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烈日当空05

五 偶尔被生活摸一下屁股 

黄少天的脾气就像G市的天,绝大部分时间里都是风和日丽,偶尔也会有狂风暴雨的侵袭,但一阵子就过去了,雨水冲刷的痕迹被艳阳一烤,很快便会人间蒸发,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样的脾气让他在队内对抗赛里成为了垃圾话重点攻击对象。 
“哎哟,黄少今天状态不错哦,前几天的傲娇看来都是生活情趣嘛。” 
“黄少英明神武,喜怒不形于色,你这俗人根本不能窥知一二,趁早闭嘴吧!”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吧!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夜雨声烦挥动冰雨舞出一场蓝色的旋风。“你们这些年轻人知不知道什么叫战术素养,知不知道什么叫专业精神!一个一个废话都这么多,有这么多时间废话你操作啊!!!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们,不要小瞧荣耀啊!真正的赛场上话多的人都死最早!!!!!!” 
这话里的槽点实在太多了,就连那些感叹号都是这么的值得拿出来说道一番。但这时大家却集体噤声,公共频道里只能看到夜雨声烦的发言。 
不是因为不想说,是实在没时间打字没机会说啊。 
黄少天的操作和频道里的刷屏都在继续着,二队的队友们疲于招架眼花缭乱,阵容很快就被冲开。 
“少天,注意节奏控制,保持队形。” 
一句简单的指令出现在一队频道中。 
“知道!”黄少天回的非常快,出招的速度略微减慢一些,但随即大家就发现他把这部分能量顺理成章地转移到打字中去了。 
“黄少,狗眼已被文字闪瞎。我真的知道错了,放过我吧!” 
“黄少,你打我我认了,但是精神轰炸真的忍不了,中文阅读困难者跪求饶命。” 
“大家,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轻易认输,大家一起上来喷黄少,一人一句我们积少成多……” 
或者是队内对抗毕竟少了些火药味,又或者是纯粹的上梁不正下梁歪,稍微得到喘息机会的二队队员们立即饶有兴趣地把垃圾话刷了回来,黄少天英勇不已迎上对战。 
一时间,公共频道里电光火星,夜雨声烦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居然也没落了下风。 

“少天,注意背后!” 
“黄少有人摸你屁股!” 
一队的频道内忽然出现两条消息。黄少天正刷的起劲,注意力多少分散了些,等到看清提示认真想躲的时候已经有点来不及了。 
黄少天只看到自己的主视角猛烈地一晃,而后瞬间弹出老远,转向了地面。 
即便黄少天飞快地操作起来,一个受身滚地很快调整,还是没有避免夜雨声烦的帅脸和地面亲密接触的那一瞬间。 
“我去,你们看见了吗?截图了吗?” 
“幸福就是这么一闪而过啊,求重放!” 
“大家不要慌啊,这是队内训练都有录像的!” 
垃圾话幸福地刷了起来。 
黄少天迅速调转视线,只看到一个气功师正从自己正后方急速逃走。 
“我跟你拼了!!!!!!!!!!!!!!!” 
夜雨声烦迅速追起,两人上演了一段激烈的追跑打闹戏。 
“黄少,其实我只是手滑!!!” 
“闭嘴!!!!!!!!!!!!!!!!!!” 
气功师名字不眼熟,技术却颇为不错,左躲右闪的,虽然大部分时间处于被动挨打,偶尔还是能回身反击一下。 
“哎哟,方锐很厉害嘛。另眼相看啊!” 
“黄少屁股摸起来怎么样!” 
“你这是要接着袭胸啊!” 
频道里越刷越欢乐,练习赛最终结束在一片欢声笑语中。 

叫方锐的男孩子很狗腿地给黄少天捏着肩膀。 
“黄少亲,嘿嘿,我知道你这种英俊的大神都不会把练习赛这种小事放在心里的。” 
黄少天笑眯眯地回头,“方锐亲,你看我的嘴型啊……哥屋恩……” 
方锐本人落跑的速度一点也不比操作慢,迅速就消失在了黄少天的视野中。 
“你今天打的也太不讲究了啊。”喻文州坐在他对面慢悠悠地吃饭,“虽然最后赢了吧,但是中间的过程就……” 
黄少天很受伤地盯着他。 
喻文州决定把一系列评价也吃进去,“嗯,赢了就行了。” 
黄少天回过头去望着一年级小朋友坐的桌子,方锐正在人群里说的口沫横飞,相当活泼。 
“这小朋友技术不错。”他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 
“其实就小一岁,别叫人家小朋友吧……不过也没用了。”喻文州摇摇手,“他冒尖很久了,经理已经亲自问过,说是父亲暂时借调到咱们市工作,明年一家人就要回家乡去,所以你看他不眼熟,他只有周六周日过来训练打个酱油。” 
“太可惜了……啊,不对,是太过分了!酱油都打的这么猥琐!”黄少天非常愤慨。 
喻文州低头笑了笑。 
“哎,说来经理最近很常找你呀,你知道队内很多事嘛。是不是他终于重视你了?我就跟你说了嘛,你是个人才不会被埋没啦,你看你看你看,现在好机会来了吧。我觉得你以后就是队长的节奏,等到魏老大寿终正寝……啊,不对,是功成名就,你就可以上位接班了。”黄少天说完非常期待地等待着喻文州回答。 
“嗯,差不多吧。” 
喻文州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声。黄少天也不觉得被怠慢,话锋一转,立刻开始说起了其他内容。 

