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烈日当空07

七 最最最最最相信你 

第三期训练营开营,前两期的老队员们被临时抓壮丁充当工作人员。 
黄少天坐在报道的小桌子后边,一边上班一边悠哉悠哉地对各路后辈小朋友进行爱的教育。 
“徐景熙,15岁,守护天使……治疗系我不熟诶,行了走吧!”黄少天爽快地给一脸憨厚的男孩子办好手续,“下一个!” 

“哎你比较有意思,郑轩,弹药专家。枪系的厉害哦玩了几年了?哎哟我再看看……你17了呀还是一月生的你比我还大着半年多呢啊。” 
男孩羞涩地笑几下,“还是要叫你前辈啦,要不然压力山大。” 
黄少天头也不抬继续发表感想。 
“年纪大点倒是无所谓啦,弹药专家好啊,上个赛季弹药专家打的多风光啊百花张佳乐啊你也看了吧,这个赛季搞不好百花就冠军了,怎么样你到蓝雨来有没有信心也和我们的狂剑士组个繁花血景狂风暴雨惊涛骇浪的试试看?” 
郑轩怎么会想到单单报个道也能经受这样的精神洗礼,站在桌子前手足无措,脖子根都开始冒汗, 
“张佳乐大神不敢比啊,压力山大。” 
黄少天皱起眉头看他,“怎么老压力山大压力山大的,你这个状态不符合蓝雨精神啊,来,喷两句垃圾话听听。” 
郑轩有点慌了:“前辈,这,这不太好意思吧。” 
黄少天不满,“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话居然出自一个蓝雨人你让我三观尽毁五感俱失啊郑轩同学!垃圾话快点练起来!” 

其他人出来帮腔:“黄少,你这样就不对了,平时比赛的时候也没见过文州喷垃圾话。” 
“你们这些人自己不认真就算了,不要随便诋毁文州啊!”黄少天一下来了劲,“他那是个人条件不足,你们情况一样吗一样吗!!” 
一直在旁边认真抄花名册的喻文州见话题已经转移到自己身上,终于还是接了句话,“如果不是单纯的泄愤,而是当做战术运用的话,垃圾话当然是可以练的。我吧……”喻文州放下笔叹了口气,“身不能至而心向往之。羡慕你们这些有手速的人。” 

黄少天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盯着郑轩。 
“今天一定要帮帮你,让你迅速融入这里。来吧!给你一个光荣而难得的机会,放马过来攻击我吧!”黄少天手脚一摊,“用你的语言攻击我羞辱我,不要因为我长得帅而怜惜我,放心大胆的上吧!” 
他干脆直接站起来一脚登上椅子,“今天咱俩就在这里一决胜负了郑轩大大!你说不死我我可就真不能放你走了啊郑轩大大!” 
黄少天猛地一拍桌子,郑轩完全被他的气势所慑,愣了大约三秒,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郑轩哭泣:“黄少天前辈,你不要这样子,压力山大啊!!!” 

方世镜发表欢迎词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最后一排交头接耳。 
“你把新学员说哭这事已经传开了。”喻文州小声说道。 
“我也不想的。”黄少天郁闷,“他弱爆了,真想让他体会一下魏老大的风姿,了解了解什么是真的压力山大。” 
喻文州转过头去,黄少天的侧面隐藏着灯光的阴影里,只能看到他一边的腮气鼓鼓地,满脸青春期特有的骄傲和焦躁。 
喻文州忍不住“噗”地一声笑出来。临近的人不明就里,投来疑惑的眼神,他向大家挥手抱歉。 
“郑轩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虽然性格弱了点但他技术很好又下功夫,你看他现在听的多认真。”喻文州小心地指指前排,“还有徐景熙,特别老实有礼貌,” 
黄少天撅着嘴沉默了一会儿,喻文州补充说道,“这些不一样的同伴聚在一起,没准会凑出不同的火花来不是吗?” 
“蓝雨和原来不一样了……”黄少天终于开口,“确实是,不一样了。” 
他向前趴在桌子上,闷闷地说,“真想把魏老大叫回来参观,让他体会体会我们现在的高素质……老流氓,素质啊!” 

喻文州笑着抚了抚他弓起来的背。

队内的练习赛,黄少天和老对头方锐又凑到了一起。 
“猥琐方,出来一决胜负吧!”地图上空空如也,只能看到公共频道里挑衅的话。 
“没问题黄少!我正等着偷袭你呢,你只要出来我就立刻出来了!” 
“好吧,我已经出来了!你也可以出来了!” 
“出来的还不够!黄少你再出来一点!” 

喻文州很闲的在队内频道给郑轩讲解,“你看,这就算是战术垃圾话,如果有心情可以偶尔刷几句。” 
郑轩满脸疑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黄少和方锐都是我们队的呀。” 
喻文州很淡定,“对啊,他们这是一起迷惑敌人呢,你习惯就好。” 

忍耐力耗尽的二队队员终于发起攻击,枪炮师率先登场,试探性的炮火向着这边轰了过来,喻文州在频道里调动大家,小心地移动,绕背…… 
“守护天使,出去当一下诱饵。” 
徐景熙简直想哭,“为什么又是我呀?” 
“诱饵诱饵,你看起来最诱人呗。”黄少天适时地出来插话。 
“不多说了,我掩护,你左我右,一起出去。”喻文州最后打了一句。 

