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烈日当空06

六 祝你一路顺风

魏琛偶尔会想起自己第一次玩荣耀的场景。 
他把那张小小的卡插进读卡器,网吧半新的台式机发出硬盘高速转动的声音,下载进度条令人心焦地龟速前行着,魏琛两根指头夹着烟,翘高的二郎腿不耐烦地抖了抖,长长的一截烟灰就随之掉落在面前的易拉罐里。 

喻文州很仔细地检查了键盘鼠标,确认了屏幕亮度,认真程度和他的pk风格差不多,细致入微不放过任何的角落,在那些天才洋溢的人面前总显得有些弱势,甚至令人不忍。 
“魏队,我准备好了。”喻文州很平静,难得闭上嘴静静看的黄少天似乎比他紧张好多,但耳朵后微微渗出的汗还有一直紧紧攥着的左手,这些是骗不了人的。 
魏琛一直偏爱黄少天那种飞扬跳脱的性格,但此时,在相处了一年多后,他发现自己第一次真心喜欢了面前这个小孩。 
“别着急,尽全力打,别想输赢。”他笑笑地最后安抚几句。 

魏琛是西北人,二十啷当岁离家去打拼,随心所欲随遇而安。荣耀一区开服的那一年他第一次来到G市,然后决定安定下来。 
他想这应该是个命中注定,巨大的缘分。

“走,出去溜溜。”黄少天言简意赅。被拍了肩膀的喻文州哦一声,站起身来和他出去。 
傍晚好像才是一天的开始,远处汽车的喇叭声、小摊贩的叫卖声、鸟笼里不甘寂寞的相思雀,黄少天一声不吭地走在自己踩过无数遍的小路上,被暴晒整天的石头子一点点散发出最后的热气。 
“啊……烦死了!!!”他忽然大吼一声,腿使劲一踹,无辜的夹脚拖鞋便划出条弧线飞了出去。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单腿一蹦一蹦地跳了老远去捡拖鞋,终于忍不住快走几步到他身边。 
“哎,别不高兴了。”他敲敲黄少天的肩。 
“哎,我说你啊,你让一让他不好嘛,都是个老头子了,长得也没你帅,你不是最知道五讲四美、敬老尊贤的吗?平时上街坐个公交车都会勤快着让座,怎么今天就这么拎不清呢?赢一次就好了,连赢了三次,你让他面子往哪放嘛!不过他这人也是啊,第一把输了就算了,之后赌气又来赌气又来,你说你平时都被人说手残,好不容易和队长pk一次机会多难得啊,能赢的机会当然不会错过啦,所以干嘛这么不服输嘛,哎哟说来说去其实你们俩都没什么错,但我就是心里矛盾呀,真是烦死啦!!!” 
黄少天憋了整口气说完,终于长长地喘息,“哎哟,憋了大半天,终于全说出来了。” 
“真不好意思,我没把握好分寸。但是……”喻文州苦笑,“就是太想赢了,只要坐在那个位置,不管对手是谁都不愿意放弃。很自私鬼对吧。” 
“你怎么话这么多啦。”黄少天不耐烦地用手扇了扇风,“有谁打游戏不想赢的,你真的故意输给他大家心里更不痛快吧……道理谁都懂,接受起来不容易嘛。” 
他拉起喻文州的手,“走,跟我走。” 
“去哪啊?” 
“去买包烟给魏老大嘛,他今天很失落你也看得出来,他脾气就是那个样子,不高兴哄哄就过去啦。还有个事今天一直没说,不过我其实说不说你也应该懂的,但好像还是亲口说出来对你才公平,那我就说了吧。” 
“你今天打的特好。”黄少天回过头来对喻文州笑了笑,两颗虎牙白的发亮,“是特好特好特好。”

蓝雨的后半赛季打的比先前更为挣扎,联赛还差好几轮,但他们已经彻底退出了季后赛争夺。 
魏琛心底的倒计时就快到头了。 
他曾经幻想过很多次退役时的情景,载誉而归或者毁誉参半。 
这些全然不是问题,魏琛只想像个爷们儿一样的挥挥大手吐个烟圈,潇洒地把账号卡甩桌上说一句:“爷不在乎。” 

