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 太史慈番外

太史慈番外


“小花,今天我想跟你郑重谈谈。”

“…………”

“人家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你跟了我这么久,我的脾气你是了解的,所以今天你做了这样的事,我真的很失望。”

“…………”

“我知道我这人有些时候不能带给你安全感,可能让你觉得咱俩只是玩玩而已,但是我必须严肃地再告诉你一遍,我对你一直都是认真的,你跟我一天我就要照顾你一辈子。”

“…………”

“况且我觉得那小子真没什么好的,我毕竟比你虚长几岁,还是见过一些世面的。臭小子摆明了是那种来一发就跑的,绝对绝对不会对你负责任,你就让它那样骑在你身上,也不想想要避孕,就算你不跟我也不能随便跑出去被人搞大肚子对不对?你这种不自爱的行为...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 策瑜番外

策瑜番外


周瑜去拿新生入学材料的时候,很自然地向招生办老师提出能不能再多拿一份。老师有些奇怪,“这些材料都是和学号对应的,没有录取通知书不能领,多拿了也没用的。”周瑜解释说道:“是我一个朋友也考上了,不过他很忙没时间来,我回去找他拿了通知书再过来一次吧。”

他微微欠身对面前的老师行了个礼,转身去推后方的那辆28自行车。

周瑜这时正处于迅猛抽条的时期,夜里睡觉都能听见骨骼喀嚓喀嚓不断增长的声音,在领材料的摊位前一站,就好像根细长笔挺的竹竿,在8月的烈阳下发亮到耀眼。已经被晒到暴躁的招生老师稍有意外于这种柔和温顺的态度,又见他背后白衬衫已经有些透明,贴在凸起的胛骨处,显然这段骑行距离很是...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 阿斗斗日记

阿斗斗日记


今天是周末学校补课的日子,爸爸照例开车送我到校门口。车子停稳了,我看看自己的米奇老鼠手表,竟然还差十五分钟才上课!冷汗这就顺着脊梁骨流了下来。

爸爸果然开口了:“阿斗啊,今天爸爸有重要的事情,你一定要表现的乖乖的,别给我添乱行吗?”

我想起今天要发生的那件可怕事情,扁扁嘴有点鼻头发酸,刚想跟他说两句,爸爸就捏住我的鼻子让我一下闭了嘴。

“记着!别添乱!”

这种时候哪敢说不啊,我被捏着哼哼唧唧几声不得已的点头,爸爸很满意,他觉得我答应了。


中午放学的时候是子龙叔叔和孟起叔叔一起来接我,教英语的小张老师见到子龙叔叔显得特别激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眼睛好像绿了一...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 曹郭番外

曹郭番外


一室飘香。早上9点灿烂的阳光从半开的小窗子直射进来。

郭嘉立刻抓起被单蒙住双眼。

“师兄,别闹我了。”他用聚在嗓子眼里咕哝咕哝的声音小声讨饶。

荀彧毫不动容,双手效仿刚才拉窗帘的姿势用力一扯——郭嘉身上的小被单就飞到了空中。

“快起床!”


郭嘉缩在宽大的白T恤和格纹平角裤里打着哆嗦,两条柴火棍一样的小细腿搭在床沿上一荡一荡。跳槽后荀彧工作忙碌,鲜少有机会到郭嘉这来做客,如今突然到访倒是没有生出生疏感,依然能在凌乱的环境里准确定位扫帚簸萁等象征勤劳的工具,极其自然又任劳任怨地帮师弟整理内勤。郭嘉看的一阵感动,抓起枕头边的短裤就往身上套:“师兄,中午我们出去聚一下,今...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 尾声

尾声


先有橘红色的光映入眼帘,而后是模糊的动感,身体一左一右的小小颠晃。因为太久没有这样的经历,周瑜仍然有点混沌的聪明脑子花了少许时间才明白,自己正被人背在背上慢慢走着。

昏迷前最后的记忆瞬间涌上心间,他一个激灵两手一紧,勾了一下身下那人的脖子。

“哎哟哟。”那人迭声地叫苦,“就是太暴力了,刚醒过来就要谋害亲夫吗?”

周瑜有些分不清状况,立即紧张地趴在他耳边小声问:“怎么回事,现在咱们是在哪里?”

