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03


周六说来就来,孙策上午拉周瑜上街买要穿的衣服,中午还去吃了日本料理。约会归来两个人神采奕奕,换上新装之后更是英俊挺拔各种帅呆了齐飞。惹得办公室内因为担心晚上有突发情况而不得不过来standby的众人气愤不已。

策瑜两个自己准备完毕后,就去隔壁组叫刘备出发,哪知道那边还是一阵鸡飞狗跳。

现在的中学都缺德到冒烟,初二的学生也要周末加课,刘备刚从学校接了阿斗回来,把孩子往办公室一放,才开始准备自己晚上要用的东西。赵云正帮阿斗辅导数学,马超趴在一边写作文,周瑜探头去看了两眼觉得简直悲催到目不忍视。

刘备匆忙换过衣服,又再三叮嘱赵马两个小帅哥保姆认真带孩子,留下了晚上给他们三个吃麦当劳的钱,这才安心和另外三人一起出门。哪知道刘备的育儿苦水太多,一打开话匣子就停不下,坐在车里之后还在倾诉现在教育界的黑暗,比如孩子负担太重,做不完作业就要骂家长云云。孙策觉得自己耳盼充斥着足以绕梁三日的嗡嗡声,并且开始幻想一头羊驼在欢快地飞奔。他满后背都是冷汗,一边想以后绝对不要带刘备坐顺风车了,一边腾出一只手去拉坐在副驾驶座的周瑜。

公瑾公瑾,孙策拉着周瑜的手无声地心电感应他,养孩子真可怕啊真可怕,咱俩千万不能要孩子。

周瑜一声叹息,心电感应回去,不管你到底在想什么,我只能说你脑子被驴踢了。

反正有孩子没我,有我没孩子。

脑子有病就吃药,药真不能停。

周公瑾咱俩就这样过一辈子吧,就你跟我,行吗?

……好吧,孙伯符。


坐在后座一直安静接收各种讯号的诸葛亮想,原来你们谈恋爱的人真不知道自己很幼稚啊。


北魏集团不愧是近几年蹿升最猛的大公司。酒会在本市最顶级的7星级饭店举行,会场内装饰的富丽堂皇。孙策这些年来一直以不差钱自居,但是见到曹操的排场才明白,银子这东西,永远恨少。

他们四个人在入口处出示了请柬,签过名字,就见接待处的工作人员相互做了个眼色。动作很小,但被这几个人精轻松捕捉。两个携伴参加的人分别和自己的伴侣也交换眼神,而后大大方方走进了会场。

曹操好像并不急着现身,四个人在场地里绕了几圈不但没见到曹操的影子,连上来搭话的人也不多。只有曹丕过来跟他们客客气气打了招呼,交换过名牌,说请大家吃好喝好之后就去别处招呼客人了。孙策见没人来找麻烦,倒也乐得清静,干脆去一边研究餐台上的食物。周瑜也跟了过去,眼睛却没离开场中央,一边细细观察曹丕招呼的各色客人,一边小声地对孙策解说。

“刚才那个是邻城最大的地产商,现在这个是教育厅的……”

孙策安安静静地站在旁边试喝一款沼泽颜色的调酒,并不接话。

曹丕花蝴蝶一般招呼名流,忙的热火朝天。身边还穿梭着一群黑西装。周瑜继续发挥特长:“这个是许褚,旁边那个叫张辽,以前是吕布的人……那边是曹操的亲戚曹仁曹洪还有姓夏侯的那两个。”

孙策终于吭了一声,他问:“他手底下能打的人多吗?”

“你说多不多?当然多了。他想告诉我们他黑白道都混得开,厉害的很。”周瑜总结道,“就差问你怕不怕了。”

“怕他?”孙策擦擦嘴冷哼一声,“我还想问他怕不怕袁绍呢。你看看那边那个是谁。”

周瑜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

不远的地方,一个瘦瘦长长的背影两手撑着桌子,头就快埋到放调酒的玻璃盆里了。

“我看他好一会儿了,要是你也这么喝,估计早就吐了。”孙策不怀好意地对周瑜眨眨眼睛。

周瑜不理他,专心做工作。在仔细把那人和自己脑子里的各种数据做比对之后,他得出结论:这人是郭嘉。


郭嘉在曹魏集团的地位很是神秘,孙策了解荀彧知道程昱,对郭嘉只能说是听过,现在再看这人原来是如此一个形象,突然觉得有意思的很。

郭嘉还在努力维持身体平衡,可惜四肢显然已经不听使唤了。孙策想自己没道理眼睁睁看着活人淹死在酒盆里,于是走过去打算施以援手。

就在孙策距离郭嘉只有几步远的时候,一只手拉着郭嘉的后领子,把他拽了起来。


曹操扶起郭嘉让他在自己身边站直,直面迎面而来的孙策,刘备也正从不远处走来。他们三个在大厅正中央形成了一个很奇妙的正三角形,凝聚了一团诡异气场。当然场地里的音乐还在继续,灯光也没有突然暗下来或者聚光灯小太阳一样犀利地照在这几个人身上。他们每一个的表情都很平静,内里的翻江倒海也只有本人才能知道。


