:“我觉得我最近躺的太多这样不行,我建议我出院之后第一个月里,咱俩晚上做运动的时候都由我来主动,你同意吗?”

孙策尴尬地张了张嘴,终于说:“行。”

周瑜继续道:“我来主动的时候,为了增加情趣,我决定采取@#@#¥¥¥这样的一个姿势希望你配合我。”

孙策终于哈哈大笑,连连点头:“没问题都听你的。”


周瑜狠狠,狠狠地在孙策脸上拧了一把。


一声惨烈的痛呼之后,孙策眼圈都含着热泪,“你又怎么了啊?!”他疼的直跳脚,把周瑜在背上颠了几下作为报复。

周瑜淡定地说:“你不是被洗脑了就是披了孙策皮的别人。我试试看你的脸皮是不是真的。”

孙策无比委屈:“我为什么就不能跟他商量着办事,反正他也要退休了,仲谋那边和曹丕也当了一对好冤家,我为什么不能做些急流勇退的事情?”

周瑜仍旧带着些不可思议的表情,随后眨眨眼睛有点艰难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如果是因为我……”

“不是的……”孙策才开口又转头考虑一下,“也是因为你,也是为了我自己。那个时候我想,他拼了一辈子得到了那一屋子的东西,我放弃了一辈子去抢的也是那些东西,但那些东西又并非是我所珍惜的……为了不那么喜欢的东西,轻易放弃了最珍贵的东西,你觉得这样的安排合理吗?”

他手在背后小孩气地拉周瑜裤管:“公瑾,快来说说合理吗?”

周瑜不回答,只伸出掌心帮他揉了揉都有点发红的脸,孙策满意地嗯了嗯,“我希望你以后回归到十年前那个状态,都这样温柔地对待我。”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想想以后怎么办再说。”周瑜拍拍手表示揉好了,“回去我们好好同子敬商量一下。”

“公瑾……”孙策叫他,周瑜被打断了思路,低头问,“怎么了?”

“我想离开一阵,你觉得好吗?”他感到背上的人迟疑了一下,连忙继续说,“也不会走远,只是想去那些之前咱们两个都没去过的地方,就咱们两个人,去一些没这么多风浪,不用想这么多事情的地方,你觉得好吗?”

周瑜这次真的愣住了,他确认了很久自己绝对没有听错,这才开口说道:“你……你是认真的吗?”

他从侧面观察孙策的表情,发现他扯开了一个很好看的微笑,那个弧度配合夕阳余晖看来异常的生动柔和,带有温暖的感觉。

一个橘红色的,暖洋洋的笑。

他说:“其实真的还有好多事没做完呢?不光仲谋会很气愤,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不去。比如,你看我还欠了曹仁一顿臭揍。”

周瑜嘟嘟嘴:“这件事你可以忘了它。”

孙策笑了笑:“还有那么多的事没做了,我却突然很想休息一下,脚步停一停。”

他低下头下巴尖敲周瑜的手,“我刚才对曹操说觉得他老了,而后我就发现,其实我也有点老了。从前我想,兴许我的生命不会有很长,所以要考虑的都是急迫的,刻不容缓的东西。但是我今天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这么大了。”

他偏偏头,去问周瑜,“你觉得呢?我会这么想,是不是老了?”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老了,但我希望你是祸害遗千年。”

孙策开心到眼睛都眯成了一个弯弯的弧线,他又用下巴去蹭蹭周瑜的手背,

“不管是炽烈的燃烧生命,还是把自己放在那里慢慢变老,我都需要有人陪我,你已经陪我走了前半程,那么,从今往后呢?”

再一次地发问,他又一次停下脚步,保持静止地等待对方答复。


周瑜在他背上换了个姿势,努力往上耸了一下。孙策奇道:“你想做什么?”

周瑜说,“我想亲你一下。”

孙策说:“那我把你放下来,我们认认真真,好好亲一下。”

周瑜说道:“不用那么麻烦,只要你愿意就没有那么难的,无论怎么样也可以亲到,不信你把头向我这边转过来。”

孙策听从地把脸向他再扭了扭,周瑜于是就越过了他的肩膀,用一种很别扭的,有点费力的,算不上优雅的姿势终于和他面对。

经历了一天的奔波,他们的嘴唇都迸出了几条裂纹,周瑜审视了一下面前的人,慢慢凑过去,孙策感到自己干巴巴的嘴唇被一团温热灵活地舔了几下,周瑜嘟囔着说道:“现在可以了。”

于是,这便是一个带有干涸沙漠中绿洲味道的吻。

周瑜并没让这个吻停留很长,他抬起头来笑眯眯地说,“亲好了。”孙策仍然注视着对方好不容易绕到前方来的脸孔,细细盯着那双眼睛。

他有些意犹未尽,笑着回味说:“原来真的很容易就能亲到啊?”

