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烈日当空04

四 那不是回忆,是武器 

“世玉,叫小的们过来训练。” 
黄少天嘘了一声,暗自小声嘀咕:“人家有名字不叫,一天到晚叫世玉,你自己是雷老虎还是苗翠花……” 
“少天你是不是吐槽我啊?”魏琛挑起眼皮懒洋洋地看他,“老大正值青壮年,听力超级好的。” 
黄少天一脸天真明媚,“哈哈哈,我吗?我会吐槽你?这怎么可能嘛!” 

魏琛近来心情不好,这是谁都能看出来的。 
蓝雨第一赛季虽然止步季后赛第一轮,一路来却也打出过不少经典战役,再加上最后输的对手是联盟冠军嘉世,在季后总结时,有不少评论认为他们只是运气不好,很看好以后发展。 
但进入了第二赛季情况却与这些善意的预测大不一样。 
或者已经被对手看透了,也或者是经过初期试水阶段,又有不少实力强的选手进入联盟,蓝雨的赛季开局很不好,作为队长和神级账号操作者,在比赛低潮期魏琛被推在风口浪尖承受了大部分批评的战火。 
“幸好有少天在。”方世镜远远地看着那两个人感叹道。 

黄少天近来常常黏在魏琛左右,或者嘴贱一句,或者拍个马屁,每次都被魏琛轰走,过一会儿再自己乐呵呵地贴过来。 

魏琛站在黄少天背后看他轻轻松松地应付着日常的训练软件。 
“看我跳、唉~躲~回身一剑,银光落刃!打爆打爆打爆打爆打爆打爆打爆打爆打爆,我假装你是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唉,老大你看我这节奏怎么样?” 
黄少天回过头来露出八颗牙齿对魏琛笑。 
“你是我挑出来的还能有错么?”魏琛点点头,“少天你过16岁了?” 
“8月不是还在队里过的生日,魏老大你这样我很伤心诶!” 
“唉,老大年纪大记不住了嘛。到18就是后年,第四赛季……第四赛季呀……” 
黄少天的笑一瞬间有点凝固。 

训练营的小孩们已经包揽了网游里的工作,开战前,喻文州为大家做了布置。 
“所以我就先藏起来哦,你们不是吧,把我这么好的战斗力放置一边不会后悔吗?文州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认真考虑一下不要以后追悔莫及啊!”黄少天努力地让自己看来更严肃一些,“你看我认真的眼睛,你明白的吧?” 
“不是藏起来,是这样的战术啊。你先埋伏,他们那队是诱饵。”喻文州很耐心地给他解释,“你捕捉机会的能力不是很强吗?” 
黄少天看起来真的不太开心,这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平日里他嘴炮虽然放的响,骨子里还是玩闹的意思,好像从未真正介意过什么,谁都不明白这种安排怎么样便戳到了他,即便是最亲近的喻文州也不懂。 
“好啦,听你的啦,既然已经安排好我都会服从,不过文州你得知道。”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这是我最讨厌的战术。” 

夜雨声烦仿佛在地图上消失了一般。就连频道里也没有来自他的一点内容。 
“黄少是不是真生气了呀?他闹脾气咱们这一次可悬了啊。” 
有人不安心地从qq单敲喻文州问道。 
喻文州转过去看了看身边坐着的人。 
“他在,放心吧没问题。” 

夜雨声烦出现在团战最激烈的那时刻。蓝雨且战且退,艰难地维持着,无论怎么看都是对方得势的局面,或者只是有人不小心留下了一个没被保护的后背,那种一闪而逝的破绽在很多人眼里甚至根本不是破绽。 
但……剑光! 
黄少天出现在他最应该出现的那时刻。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但是,不断的剑影不断的鲜血,他的出现就是隐藏在地方阵营里,一道令人不寒而栗的鬼影。 
即便真的只有一个人。他或者让人感觉不到存在,或者就是万夫莫摧的百人斩。 

“这就是完美的战术!”大获全胜后年轻人们完全忘记了刚开始的小小矛盾,“文州,超棒的好吗!” 
喻文州客气地收获了大家的肯定,在余光里看到黄少天一个人默默离开了训练室。 

