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02


周瑜被孙策送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他喝了酒,看什么都眼花,孙策只好架住人在他身上到处摸找钥匙。

就这样一摸已经快要擦枪走火了。周瑜喝多了不清醒,他孙策可是忍了一晚上。


孙策断粮有快一个星期了,前半周是正好手里有事,全组人都窝在办公室几通宵,他自然无处也无力施展小霸王英姿,后半周是由于孙策要相亲,周瑜对他展开了冷暴力。

周瑜平时大部分时间是很温和的人,鲜少抱怨,属于典型的好下属兼好领导,偶尔的爆发其实也算不上剧烈,无非就是像这几天那样,你跟他说话,他爱理不理,约他玩他也不去,做事倒仍然严谨优雅有风度。

只是孙策实在受不了被当成空气的感觉。

周瑜今天晚上玩的很尽兴,孙策很受折磨。当然那两个姓乔的姑娘的确是好对象,如果非要结婚,孙策绝对会对她们加以考虑。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接受周瑜整个晚上对着她们乱放电,还对各色路人做招蜂引蝶状。

你得瑟,你再得瑟啊。孙策怨恨地想,再怎么得瑟都是老子的人,今天晚上老子一定要吃饭!


周瑜家是郊区的一栋独立小别墅,装修简单但造价不菲。孙策其实也有钥匙,不过并没有随身携带的习惯——他只随身携带周瑜。他在周瑜的外套口袋,衬衫口袋和裤子口袋里来回翻了好几遍,才终于一脸抱歉地从公文包里把钥匙找了出来。

周瑜的卧室和浴室都在二楼,孙策连拖带抱地把人弄到楼上。虽然周瑜身上没长几两肉,孙策又自诩体力好的很,扛一个180+的男人上楼还是让他费了番周折。孙策把周瑜放进浴缸里,看对方很舒服地躺着,心中升起股委屈来,但再看周瑜从衬衫敞开领口里露出的脖子跟都泛起了一层粉红,委屈就变成了心念大动再加兽性大发。手表已经指向11点45,孙策决定今日事今日毕,立即下手去解周瑜的扣子。

周瑜迷迷糊糊地推了他一把,“不用你帮忙,我自己洗澡。”

孙策心里骂了句脏话,你现在醒了啊,刚才扛你上楼怎么就做挺尸状呢?一下悲愤交加,闷不吭声更加致力于解扣子。

反抗无效周瑜的酒果然立即醒了大半,预感到也许不是洗澡那么简单,他一边试图按住孙策的手,一边试探性的问,“你想在这里?”

孙策冷笑一声:“在这里又不是第一次,你气生过了,妹子也把了,我一个晚上喝了12杯冰可乐看着你开心,现在你总该叫我也开心一下。”

周瑜心想我哪有那么猥琐,我心情和你差不多的好吗?但无论如何此时受制于人,他开始认真考虑孙策的要求。孙策手下更加卖力,“想那么多干什么,我刚才在门口找钥匙的时候你不就酒醒了,怎么不见你这么扭捏。”

被戳破真相很伤人,周瑜又想起自己今天这身A牌套装那金灿灿的价签,只觉得再不做点保护措施衣服就要报废了,于是他再一次拦住了孙策。

“你别乱扯,我自己脱。”


滚烫肌肤相贴的那一刹那,两个人的内心都在欢呼雀跃。

“终于吃上饭了!”


他们从浴室做到卧室,一夜春光。


不管前一晚多么折腾,周瑜都会准时在7点起床。他很安静地收拾了一地狼籍,把两个人脱下来的衣服装进洗衣袋,刮胡子洗澡,然后去做早餐。

孙策一直吃的麦片已经见底了,周瑜一边热牛奶一边想晚上回家要带盒新的。他自己是不屑于吃那种巧克力口味星星形状的食物的,包装盒上印着的熊和兔子就等于写了“适于3-15岁儿童”,但是孙策这种人不会在乎,一个人极端自信的时候,会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如此理所应当,不同的是失败的自信者总是在内心os全世界都不了解我,而孙策吃着麦片还顺便带人去扫平了城南的几个土匪窝。


周瑜和孙策认识的时候正处于青春期懵懂阶段,这时期的人其普遍特征是热血且非常容易被洗脑。于是那么飞扬跋扈漂亮张狂的一个人忽然闯入,瞬时打开了富家子弟小周少爷面对世界的又一扇窗。