刘备是第一个心念转动的人。他脑子里迅速闪回了一遍自己中年白手起家到如今小有一番成就的各个画面,然后懊恼的发现这些画面里总有曹操的影子。刘备不像孙策年少成名意气风发,也没有曹操那么狠绝,为达成功万物皆可抛,他这几年来一直在用旁人看来有些迂回,不那么一针见血的方法来经营事业,虽然最终奏效了,惨痛回忆也相当之多。

刘备想起自己早先查抄曹操违禁货品的事,折腾半天扑了空不说,告密的线人没过几天就被发现赤条条地漂在江里;再想起来先前的得力助手徐庶,被曹操逼得只能辞职回老家种地结婚,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这过程中发生了什么;还有自己那个远方亲戚市长,在众人面前大力夸奖曹操是好市民,好商户,年年颁发大红花,私下见面的时候还不是泣涕涟涟地哭诉曹操好个超级巨奸。综合以上这些原因,刘备一点不怀疑曹操就是自己一辈子的敌人,不管此时面子上多好看,大家终有一天还是要决战的。虽然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刘备立足未稳,即便有心终究无力,此时不能自保的买卖都不加考虑。

曹刘两人很客气的打招呼,说话间对了几个眼神,彼此心里的小算盘就全部摸清了。曹操十分满意从刘备处捕捉来的讯息,于是他转向孙策。


孙策有一遭没一遭地参与曹刘间的对话,这只是表面。他内心正在勾勒自己狂揍曹操的画面,没有错,赤手空拳,按在地上,暴捶。于是乎当曹操把话题转移到他身上的时候,孙策有些猝不及防,很没形象地“啊?”了一声。

曹操只好再重复问一遍:“伯符你妈妈身体还好吧?”

这次听清了,孙策点头,挺好。

曹操非常有感情的说那就好,你父亲和我是至交,他去世之后我难过的很,现在看你长这么大这么有出息,你妈妈也一切都好我就放心了。诶,说起来,你还应该叫我一声曹伯伯。

孙策差点就把“呸”这个音发出来了。话到嘴边他生硬的转了个弯,居然真的甜滋滋叫了一声曹伯伯。

几乎在场所有人都被这感人至深的一幕触动了。两个高层警察,一个黑帮老大,大家喝点小酒聊聊往事,叔啊,侄儿啊的叫起来,多么亲切多么和谐。但是周瑜可不这么想。孙策这人有个死穴,就是你不能随便提起他爸,提起他爸的死更不行,如果说话这人还是个黑社会,孙策没把砖头直接拍那人脸上已经不错了。在周瑜眼里,现在的孙策就是个随时会响起来的闹钟,他警惕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准备在最紧急的关头按下停止键。

曹操似乎非常有兴趣去试探孙策的底线,他的话题就没有离开过“孙家老爸”这敏感的一点。曹操回想了孙坚爸爸曾经多么英俊威武势不可挡,当时的警察厅风气又是多么的腐败不堪不给力,孙坚爸爸就在这样的氛围内郁郁不得志最后壮烈殉职。导致了身为长子的孙策年纪小小就扛起了养家大旗,这其中的血泪道也道不尽。孙策脸上还在笑,拳头也没有握起来,但心里的时针却随着曹操的追忆一点点转动,眼看就要走到最后那个要命的时刻。


周瑜决定必须停止这项软刀子磨心的活动。他去拉孙策的衣角,突然插话:“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困了想睡觉,你能不能先送我回去?”

这话插的相当突兀,一点也不符合周公瑾平时的得体形象。曹操饶有趣味的看了看周瑜白皙的脸,再指指一直靠在自己身边眼睛已经眯成一条缝的郭嘉,意思是,你难道能比他还想睡?

孙策立即回应:“那我们就不久留了,大家再见,曹伯伯你保重。”

“伯符贤侄真是体贴下属,曹伯伯我自愧不如啊。”

“不敢当,都是我爸教育的好。”

曹操狡黠一笑:“若是你爸当初也有你这样的领导就好了。那看来是我想错了,我一直觉得你们做警察的,不管是同事……”他拉长音给刘备听,“还是上下级关系……都有点难处。”

孙策已经要走了,听了这话才慢慢又转了回来,还是那个挂着笑的表情,他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你是真的想错了,我这个人啊,脾气坏得很,偏偏有些事还是很能忍的。不过,要是有人动了我的人,我只要还剩一口气,咬也要咬死他。”


出了大门周瑜才想起来:“真糟糕,出来的太急,忘了叫刘备和诸葛亮了。”

孙策黑着脸一直走不回头:“两个大活人,让他们自己打车回家就行了,他们没追上来也是想和曹操叙旧吧。”

周瑜心道你以为人家到哪里都会跟着你啊,那些人又不是我。

孙策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攥住了他的手。

“你是不是怕我动手?”