周瑜借着姿势顺便看清了他脸颊上才被掐红的位置,心疼地用手指蹭蹭那里,指尖又移到面前还留有自己温度的唇瓣上,他回答,

“是这样的,如果你以前不懂得,以后我都可以教给你。”


孙策一直觉得周瑜是个很会回避问题的人,尤其是他面皮薄,任何会有点让人心跳加速的话都羞于开口,以至于自己每次和他谈到彼此托付终生之类的严肃话题后,周瑜都要顾左右而言他,兜兜转转好一阵才能表达清自己的意思。


虽然每一次孙策问的也都是一些未出口便已知晓答案的傻问题。


这次也不外如此,孙策牙齿轻巧地咬住情人的指尖,说:“那不如我们立即再来一遍,就当成是巩固学习了。”

周瑜才想说好,哪知远方传来一声长长的叫喊,

“哥~~~~~~”

孙权沿着河滩有点张牙舞爪地跑了过来,后边还跟着一票同样跑的很没正型的人。

孙权卖力地再吼一句:“你们不要这样~~~太下限了~~~~~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周瑜看看前方,抱怨道:“哎哟,这样被你背着真的蛮丢脸的,回去记得换回来搞一次,还有剩下的事你也都答应了,千万别忘了。”

孙策说:“其实我还想跟你打个商量的,不过现在我要先把你放下来,因为我要去揍那个小子。他脑子有病,这么大声嚷,没看到的人也都知道了。你能站稳吗?我要放了哦。”


大家一拍即合,说揍就揍。


一个月后。孙策把两个大行李箱重重放在了办公室正中央。孙权傻愣愣看了一会儿,终于壮起胆子说:“你不要这样吧,翘班这么久就算了,还故意从这里出发,是想炫耀还是想炫耀还是想炫耀呢?”

孙策不由分说立即给他一下,“白养你这么多年,明明是你公瑾哥工作狂发作,非要过来给伯言再嘱咐几句。”

陆逊听到这段对话抽空抬起头向这边示意了一下:“大哥你不用跟他说那么多,他那个脑子,你知道的……”他食指在耳边绕了一下,做了个脱线的手势。

孙权简直欲哭无泪,亲哥在旁边很担忧地看了看情况,小声问他:“你到底行不行,这算是被吃死了对吗?”

孙家儿郎,面子事大,孙权立即振奋精神,两手一挥说道:“那不可能,他就是嘴硬,其实根本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魂,以后就算娶老婆,他也只能娶我的女儿。”

“你生的女儿肯定是泼妇,谁敢要啊,你哥的女儿倒有可能是个美人,我可以考虑一下。”

孙权含泪默默问:“哥你说我命苦吗?”哪知孙策在瞬间转换了阵营,快活地跑过去拍拍陆逊,“伯言你最有眼光,如果能生的出来我一定努力给你搞一个媳妇。”

孙权嘴里念着“活不下去了活不下去了。”眼泪汪汪地退到一边去做事了。


周瑜全程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仔细妥当地把所有想交待的事情全部交接好之后,他才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地对孙策笑笑:“可以了。”

孙策愈加快乐地拉他一起站在箱子旁,向众人宣布:“大家byebye,我们的长假开始了。”才打好招呼,就急不可待地拉着行李要走。

已经躲到一边避灾的孙权又及时站了出来喝住他俩:“你先别走!”孙权很严肃地咳嗽一下,“作为现任领导,我想很负责任地问一句,你们这个假究竟要放到何年何月,打算什么时候再回来,你们知道咱们现在手头有很多很多的工作都没人做呢。”

孙策认真地想了想:“是这样的……既然路已经给你铺平了,在你不把我的基业败光的前提下,我会有两个选择。”他也摆出种郑重的表情说道,“如果我玩腻了,那很快就会回来也说不定,如果我觉得很开心……你小子想不明白吗?玩的开心我干嘛还要回来管你的烂摊子。”

孙权觉得今天简直是自己威严扫地的受灾日。

孙策补充解释道:“具体的情况我希望你们参考浪漫系小说,比如神雕侠侣什么的,你们想两个主角都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他们还会想着再回来管张无忌的事吗?”他侧头问周瑜,“公瑾你说是这样的吧?”

周瑜居然真的思考了一下,才慢条斯理地说:“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这个例子举的不好,我表示无法接受。而且金庸小说里我最不喜欢杨过那样的人。”

孙策谄媚地搂住他:“你批评的对,我以后一定找一个纯爷们儿,很阳刚的例子来形容咱们之间伟大的关系。”


这下就连一贯表现都十分脑残粉儿的吕蒙也有些hold不住了,一屋子人嘴角抽搐地目送这两位大摇大摆地甩开门走了出去。紧接着就是一串迅猛零碎的脚步,就好像真的一秒也等不了似的。

连脚步都消失了,江东组的精英们仍然有些回不过味来。太史慈张大了嘴问:“这就走了?这就不管我们了?”

甘宁说:“兄弟,你知道什么叫管杀不管埋吗?说的就是他们这种人。”

孙权啐了一口,真心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谁想到就因为这点动静,所有人都向他投来了主持公道的眼神,他忽然又有点畏惧,拉过在一旁埋头工作的陆逊道,“下定义这种事我家伯言最会做,大家等他来说个总结陈词。”

他嬉皮笑脸地摇摇陆逊的胳膊,撒娇着说,“来嘛,说两句。”

“我什么意见都没有。”陆逊丝毫不领情地甩开他,“有什么想说的最好自己张嘴,新官上任,你需要树立点威信。”

孙权满脸哀愁,环视了一圈自己的老少兄弟们,心想这种得罪人不讨好的事你们果然都想推给我来做。

又纠结了好一会儿,在大家投来鄙视眼神之前,孙权为了自己的官威终于狠下心把怕哥哥心理甩到一边。

他清清嗓子,攒足了劲力气运丹田,以至于吼出来的每个字都掷地有声大快人心,绕梁三日而余音不绝。


“这两个人,活生生一对禽兽,真是臭不要脸!”


评论(7)
热度(143)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