这其后自然又有诸多人像周瑜一般聚集到孙策的身边来,孙策也待他们很好,称兄道弟,熟络得不得了,但周瑜心里清楚自己与别人是不一样的。

悠长夏日午后,英语老师看到那个平时很臭屁的小子又在困觉,气得恨不能把粉笔头砸在他那张好脸蛋上,但再一想体罚读书好的学生不利于安定团结,不由得暗自吐血。只好视线一转看向坐在那小子旁边的同学,心道幸好还有个品学兼优不让人操心的懂事孩子。好孩子很善解人意地接收到老师的讯息,站起来回答问题,余光却不由自主瞥到趴在桌上嘴角带笑的那位,那人眼睛微眯,视线正灼热如阳光一般投在自己身上。

事情就是如此简单,只有同样优秀的人,才会使用相同的眼光望向彼此。他们两个天生一对,perfect match。


周瑜把一切准备妥帖,再上楼去叫孙策起床吃饭,孙策不情愿地被拉起来洗脸刷牙,坐到餐桌旁边的时候还在打哈欠。

周瑜提醒他,“你精神点,十点钟局长要开会,刘备也去。”

“没什么好说的,反正就还是那一套。他们怎么说,我都不答应。”

周瑜点了点头,孙策一边搅着麦片,一边皱眉道,

“你说这刘备烦不烦啊,明知道人家不答应,他非要一直提。”

“肯定是诸葛亮给他出的主意呗,孔明那个人啊,我最知道他了,”周瑜放下手里装牛奶的碗,长出一口气,“他肯定觉得烦人又怎么样,反正说说又不会死。”


“你不要怕他们烦,他们就是不够烦,更何况提个建议又不用死。”诸葛亮坐在办公室里给刘备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刘备早上忙着送儿子,到了单位才来得及吃两块饼干,显得有些狼狈。诸葛亮十分不忍,于是把话题稍微岔开了一点,

“离婚的事要不然再考虑一下?”

刘备伸出食指摇了摇。


刘备的名言是兄弟如手足,女人是衣服。于是在这艰难世道上,他好手好脚,赤裸狂奔。

阿斗还是个婴儿时就缺少母爱,有一次刘备一边带孩子一边布置工作,一分神孩子没抱住,虽然有关羽在一边眼疾手快,一把将小孩捞起才没有掉到地上,但是刘备仍然为此行为深深自责——他想自己这个二弟一双钢铁手臂,掉在怀里和掉在地上真没太大区别的。阿斗此后的学习成绩令刘备十分头大,他将这个问题归纳在小时候的那一摔上,并决心承担全部责任,赎罪方法是,他要自强不息,好让阿斗成为富二代。


诸葛亮叹了口气,再说回正题:“我们人少势薄,之前在城北和曹操碰了几次都没占到便宜,这次不和孙策合作恐怕还是不会有好机会,孙策虽然比咱们好点,但也不够去抓曹操逮袁绍,光是治理他们帮派火拼就能去了孙策一层皮。两个组合起来对他们也没什么不好。”

刘备唠叨,那说了这么多次他们也没答应。

诸葛亮接道,是啊,合并之后谁管谁,事成之后功劳怎么分怎么散伙都不好说,孙策这种少年得志的人才不会愿意做这么模糊的事。他要不然就不干,要干就干的轰轰烈烈,这才是孙策。

刘备没吭声,他觉得诸葛亮还有话说。

“不过……”诸葛亮果然悠悠开口,“心性太高也不全是好事,爬的高摔得更狠。我反而觉得做人呢,还是谨慎些好。”


两边都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哪知道去了局长面前说的根本不是同一件事。

局长把两张烫金字的请柬往桌上一摔,“一人一张,自己拿走。”

请柬写的简洁明了,邀请刘备和孙策携伴参加周六晚上曹操北魏集团的周年酒会。他俩面面相觑,这是哪个意思?鸿门宴?

局长淡定喝茶,你们两个都给我老老实实去,人家怎么说也是市纳税大户,还是有白道生意的,我跟你们说我可快要退休了,别给我惹麻烦,你们没看这还写着届时将有抽奖活动,奖品丰厚,这么好的差事我不去让你们俩去,行了,别谢谢我了。

既来之则安之,在反复确定请柬上没有隐藏文字,也没有碳蛆菌以后,孙刘二人决定周六晚上准时赴宴。


沿江边开车20分钟,转右再行一段蜿蜒土路,直到那地上渐渐现出了细石子就知道离得很近了。古董店门口立了两头石狮子,正对门还保留了一块汉白玉影壁,可惜鲜少有人去打理,石头上都爬了许多青苔,看着有点苍凉,有点破败。

曹丕只要看到这些熟悉的景物,心情就会甚好、大好、越来越好。

才走到门口,就听到屋里传出一阵“咯咯”的笑声,曹丕自然知道这人是谁,立刻就加快了脚步迎上去,欢喜地叫了一声,“先生!”