经理近来常常找喻文州说些队内的大小安排,让他代为管理一下,在旁人看来这似乎是要上位的前奏,但实际情况是,经理还常常会在谈话中暗示喻文州接手公会的工作。 
“蓝溪阁的根基打的不错,如果能当上会长,在网游里绝对是非常出风头的。”经理各种旁敲侧击,“而且公会会长虽然是正式员工,却也不用全日制,如果自己安排的好,一边念书一边工作也不是不可以。” 
喻文州点点头表示明白。 
经理乘胜追击:“文州啊,你也看到,职业圈就是这样的,像叶秋韩文清那样的选手是可以成为大神没错,但是资质普通些的人就很难出头了,你知道第一赛季之后有多少人退役吗?就连咱们队长魏琛,是王牌了,天赋和水平绝对没有问题,现在也遇到瓶颈了对不对?你脑子这么聪明,虽然年轻了点,还是可以很好的规划未来的。” 

公会会长吗?喻文州在心里默念。其实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默默看着对面黄少天眉飞色舞的脸,那人正说到了兴头上,嘴巴一刻不停还手舞足蹈,非常兴奋的样子,会让每一个看见他的人心情都变得很好。 
如果管理公会,就不能住在宿舍了,已经习惯了的生活一下结束,似乎还真有点舍不得。 
喻文州想,明明自己在进入训练营的那天就被盖上了代表没前途的手残标签,心里也是没有过多期盼的。原来只是想努力过问心无愧就好,没想到运气这么好一直混到现在,越来越患得患失了。 
既然没有前途,现在收手,似乎也是个可以接受的选择。 
他难得地给黄少天打了个岔,“少天,你说如果我不当职业选手会怎么样?” 
“不当职业选手,不当职业选手你去干嘛啊?”黄少天忽然被打断,一时缓不过来,“你想怎么样?想回家?不是的吧,你不是超爱荣耀的吗?平时练得那么辛苦诶!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经常晚上跑出去偷偷练习啊,这个训练营都没人比你努力了,现在说不当职业选手,你是玩弄我的感情还是玩弄你自己的感情啊!” 
黄少天一激动,两手撑住桌子就站了起来,“喻文州你醒醒哎!”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不要着急啊。”喻文州尴尬地招手示意,小声说,“大家都在看。” 
“哎,说的太激动,一时有点缺氧……”黄少天吐了口气坐下来,“你不能总这么玩啊,我还挺禁不起调戏的。” 
喻文州双手合十表示抱歉,“真不好意思,不知道你这么担心我。” 
“当然很担心吧,说好了大家要一起出道打职业比赛,不带你这样的。” 
黄少天似乎还是对方才的插曲耿耿于怀,腮帮子都气鼓鼓地,喻文州盯了他一会儿,忽然就笑了出来。 

职业选手一直都是他的梦想,一直一直一直都是。只要还有选择,他永远都不想做那个放弃的对象。 
而且现在还有一个嘴硬心软怕寂寞的家伙特别不希望自己放弃。 

“好吧!”喻文州握拳站起来,“那就再努力下去!走!” 
黄少天愣神,“去哪里啊?” 
“去训练啊,你跟我一起呗?快,努力一下!”喻文州笑的很开怀,“不好意思,以后不会这么吓你了,刚才那段你就假装……假装偶尔被生活摸一下屁股吧!”

第二赛季已经赛程过半,蓝雨彻底跌出前八,距离季后赛席位愈走愈远。 
去年还没有这样的,魏琛身为队长找了很多方法试图做出改进,但情况丝毫没有好转,他自己的状态也十分低迷。 
还好整个俱乐部的气氛都没羞没臊的,魏琛不知是该欣慰还是该惭愧。训练营的小孩子们还是过得大大咧咧不甚讲究,每天打打闹闹地一起玩耍。 
一切至少看上去还很美好。 
他压下心里的郁闷,大摇大摆走进训练室,小孩们回过头来跟他打招呼,黄少天更是迎了过来, 
“魏老大不是我说话直接啊,你看你现在拉着脸,褶子就更多了,你本来就不是特别帅,如果再不注意保养真的很难找到女朋友。” 
“滚,就像你有女朋友似的!”魏琛作势要踹黄少天,被他笑嘻嘻地轻松躲开。 

黄少天之前坐的那个位置空了,旁边是喻文州的电脑,他之前和魏琛打过招呼,现在已经回过头去继续训练。 
魏琛看着他的屏幕,一系列基础功课,已经做了千八百遍的东西,喻文州仍然操作的很认真。 
这孩子一向是非常认真的,魏琛想,他和喻文州是很熟的,心里也认可对方的战术能力,但操作就……真的不行。他有的时候也为这孩子可惜,天生手残也不是错,练得这么辛苦却徒劳无功,实在是显得有点可怜。 
和自己现在的情况又何尝不像? 
魏琛看着喻文州边上的空位子心里百转千回,黄少天不知所以,正打算回位却被拉住。 
鬼使神差地,魏琛脱口而出: 
“来,文州,咱俩打一局。” 

评论
热度(76)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