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烈日当空09

九 莫欺少年穷

不管是训练强度过高还是孩子身体素质太差,有人训练时晕过去这事还是给蓝雨高层带来了很大触动。虽然名义上要求大家坚持完成军训磨练意志品质,但任谁都能感觉出来,后一个星期的训练相比前期来说,简直就是野外郊游。 
战队又送来了零食水果一类的慰问品,食堂还应景的在晚上加了两个菜。吃饱喝足之后徐景熙摸摸有点凸出来的小腹表情略带了几分惆怅。 
“我有点担心,担心回去之后适应不了……”徐景熙黯然地说,“现在每天看日历都有种暑假倒计时般的末日感。心里特别失落。” 
郑轩教育他,“这还不是靠文州晕了那一下才换来的,我们的幸福生活全是建筑在同伴的自我牺牲之上,要惜福知道吗?” 
他俩一脸感激不尽,几乎就要高呼万岁的样子。黄少天觉得无比好笑,一把拉住想要逃走的喻文州,“别走这么快呀,快来对这一次的人生污点……啊不对,是人生亮点发表些感想。” 
喻文州笑的十分尴尬:“……为人民服务。” 

第一周军训是安排白天身体素质训练,晚上上机做日常的操作练习。但自从喻文州舍身取义,各方领导都认为下午太热了不适宜搞户外活动,将训练时间对调了一下。于是,下午的上机练习倒也还好,晚上的所谓出操训练就完全变了个味。 
黑灯瞎火的,站个队都看不清,大家干脆围在一起讲了好几夜的夏日鬼故事,没过几天就出现了有人惊吓过度,晚上不敢去厕所或者去了厕所吓得腿软出不来的悲惨故事。 
就此情况,本来便已忍辱负重的教官终于无法再忍,这一天的傍晚,黄少天又一次组织起小伙伴们聚众围坐,刚打算开讲,不知从哪里忽然窜出的教官冲上来英勇地制止了这种行为。 
“不可以,除了鬼故事!做什么都可以!” 

把一群处于躁动青春期的半大男孩聚在一起,做一些有组织有纪律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其实着实不易,在几轮提议后,教官终于决定进行一项在军训中最常见的活动:拉歌。 

他们点起了篝火。 
这不是拉歌必备的,但多数人认为这样很带感而正好有一些燃料和空地,于是他们就这样做了。 
火苗蹿到半个人高,不间断地跳跃着。所有人围成一个大圈坐在火的四周。喻文州窥到黄少天的脸颊被火映出的颜色,不是红而是种灿烂,就好像这段一起经历的年华正在他们眼前炽烈地,燃烧,燃烧。 

“唱个拼刺刀吧。”有人提议,“有力,带劲儿,正好明天晚上就是战队生死战了,提提士气。” 
“太激烈不好吧。战前应该轻松点。”还有人小声反对。 
“我觉得可以唱点平时没唱过的歌,不必非要是军歌,只要积极向上就行。”喻文州摸着下巴努力想了一会儿,“我没什么音乐细胞,只记得小时候看过部电影,里边有首主题曲不错,要不然我抛砖引玉开个头好了。” 
他清咳几声,有点不好意思地压低声音唱起来: 

“无聊望见了犹豫 
   达到理想不太易 
   即使有信心 
   斗志却抑止” 

“谁人定我去或留,定我……”喻文州唱到一半打了个磕绊,“啊,歌词我不太记得了。” 
“这个歌大家都听过嘛!你怎么会不记得歌词呢,文州你童年不完整啊。来我来接着唱,谁人定我去或留,定我……” 
黄少天唱到喻文州停下来的部分忽然也断了一下,皱起眉头。 

“谁人定我去或留 
   定我心中的宇宙 
   只想靠两手向理想挥手” 

徐景熙淡定地把这段唱完,“黄少,拼歌词未够班啊~” 
黄少天来没能反驳,郑轩已经顺着接下去, 

“问句天几高心中志比天更高 
   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 

他笑道,“黄少说得对呀,这个大家都会唱。” 
“高潮我会!高潮的部分我都记得住,这段我来!”黄少天干脆站了起来。 

“OH… 我有我心底故事 
   亲手写上每段 
   得失乐与悲与梦儿” 

几乎所有人都可以接着唱了,有人还在适时地纠正,“黄少你跑调哦。” 
“不管!”黄少天站在篝火旁边弹起空气吉他带动气氛,“来!大家一起唱!” 
他像摇滚明星一样挥动手臂,“一二三,和我一起来!” 

