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烈日当空01

一 小黄老大和他的马子 

黄少天走进常去的那家冰店。 
“阿姨,大号综合冰一份,要加多多的西瓜和菠萝,我还要红豆,还要多多的炼乳,冰要磨的脆脆地,咬起来要有咔嚓咔嚓的声音……” 
“大号综合冰加料~”老板娘吆喝着打断了他,“衰仔,话这么多。” 
黄少天向老板娘咧嘴,露出白白的两颗虎牙,他随手擦掉脑门上的汗,大喇喇地坐在电风扇正下方的位置。 
“好热呀,感觉喉咙都要冒出火来了!” 
坐在他对面的少年人抬起头,环视一下四周空荡荡的几张桌子。 
“对呀,真是好热啊。”少年人回报了一个微笑。 
黄少天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亮。 

“所以说7,8月,最好的事情就是吃冰了啊,那种冰淇淋、雪糕都不够过瘾,一定要是白花花的冰,浇上奶,就像雪一样的。哎呀,你有没有见过雪,我听你口音好像是本地人。我是隔壁市的,每年到了这个季节就会羡慕那些北方人,好想直接把头扎进冰天雪地里,一定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凉快……” 
黄少天忽然把头别到一边喘了几口。 
“你怎么了啊?”少年人关切地问。 
“没,没事,大概是刚才被热浪灼了。”黄少天脸色有点难看,“忽然岔了口气。” 
“这样啊……”少年人把手边的杯子推过去,“还没有动过的,你先喝点缓缓吧。” 
黄少天也没推辞,端起来咕咚咕咚大喝几口,五官随即就皱在了一起。 
“苦苦苦苦苦……” 
少年人笑了笑,“阿姨,再一杯廿四味。多加点糖。” 

凉茶和综合冰同时上桌,黄少天递给少年人一把新勺子。 
"哎,我叫黄少天,我是到旁边蓝雨俱乐部参加训练营的,你住在附近吗?我们两个交个朋友吧。蓝雨知道吗?就是电子竞技俱乐部,是打荣耀的,就是那个很有名的网络游戏!" 
“蓝雨吗?”少年人愣了愣,低下头去在包里翻了几下,“不会那么巧吧。”他把一张训练营报到证摆在了桌上,黄少天眯起眼睛念, 
“喻……文州?” 
料多到几乎要溢出盘子的综合冰摆在两人中间,冒出白花花的水汽。 


“世玉,你来把入营手册给孩子们发一下。” 
黄少天啧啧嘴,终于还是善意提醒了下:“……魏老大,副队长不叫世玉……” 
“没事没事,习惯了习惯了,挺好挺好。”蓝雨副队方世镜是个老好人,说话又温又软,在略带粗犷的西北汉子魏琛旁边,简直就是蓝雨之妈,兢兢业业地承担了一系列琐事。 
“来来来,大家认识一下。”魏琛热情地揽着黄少天肩膀,“少天是老夫亲自从网吧挖来的,技术好的很!性格也对路子!大家都来认识一下!” 
“小黄、少天、黄哥、小黄老大……” 
大家立刻响应队长号召,主动过来认识了一下。黄少天来的比别人都早了点,即便没有这样介绍,也总能感受到他是不同的。好在黄少天本人没什么架子,嘻嘻哈哈地就和其他人打成一片。 

“喻文州!”黄少天在人群里准确命中了熟人。 
喻文州伸出手来和他握了一下,“你还记得我名字呀?” 
“当然会记得啦,白天吃完冰还是一起回来的,聊了那么久呢,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啊!”黄少天回头向魏琛指指他,“魏老大,我朋友!” 
一片羡慕声,黄少天本人就算了,能在进训练营的第一天就被单独介绍给队长,这得是多大的面子呀。 
魏琛眯起眼睛来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年,长得斯斯文文,微微弯着的眼角显得十分驯良无害,和快人快语貌似一团火焰般燃烧着的黄少天比起来,这少年倒好像是洼深深的湖水了。 
这两个站在一起有意思,魏琛心里想着,扬扬下巴,“哎,小喻,什么职业的?” 
“术士。” 
“哦?”魏琛倒不感意外,他是蓝雨的队长加核心,训练营自然也会偏重他的职业,眼下这群小孩里,术士有好几个。 
但被推出来的正好就是这个。 
第一天集训,魏琛本就准备好展示自己的队长雄风,现在出来个同职业小伙伴倒是正合适。他于是对喻文州说,“文州,来,咱俩打一局。” 
称呼都改了!众人一阵惊呼,可以在训练营第一天就和队长单挑,这是何等殊荣啊,有的人可能一辈子也没这个展示的机会呢。一时间,喻文州身上的仇恨值拉到了一个满点,大家看着他不紧不慢地跟魏琛走到电脑前坐下读卡,真恨不得冲上去一把扯飞他换自己坐在那个位置。 