常规赛最后一轮结束,曲终人散的比赛室里,方世镜身为蓝雨之妈尽职尽责地把电脑椅逐个摆好,关闭电源,做着最后的检查。 
魏琛半眯着眼睛陷在椅子里,忽然开口问他:“世玉,咱俩认识多久了?” 
方世镜愣了愣,把手里的扫把放下认真算了起来。 
“咱俩是荣耀一区认识的,现在第五区都快开了吧。”方世镜有点怀念地说道,“真快,差不多四年了。” 
“老夫刚认识你的时候,你水平可菜了,啧啧。” 
“哎,你别提那段事了。我是游戏菜鸟嘛,除了手快点没别的好,要不是你可能随便玩玩就算了,后来蓝溪阁成立的那天,我才觉得自己入了点门道。” 方世镜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 温和地笑起来补上一句,“蓝雨有今天多亏了你。” 
魏琛很无赖地呵呵笑了几声,“世玉你还想打多久啊?” 
方世镜觉得自己有点被问住了,“打多久……没想过,我天赋就这样,注定没大出息,家里边也劝我转行很久了。跟着你能打多久打多久吧。” 
“想像老夫一样这么优秀,你要继续努力啊!世玉。”魏琛站起来路过他,拍拍他的肩,“走了。” 
方世镜在背后喊他:“哎你干嘛去啊,经理刚才说找你有事,你记得去他办公室啊。” 
“我这不就是去找他吗?”魏琛摇摇手,这次两根指头里夹着的不是烟了。 
那是他的账号卡。 

魏琛选择了早晨来进行自己的这一次离别。当天晚上才是队里安排的送别会,但他想自己再也等不及了。有些回忆即便已经过去很久,夜半梦回不小心想起时却会发现它们还是那么鲜活。 
魏琛忘不了自己和喻文州pk的情景,他一开始是没尽全力的,于是喻文州抓住的机会也就显得十分侥幸,那是一场十分接近的比赛,他好面子的要求再来一次,但是接下来的第二局还有第三局…… 
或许世间的侥幸并不多,而有些事情已经结束。 
魏琛把自己简单的行李打包装好,背在肩上,他在这个城市四年,积攒下来最重要的东西已经用颤颤巍巍的手交了出去,接下来的什么都显得十分无关紧要。他站在俱乐部门口,本想回头再看一眼,但是脖子僵在一半,终于还是忍住了。 

“魏老大你去哪啊?” 
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响起,黄少天跑到门口,顿了顿,接着再跑了过来。 
魏琛脚下踉跄了一下,又停住。他还是没有回头。 
“魏老大!魏老大!!……” 
黄少天在离魏琛几步远的位置停了下来,他鼻音有点重,也许是早上的晨露很凉,也或者是想不开的死孩子在床上躺了一夜滚来滚去睡不着,凌晨起就趴在窗边紧张地守候着。魏琛觉得自己绝不能回头。 
“魏老大你这一大早要去哪啊?你要去哪去哪去哪啊!!!”他们相距不远,但是黄少天在喊他。 
“少天啊……”魏琛紧紧攥着拳头,“这儿天太热了,老大想回家了。” 

黄少天翘课在网吧抢怪的时候还没什么名气,魏琛在他身后站了半个小时,津津有味地看着屏幕上的剑客一边干抢怪的缺德事,一边更缺德地刷了大把文字泡和人打嘴炮,终于男孩寡不敌众败下阵来,骂了句脏话后抬头瞪了他一眼。 
“大叔,你是被我的帅气震撼到了哇?” 
这个男孩子将是蓝雨披荆斩棘的利剑,他当时便有这个预感。 

“老混蛋……居然想趁着我们不知道的时候自己偷偷溜走是么?是不打算说告别对吗?你放心我这就祝福你飞机一路顺风,以后每天早晚三炷香祈祷你找不到老婆,老混蛋……” 
“小混蛋,你自己打一辈子光棍好了。老夫要离开这个和尚庙去泡软妹子了。” 
魏琛伸出右手,向着身后坚定地比了个中指,晃了晃,再晃了晃。 
“文州,第一个中指给少天,第二个给你。” 
喻文州站在黄少天身边叫他,“魏队……” 
魏琛哈哈笑了几声,扯开嗓子,狠狠地大喝一句。 
“小兔崽子们,努力吧!” 
他比着中指,迈开双腿,再次前行。

荣耀联赛第二赛季尚未结束,联盟里已经又涌现出大批有实力的选手,大家讨论的重点是嘉世能不能蝉联,大漠孤烟和扫地焚香会不会在季后赛成功狙击一叶之秋,新冒头的繁花血景到底能打到哪里。 
在这么多的看点面前,一个运动员的退役虽说并非微不足道,但也真的仅能占据手掌大的版面用来说道。 
黄少天把那一小截报纸剪下来贴在显示屏的一角。 
“蓝雨的未来?新陈交替还是就此沉沦?”他用手指着剪报上的文字一点点地念了出来。 
“今年我们17,第三赛季,明年8月之后就……第四赛季。”黄少天握着拳头敲了敲那张剪报, 
“第四赛季。”

评论(2)
热度(75)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