因为是耳语,吹气挠得孙策一阵痒,他呵呵笑了一阵,说道:“宝贝儿,不用这么小声,旁边没人。”

周瑜迷茫地仰起头环顾四周。


夕阳映照在河滩旁最浅的水面上,自远及近扫过由浅入深的黄。...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20

二十


曹操笑着问许褚:“我只知道曹仁在他身上吃过两次亏,你跟他最熟,你来分析一下他忽然扑过来干脆利落地把我杀掉,这个机会有多大?”

许褚为难地看了一眼孙策,说道:“很大。”

曹操拍拍手,“真棒。这里没你事了,出去吧。”

许褚愣了几秒才意识到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他满怀疑问地指指自己,加强语调再说了一遍,“老板,我说的是很大。”

曹操瞥他一眼道,“我说的是让你出去,这个你难道没听到?”

许褚接下来的大段解释一下被顶了回来,他又看看一直坐着的孙策,“你……”孙策丝毫没有参与讨论的意向,许褚气结,连连长叹终于推开门走了出去。


曹操松弛地靠在了椅子上,满面春风洋溢的笑,说道:“你们...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19

十九


吕蒙被四支枪顶住脑门的时候,曾经想过就这么拼了算了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但就义的壮烈感正激烈翻涌之时,一盆冷水从天泼下将他打断了。

在双方已经剑拔弩张就要血溅当场的时刻,周瑜忽然打破沉默说道:“子明你放开。”

听周瑜的话似乎已经成为了吕蒙的一种习惯,于是尽管心头仍然情绪激荡带有几分不解,他还是奇迹般地真的松开了紧紧卡住对方脖子已经青筋暴露的手。

周瑜补充说道:“只要不引起冲突,我们大可以同你们走一趟,相信曹老板也不是不讲道理的恶人。”说完还摆了摆自己宽大的袖口,示意里边空无一物并没有任何藏匿物。他用了一种平和温顺的态度,配合卧床多日少见阳光,添了少许脆弱的一张雪白脸孔,...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18

十八


孙权头上罩个大号耳机,跟着耳机里的轻摇滚嘟嘟嚷嚷唱个不停左摇右摆,一个人很没正行地走着。陆逊评价他正经人装不下去,见了大哥就瞬间被打回小地痞流氓的真身。孙权回想起他当时说话的那个不屑表情觉得有意思地很,在唱词中间忽然突兀地嘿嘿笑了起来,引出零星几个路人送来毛骨悚然的鄙视眼神。

音乐乍然停止,孙权掏出播放器来查看果然是没电了,于是十分不舍地停下来把耳机等物收好放进包里。此时方才的零星路人也都已走远,方圆几百米再看不到其他人影,只剩下空气里隐约的暗潮浮动。孙权不过站了片刻便觉得心里凉飕飕的,那两分孤单化为了七分寂寞,于是鬼点子在心中浮起,他拨打陆逊的电话。

“喂……”陆逊的声音掺杂...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17

十七


张辽面对着满目疮痍,努力平息心头的起伏,“你够狠。”

“公事公办而已。”孙策职业化地微笑,“如果你真的干干净净奉公守法,我把房子拆了也没用,不是吗?”

张辽用脚踢开地上看不出材质的碎片,继而环顾已经支离破碎不复原样的房间,心头猛然产生了大梦一场骤然醒觉的淋漓感。或者真的仅是运气不好,在错误的时间碰上了错误的人,但命运本就无常,只能感叹造物者随意弄人。

想开之后一切已经了然,张辽转而对面前这位仇家来了兴趣,“有搜查令吗?”他随意从口袋掏出烟盒,“别跟我说乱打乱闹一通就是给你泄私愤而已。”

“有,如果需要,随时都有。”孙策异常配合,大声喝道,“搜查令拿来了没有?”

鲁肃慢悠悠...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16

十六


曹仁可谓是北魏集团的第一号好青年。

平日里兢兢业业地做着黑社会的本职工作不说,还主动揽下了公司工会主席这个职务,时不时就组织些大家喜闻乐见的集体活动,比如组团打副本连夜蹲boss等等,深受基层同志们的欢迎爱戴。除此之外,曹仁同志也是一个热爱户外运动的阳光青年,因为从小熟读灌篮高手而特别喜欢找人陪自己one on one,对手打得不卖力当然不行,但若是不走运赢了曹天人其后果也是很难承担的。仁表弟不是不知道球友们心中的苦闷和把户外活动换成线上运动的呼声,但……谁让咱就是喜欢这种jump系的青春feel嘛!

曹仁在夕阳下猛地挥头,落下一阵带有光圈的汗滴,仿佛又听到了年少时那首最熟悉的...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