喻文州回到寝室的时候,黄少天正四肢摊开脸朝下地趴在床上。 
喻文州搬了把椅子坐在他身旁,伸出手指戳戳他,“少天。”他叫他,又戳一下黄少天在薄薄T恤下凸起的蝴蝶骨。 
“我死了。”黄少天的声音从枕头里传出来,闷闷地带有沮丧。 
“你没死啊,最后生命线不是给拉回来了嘛。”喻文州再戳了戳他,“起来了,这样趴着好难受啊。” 
“我不要起来……我起来干什么啦,你都讨厌我了。” 
“我没有讨厌你。” 
“那不可能,我说你的战术讨厌,所以你就应该讨厌我,你跟我混在一起这么久都要烦死了吧,又吵又闹不讲道理,嘴巴也坏。哎,你不说我都知道。” 
“我已经说了我真的没有讨厌你。”喻文州皱皱眉头坐正了,“黄少天,你给我起来,要不然我要生气了。” 
黄少天居然真的立刻坐直了起来。 
喻文州摸了摸他泛红的眼角,“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呀,心情不好没关系啊,你说出来嘛。” 
“但是我不想说。” 
“你居然能不想说。”喻文州气结。 

他们面对面相顾无言地坐了好久。 

“文州我跟你说一个事吧……是我朋友的故事,我朋友啊,你听好,不是我。”黄少天终于还是一脸难色,勉强开口。他小心观察着喻文州的脸色。 
“我朋友吧,小时候父母工作有点忙,他长期住学校宿舍。不过他呢,虽然长得很帅,是真的帅哈,但是小时候发育晚,看起来比同龄的小孩小了一些,同班的学生就不太喜欢和他一起玩。”黄少天低着头继续说道,“是真的不喜欢一起玩,甚至都不是欺负,只是看不到而已,他每天坐在角落里没有人理,就这么过了一年多,连哭都不想哭了。” 
“于是他就想了个办法,从某一天起,他开始说很多话,没人听也没关系嘛,只要一直说一直说,一定会有人听到的,渐渐地大家就意识到我朋友的存在了,大概会有人说他烦,不喜欢他,不过有什么关系嘛,至少被大家看到了。你不知道那种被所有人遗忘的感觉,那是特别特别特别的讨厌……”黄少天深深叹了口气,终于把话说完。 
“这是我朋友的故事啊,我朋友不等于我啊。”他不放心地再加了一句。 

“少天。”喻文州开口前沉默了一会儿,或者时间不长,但黄少天觉得过了好久,“少天,”他继续说道,“你朋友,不是你,其实他只是没遇到一直把他放在心里的人而已。比如说我,我和你关系好,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能知道你在哪里。” 
喻文州肯定地说:“今天最开始的时候你一直在沼泽那边,后来从沼泽移出来进入森林躲过对方放哨的人,然后又回到沼泽,最后绕道森林直取对方正后,对吧?”黄少天向他眨了眨眼睛,喻文州更加笃定, 
“你看我什么都知道。” 
“我不知道你和你的朋友还有没有联系,但是如果见了面,你应该劝劝他,告诉他,“喻文州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所有那些不好的,都不是回忆,是武器。” 

黄少天觉得自己在一瞬间应该是个目瞪口呆的样子,大概是看起来很蠢,一点也不帅的。但令人郁闷的是,喻文州说这些话的样子似乎真的很好看。 
他有点不知该用什么情绪去面对了,脸颊也是烫的,但狮子座骄傲的性格实在不能允许不说点什么,黄少天思来想去终于决定问了这样一句话, 
“文州,你上学的时候是班长吧?” 
“比那个更可怕。”喻文州回答,“我是纪律委员。” 

黄少天心情忽然转好,到了晚餐时间已经又是一副满血复活的模样,快手快脚地就收拾妥当直奔门外而去,喻文州伸长了手才勉强捞住他。 
“文州干嘛呀,”黄少天抱怨,“你快一点,去晚了好菜又被那群吃货抢光了。” 
“我想说一句,你等一下马上就好。”喻文州拉了拉他衣角。 
“咱俩打个商量呗。以后你不想说话的时候就不用勉强说了,有我呢。我都懂。” 

这是真的啦,从今以后我什么都懂。 

评论(2)
热度(80)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