周瑜很自在的被他牵着:“人家那么多人,你动手了就只能指望我帮你打两下。”

“你吧,我觉得你徒手作战还真不是人家对手,我就算一个打三个咱俩还是输定了,你想我会做这种赔本买卖吗?”

“是哟,你哪会赔本,你英明威武神功盖世,警局一代小霸王。”

孙策终于被逗得哈哈大笑,长臂一伸搂着那人肩膀:“公瑾说的话我真是爱听,不情愿的话也这么好听。你放心啊,我不会意气用事的,管别人说什么呢,老子想干嘛是老子自己的事,他说两句话就把我激了我还是你孙策哥哥嘛。”

孙策说着就把头靠在周瑜肩头上,半耍赖半撒娇的磨蹭。周瑜见已经没法走路了,只好停下来拍拍他。

好啦好啦,先回家再说,这还是人家地盘呢好不好。

“我就是不想听而已。”闷闷的声音从肩膀处传来,周瑜愣了一下。

“我最不想听那些事了,你也知道的……所以你才……”

他干脆面对着周瑜环抱住对方的腰,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你怎么这么好啊,幸好我身边有你。千万别甩了我,咱俩必须绑在一起过一辈子。”


郭嘉趴在床上头整个埋进了枕头里。曹操打开门走过去把他拉起来。

“你自杀上瘾啊,这次想憋死自己?”

郭嘉皱眉:“头疼。”

“又头疼?”曹操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帮他揉着太阳穴,“让你看病也不愿意,动不动还喝那么多酒,我都懒得说你了。”

“哎哟,就是脑子太聪明了才头疼,偶尔喝点酒麻醉一下让它休息休息。”

曹操笑了,手底下仍然帮他按着头,一边道随便你怎么说吧。

“先别笑,你说说你干嘛一个劲说人家孙策不爱听的话,你想气得他冲上来大耳光抽你?”

“我就想试试他会不会冲上来抽我,他冲上来我就放心了,不过是个匹夫,结果他没冲上来,还一个劲冲我笑,你当时已经睡过去了,没见到他那个眼神。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那样的眼睛了。”

郭嘉冲曹操咧咧嘴:“特别喜欢吧。”

曹操摊手:“我可不敢喜欢,喜欢了也没用,人家两个人还没走到停车场就抱一起了。”

郭嘉表情八卦地哦了一声。

“那很担心吧?”他不依不饶地问道。

“担心啊,担心他背后给我找麻烦。比袁绍还让我担心。”

郭嘉大气摆手:“不必担心啦,孙策过段日子肯定有大麻烦。”

“你又知道了?”曹操兴趣满满地看他,“又神算子?”

“一直神算子,从未被超越。”郭嘉懒洋洋地往床上一躺继续念叨着头疼啊,头疼。

曹操有点无奈有点心疼的看着他抱着枕头缩成小小一团,突然想起来点什么,转身出门一躺,回来的时候手上就多了个方盒子。

“你看看这个能治头疼吗?”他把盒子放在郭嘉眼前晃悠。

郭嘉眼睛微微张开一条小缝,接着整个人就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飞快的接过来小心拆开包装,拿出盘来放进手边的PS3里。

电视屏幕上出现一个猫耳女郎,用很嗲的日语问是不是要开始游戏。

郭嘉抱着盒子幸福的泪流满面:“还是限定版送手办的哟喂~”

“你确定这个你也喜欢吗?这个比你之前那些还丑。”曹操看着屏幕上的猫女郎,说实话画风有点粗糙,曹操是个文化人,平时见惯了世界名作,自己也能画几笔好画,再看这样不成比例的图觉得接受无能。

“作为专业的猫耳控,就算是哈利贝瑞的猫女郎也必须用一样的心情去喜欢。”郭嘉虔诚地盯着屏幕,“萌的心情,你不懂。”

曹操也干脆坐下来在他身边:“那你给我讲讲好了。”

“你确定吗?你没听他们私下里传我又好色私生活又混乱。”郭嘉指指猫女郎非常耀眼的胸部,“真的想听?”

“你愿意说我就愿意听啊。”

郭嘉一下脸有点烫,他想大概是之前的酒劲又上来了。但还是很兴趣盎然地开始给曹操讲解猫耳控的种种特征。


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愿意听你所说的每一句话,真是太好了。


评论(1)
热度(138)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