“OH… 纵有创伤不退避 
   梦想有日达成 
   找到心底梦想的世界终可见” 

所有人十分配合地跟住他,一起进入结尾。 

“OH... 亲手写上每段 
   得失乐与悲与梦儿 
   OH... 梦想有日达成 
   找到心底梦想的世界……” 
“终可见!” 

荣耀第三赛季常规赛收官之战。 
蓝雨战队的对手并不算强,但事关生死,训练营的小孩们身在城外军训,终于还是被批准集体观看了比赛直播。 
直到团队赛的最后对手打出GG,一向聒噪的青春期男孩们才忽然从安静中爆发。 
蓝雨第一赛季是轻松进入季后赛的强队,短短两年过去,经历了人事变动后已经沦落为艰难保级的队伍。虽然联赛最终以胜利和保级成功为结尾,记者还是难免尖锐地把这个问题抛了出来。 
队长方世镜是联盟中著名的老好人,面对来者不善的问题仍然是一副全无攻击性的和善表情,丝毫看不出是玩狂剑士的。 
“我们今年的这个成绩,已经是尽力了。非常感谢这些一起作战的队友。在此之前俱乐部已经做好两手准备,连训练营的小孩都送去城外,如果今天降级俱乐部就会就此解散了。” 

围在电视前的训练营小孩发出一阵躁动。 
“阴险!”黄少天言简意赅。 

“但是呢,既然保级成功,蓝雨就会继续下去。我们的目标仍然只有一个。”方世镜单手指了指屏幕,“看电视的孩子们,你们也假期结束该回家努力了。” 

一天后,黄少天把背囊和自己重重摔在了宿舍熟悉的床上。离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心情却已是大不同,黄少天在床上打了个滚,语气里颇带几分满足:“到底还是宿舍环境好,金窝银窝不如狗窝。” 
“先从狗窝里出来一下?”喻文州打开门叫他,“方队让我们俩过去一下。” 

方世镜脸色不错,和一个月前的愁云惨淡相比全然是两重天。 
“方队你昨天在电视里特帅了,话说的也有气势,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简单、沉稳、有内涵,魏老大这方面跟你比差远了嘛。” 
黄少天还没坐下已经开始滔滔不绝,方世镜十分无奈地打断他。 
“少天你先少说两句,时间有限我们说重要的。聊天等晚上。” 
他张了张口,又闭上,深深地吸气,终于说了出来。 
“我下个赛季中或者是季末,就准备要退役了。” 
两个小孩瞬间瞪大了眼睛。 
喻文州顿了顿,接道:“方队,其实今年成绩是不错的……” 
“文州你不需要安慰我啦。”方世镜笑笑,“这个是我很早就想好的,家里催我回去念书也很久了,本来说的是这赛季结束就退役,但现在保级成功,不能把你们这些没经验的扔着不管,所以会带你们到你们可以自立门户为止。为了早点解脱我你们俩努力些啊。”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账号卡来放在桌子上。 
“这个号,锋芒慧剑,是我自己带进来俱乐部的。当年我在一区和魏琛认识的时候用的还不是这个号,他嫌我技能学的不好,专门让我又买了一张账号卡,按照他研究的配置重新洗点练起来。我还记得那时候为了追进度拼命练级,不眠不休的好几个晚上。现在俱乐部开始找合适的狂剑士了,我退役之后,这张卡会留下来。” 

黄少天觉得喉咙里哽着什么,咽不下也吐不出的感觉,两手紧紧抓住短裤的裤管拧成一团。 
喻文州把手掌覆在了他的手背上。 

“我能力多大,自己心里最清楚,如果没有老魏,我就不会和他一起组蓝溪阁,不会打联赛,他大概就是我生命里的贵人……我也想帮蓝雨拿个冠军,但是你们看到了,我最多就能做到这一步了,剩下的只能看你们,但是这个号……”方世镜低头看着桌上的卡,指尖微微颤抖,在卡上轻轻摩挲。“如果哪天有一个人用这个号,和你们两个一起,真的带领蓝雨拿到冠军了……我已经幻想过这个场景了。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真的。” 
方世镜垂下眼睑,再一次重复道。“在这支队伍取胜夺冠的路上,我也付出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这就是我的愿望了。” 

方世镜找他们二人,其实是为了提前宣布一件事情。在震惊推拒强力支持等情绪跑了一遍后,几个人终于达成一致,黄少天走在最前边,迫不及待地去召集所有队员开会。 
在说完客套话后,经理终于提起了黄少天一直期待的重点。 