二队的枪炮师正为自己徒劳无功的轰炸感到郁闷之时,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两个诱人的角色——永远的攻击重点治疗和大家心知肚明的手残指挥控场,在这幸福的二选一瞬间,枪炮师倒也没有过多犹豫,顺着方才攻击的线路直接向喻文州那边加大火力轰了过去。 
喻文州的角色很精确地闪过一波轰炸。 
但……还没有结束!二队一直隐藏在周边的神枪手此时也跳了出来,如果说枪炮师的炮弹还可以躲过,那么密密麻麻的子弹就是喻文州这个手残完全不能控制的了。 
乱射!神枪手在枪炮师的炮火掩护下直接开启技能,完全是准备将喻文州一波带走的节奏。 

“想一波带走他,问过我意见了吗?” 
剑光斜斜地闪过,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竟然是子弹打在剑上的声音。 
“你们是忘了我在吗?居然打的这么不讲究!太大意了!” 
喻文州开始了吟唱,神枪手已经退无可退,只能打的更凶,一团团血花在角色身上炸开,剑客英勇地挡在布衣术士身前用身体和利剑挡着子弹。 
“文州别着急,慢慢来,我还可以再撑好久好久。” 
黄少天打出来的这段文字就好像带着他脸上那种闲散又调皮的笑,让对手恨得牙齿痒痒兼无可奈何。 

剑客迎面立在枪林弹雨的前方,浑身浴血却又威武无畏。他的身后紫气弥漫,诅咒的触手已经渐渐融为一团,探出头来。

“郑轩大大,你喜不喜欢今天我给你做的配合啊。”方锐两只手伸出来比成爪子,“把人捉过来蒙头黑打感觉特别快活对吧~” 
“压力山大啊,方锐前辈。”郑轩擦汗。 
黄少天坐在一边,“不用对他这么客气,这小子最后一场了,明天他就离队。” 
方锐小跑着奔了过来,“黄少,我会想你的,你也会想我的对吧!” 
黄少天嘴角抽了抽,“你小子快滚吧。” 
“其实我本人是真的不想走,但是没成年好多事也身不由己。”方锐动感情地抹了抹眼角,“真怕蓝雨以后都找不到我这么优秀的气功师了。” 
“凭什么啊?”黄少天拍案而起,“你小子水平是不错,但是比起我来还是差了很多明白吗?蓝雨资源这么多,以后肯定还会有特别好的气功师出现,我跟你说,我现在就有种强烈的预感,蓝雨以后就是我、文州、方队的狂剑……”黄少天四下里看了看,随手指向在场剩余的两人,“压力山大的枪炮师和诱饵的守护天使,再来一个气功师!我们这就是夺冠的阵容明白么!你走了是你的损失,信不信我们肯定比你先拿冠军!” 
郑轩默默把头扭到了一边。徐景熙流泪:“又是诱饵……” 

方锐笑嘻嘻地,“你舍不得我走也不用这么暴躁嘛。”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切……废话真多啊你。” 
“又不是见不到面了,下次赛场上pk之后,场下大家一起夜宵,我请,好不容易赢你们一次,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出钱的。” 
“……你跟魏队不熟真是太可惜了,我觉得你们俩怎么会这么般配。” 
方锐眨巴眨巴眼睛,“难道我们俩有相亲相爱的面相吗?” 
黄少天言简意赅,“是臭味相投的面相。”

荣耀联赛第三赛季开战。 
蓝雨战队前队长退役,继任的术士操作者一直无法进入状态,曾经的明星角色渐渐沦为替补。战术体系被破坏,现队长方世镜个人能力平庸,整支队伍打的十分纠结。 

黄少天盯着大屏幕紧紧握着拳头, 
“哎哟,这里就不应该这么打嘛,你看操作就跟不上了,术士要掩护才行啊,防守做得太不到位了。” 
喻文州示意让他别急,“现在说说就算了,一会儿他们回来别提了。”他语气里有点无可奈何,“这些地方赛前也安排过了,方队他们肯定都明白,是操作的问题……” 
喻文州长叹了口气,“那种心里很清楚该怎么打,因为能力有限而无法作为的感觉,你应该很难体会。” 
“不对,我很明白的。”黄少天的语气忽然严肃起来,他搬起椅子坐去喻文州对面,两个人四目相接,喻文州在黄少天平素吊儿郎当的目光里读到了难得一见的东西。 
“咱们是集体对吗?如果你无法作为,我就应该替你分担,你搞不定的事情,我应该有能力替你搞定,如果我做不到这些,就说明我还不够强。” 
他十分坚定地说,“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很强,但为了赢我还可以变得更强更强。强到足够强的那天。” 

喻文州从小到大一直被说成是温吞的聪明小孩,凡事不必尽全力就可以做到达标。再加上父母开明,他因此而成绩平平,每天有大把时间打游戏。 
但再开明的父母也会对孩子以游戏为生的决定产生质疑,喻文州的爸妈不止一次地纠结于这个问题,最后还是下了决心,把喻文州送来训练营。 
如果世上有件事可以令一个人如此狂热,可以不计较自己天生的缺陷,不计较别人的有色眼光和各种不看好,投入所有的热情来为其付出,那这件事一定是非常非常有意义的。 
而且他还有队友,他们将为了彼此共同成长,共同变强,共同投入全部的热情和精力。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注定将会是一场最好的故事。 

喻文州寻找了一下措辞,略带点不好意思,“你还真是,平时也感觉不到这么正经,忽然说出这种话来,我要想想怎么接。” 
“那我这么说吧。”他清了清嗓子,“如果在我们携手战斗的间隙,很强的你也偶尔感到力不从心或者无力甚至绝望,那么只要我在,我都会拼尽全力,守护好你还有我们这个集体。为了能做到这些,我也会变得很强很强。你相不相信我?亲爱的黄少天大大。” 
“当然相信你了。”黄少天笑了起来, 
“我是最最最最最相信你的了,亲爱的喻文州大大。”

评论(1)
热度(81)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