司马懿穿了身不太符合这个年代的长衫,小跑的时候两臂还会带着宽袖子一起在身畔摇摆,曹丕怕他被长衣摆绊倒,赶紧去扶住他,嘴里还念着,“别急别急,当心摔着。”

司马懿又很具个人风格地笑了几声,表示自己真的挺急:“丕少爷有一星期没来了吧,我很挂念你啊。”

曹丕忙解释这段日子事务繁忙,不是存心不来,同时心里泛起一阵甜蜜来,脸上的笑意想压也压不住。

他俩在门口简单说了两句话,就拉着手开开心心去内院喝茶了。曹丕手底下的菁英跟班们淡定地揉了揉快瞎的眼睛,也四散分开各自找事做去了。


曹操起家靠的是古董生意——这当然是明面上的,坊间更流行的说法是曹操是靠盗墓发家致富。当然还有些骇人听闻的段子比如曹操睡过死人堆,吃过死人肉,把这些传说直接变成了恐怖小说,但曹操早年淘过沙子倒是个事实。或者是有些纪念往日情怀的意思在,曹操现在还让司马懿帮他经营着郊外的古董店,本身就是座深宅大院,再用司马懿这么个散发点诡异气场的人当掌柜,这一片的乡亲们路过古董店门口都不由得牙齿打颤,仿佛还能看到房子上空笼罩的阴云。

曹丕一般两三天就会来见司马懿一次,开始时真的有事要说,到后来就变成了几天没见那人,心里就难受。他求过曹操几次,问能不能把司马懿调回总部当自己的贴身助理,全都没被批准,碰壁几次后也只能罢了,只是在心里期盼有朝一日自己说话能算数了,便立即把司马懿接到身边,每天每夜都相对,想说什么就说,说累了就坐下来互相看着也是极好的。


壶里的水又滚过一次,曹丕很警觉地再环顾一下四周,确定没有旁人,这才开口说起正事来。

“我父亲周六要办酒会,还请了刘备和孙策那两个警察来,先生你怎么看这个事。”

司马懿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

“这肯定是郭嘉的意思。大战在即,咱们,袁绍和警察都是弓弦紧绷,一触即发,本来只是两家对抗你死我活的事,如果第三方突然出来搅浑水,才是最可怕的。”

“那父亲的意思是拉拢刘备和孙策,不叫他们动弹?”

“丕少爷说的不对。”司马懿一下变得很严肃,“你再想想刘备和孙策那两个人,如果他俩是能被轻松拉拢的人,也就不足虑了,正是因为这两人可怕,才一定要防。拉拢的意思摆足了,实际上却是试探,试探看看他们有没有意思动手,何时动手,怎样动手才是这一次请这两人来的关键。”

“这一次我们和袁绍翻脸,已经到了必须有一家被彻底消灭的程度,我们紧张刘备和孙策,袁绍也紧张的很,你父亲这个时候和警察接触,袁绍必然会百般猜想,也许就会做些自乱阵脚的事出来,郭嘉那个脑子里,肯定装了N种可能和N种应对方法,每一个都能让老板立于不败之地。到时候只需要随机应变,这一次的火拼我们就是赢定了。”

曹丕连连点头,嘴里兀自念叨先生说的是,看上去略微有点泄气,司马懿觉得自己是不是说的多了些,也问曹丕他打算做点什么。

曹丕仔细想了想,才很谨慎地说:“我只要把父亲让我做的事情都一件件办好,真正打起来的时候保住小命就行了,酒会上不和刘备孙策疏远但也不要亲热,一切看父亲的意思办。这次是他的舞台,我不能,也不要贪功。”

司马懿很满意曹丕的话,他想真正能成大事的人不在于卖弄聪明,锋芒毕露,一个知道自己定位,不退缩不冒进,懂得用人,心中对局势了若指掌等待机会蓄势待发的人才最可怕。司马懿如此喜欢曹丕的可怕。他拉了曹丕说,

“这几天开春,江水清澈,漂亮的很,丕少爷我们一起去江边走走好吗?”

曹丕忙不迭地答应下来,其实他一路沿江公路走过来,江水美不美自然已经看在眼里了,但在司马懿旁边能欣赏到的景致似乎就是和别处不一样。他心里清楚其他人都觉得这地方诡异又恐怖,司马懿本人也长得不好看。但在曹丕眼里就是看不到他有什么不好,他那种咯咯笑曹丕觉得十分可爱,才三十左右头发就有些花白叫做沉稳有气质,更不要提总被人诟病的眼袋。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缺点在自己这里全都能变成风致。


曹丕看着司马懿不太清澈的双眼,觉得这就是自己所能想到最美的一潭春水了。


评论(1)
热度(161)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