索克萨尔的第三任继任者产生,同时他也是下赛季战队的副队长。 

当时喻文州刚满18岁2个月,虽然一直被说成熟老练,实质却仍然处于青春期到成人期的微妙夹缝中。特别是从小连个三好学生都没拿过,忽然迎来极大的荣誉,第一时间里站都不知该怎么站,只能手脚局促地在众人簇拥下一步步挪到方世镜身边,不好意思地鞠了个躬,脸上都烫了。 
他心中暗暗给自己鼓劲,终于重新站直了身体,挺起背,大方地面对为自己热情拍手的队友们。 
刚一抬头,就看到人群里的黄少天。 
那个比自己还小几个月的,仍然是平时那种精力过剩的状态,拼了命的拍着巴掌,那么使劲那么努力,表情那么开心。 
喻文州也紧盯着他,先是终于舒缓下来,而后,慢慢握紧了拳头。 

晚上,喻文州最后一个从水房出来,手里拎着个盆,检查了一下有没有人遗忘东西,关上不需要的灯。 
黄少天抖着一条腿靠在宿舍门口等他。 
“这么慢呀~” 
喻文州很温和地笑,“我就这个性格嘛,你还不是早知道了。赶紧回屋休息明天还要训练。” 
说完就拉着黄少天要一起回房,黄少天拦住他。 
喻文州心中纳闷,“怎么了?” 
“还有个事,今天我一直在琢磨什么时候办合适,但是人太多啊,真心不好意思。现在他们都睡了,我觉得是时候了。” 
他两手拉着喻文州,走到仅剩的一盏灯光下,“来,文州你站好。” 

水房半明半暗的暖色灯光,看了多少年了。灯泡已经换了许多次,现在用的这个也老损到不成样子,自己单独开着时就会极快地一闪一闪,闪得人心都跟着不停地晃。 
这种老旧的灯光又似乎是一种带有美化技巧的柔光,把一切模糊处理后,彼此的轮廓也不及白天的烈日下那般清晰,说不出的暧昧旖旎,让人分不清面前这人是自己十五岁初中毕业时见到的那个样子还是经历了青春期飞速生长后的十八岁。 
不过仔细看还是能分清的。比如两个人下巴上若隐若现,毛茸茸的胡渣,越来越挺立的鼻子,嘴角的线条。还有唯一没变的东西,在对方眼睛里看到的光,仍然如当时初次见面时,在中午十二点的艳阳下,炽烈、骄傲,随时随地燃着一把火。 

在这灯光下,他们两人都太好看。 

“你是要亲我?”喻文州小心翼翼地问道,“还是邀请我……亲你一下?” 
黄少天圆溜溜的眼睛快速地眨了眨。 

“你这人真是!这么感性的时刻,我跟你说正经事呢,别乱打岔啊!” 
喻文州笑着对他抱歉,“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嘛,我只好主动活跃气氛。” 
“哎,你别闹。我很认真的。”黄少天表情专注,“你看现在你当副队长了,按照方队的意思,过一个赛季或者半个赛季你就是队长。咱俩太熟了,我技术又比你好点,如果老这么没大没小的不能给你塑造威信……哎哟,你别笑了,我说真的呢,我在考虑改口这个事。” 
喻文州笑的肚子都难受了,“你不叫我喻文州叫我什么呀。小玉?来,小丸子我们做好朋友。” 
黄少天咬牙切齿,“真是的,我这么为你着想,你不要再逗我啊!魏队方队都是直接这么叫过来,叫你肯定也一样嘛。我今天试了好几次,叫你喻队,怎么都觉得别扭!你看你这个姓!小玉!” 
黄少天闭上眼睛努力想了想,“我不叫你姓了,你让我试试这样行不行,站住别动,不看着你的脸我就没感觉。” 
他两手使劲扳正喻文州肩膀,要求对方直视自己,而后十分严肃地说了两个字: 
“队长。” 
仿佛有奇妙的化学反应发生,两人都瞬间停止片刻。 
“你觉得怎么样?听起来有感觉嘛?”黄少天首先问道。 
“不知道啊。听着不像叫我……有种背书的错觉。要不然你再叫几声?” 
“好烦哪!”黄少天愤怒,“叫就叫啦!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好啦,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是不是听多了就会习惯……”喻文州蹙起眉回味一下,眨巴几下眼睛,“我觉得还可以,你说呢?” 
“是吧,我其实也觉得还行。”黄少天长抒口气。 

一个崭新的称呼,没准就是个崭新的开始。 
黄少天笑了起来,“队长。”

评论(2)
热度(88)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