可三分钟后,情势大扭转了。 
魏琛有点后悔,觉得自己下手是不是没轻没重了,第一天到训练营的孩子,怎么也该给人留点面子,要不然打哭了怎么办?但再转念一想,这孩子如此不禁打,水平确实说不过去啊。 
黄少天心里更复杂,他寻思喻文州这个情况,肯定是白天晒过头中暑了,要不然就是实在太紧张,否则也不至于反应这么不灵敏。早知道也提醒魏老大一声,让他给自己朋友留点面子。 
两个人各怀心思,屏幕上的pk却没停,随着荣耀两个大字的出现,一直很专注的喻文州终于推了下键盘,“啊,我输了。” 
魏琛和黄少天吐血,难不成你打这样还想赢啊? 
“孩子意识不错,就是手有点跟不上。”方世镜在一旁补了一句。 
喻文州点点头,“嗯,我手速不行。” 
这哪是手速不行,分明就是手残嘛!其他训练营小孩讨论的声音已经开始压不住了,魏琛心中恃强凌弱的屈辱感再一次加大,终于决定打个圆场,“哎呀,年轻人第一次打,紧张嘛。今天就到此为止,世玉给分一下房间回屋熄灯睡觉!” 

魏琛身上江湖气重,在这群十五六的小孩面前,颇有几分一言九鼎的气势,本来快要升温的气氛立即就被他冲淡了。方世镜给大家分好房间发了钥匙,小孩们纷纷解散,魏琛靠在椅子上结束了自己最后一支烟。 
“少天啊。”他半闭上眼睛,“虽然你是老夫的得意门生,但该守的规矩也是要听嘛,你看别人都回去睡觉了,你不去,传出去了说你搞特殊待遇,咱俩之间有潜规则,这可怎么好嘛。” 
“呸,谁跟你有潜规则啊!我就想问你一句话。”黄少天嫌弃地甩甩手,“那个……你不是说训练营的人都是队里从网游挑出来的嘛?” 
“看走眼的话当然也是可能了。况且隔着条网线,没面对面练练,怎么会知道真实水平。训练营还会办淘汰赛的,到时候大浪淘沙,最后剩下的才是真人才。” 
他吐了个烟圈,抬起眼皮看了看对面站着的半大小孩,黄少天两手攥成拳头垂在身侧,整条小臂上都拉出了因为用力而紧绷的线条。 
魏琛叹了口气。 
“少天呀,职业圈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之前你在网游里交了朋友,厉害的人装备分一分最后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样子。这个圈子里,没有实力的人是留不下来的。”魏琛清了清嗓子,让自己听来更语重心长,“你是真的天才,我看的,不会走眼,你以后一定会在这个圈子里发光发热,文州那孩子也挺机灵的,不适合而已,换个方向发展以后没准过的更好,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最适合他的路。” 
黄少天愣愣地盯着魏琛, 
“魏老大,你居然也能说出这么正经的人话。” 
“废话!老大是个正经人!快点走啦,不要让别人以为我们有潜规则。” 
魏琛紧张地再左顾右盼一下。 
黄少天大骂, 
“谁要跟你潜规则啊!” 

宿舍是个小四人间,黄少天住的屋在水房把角,他踩着拖鞋,背靠在门沿上,瘦长的两腿支愣在地上,不耐烦地踢来踢去。 
半响,终于见到喻文州端着个盆从屋里走出来。 
黄少天迎上一步,“你怎么这么慢呀?” 
“你等我呢?”喻文州几乎和他同时开口,问完话赶紧补了句,“我刚才收拾了下东西。” 
“哎哟,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你是不是什么事都不着急嘛!”他看对方很温和地笑了笑,心里的埋怨慢慢也就没了,黄少天说道,“明天早上我来叫你一起吃饭。” 
“嗯,好。” 
“训练也要一起啊。” 
“好啊。” 
“你要多跟我学习,要加油啊。” 
“好好,没问题。” 

G市的这个季节,晚上也热的不行,是随便站着就能淌出汗来的温度。他们说话的当口有阵小凉风吹过,黄少天人瘦,被风一吹,背心就扬了起来,风凉凉地从肚子上扫过,他心里忽然觉得很舒服。 
“哎,真是让人担心,虽然也就认识了你一天不到吧……我看人家把马子都没挂心过这么多啦。多希望手速这个事也是可以传染的,当然是我传染你!等我一会儿,进去拿盆啊。”黄少天转身小跑进了屋里,留下喻文州站在水房半明半暗的暖色灯光下等他。 

评论(1)
热度(150)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