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冬日里最后的花

荣耀第九赛季的全明星周末结束在一个一团和气的晚上。比起去年的以下克上和龙抬头,今年的全明星周末虽然成功但略显平淡,数来数去也只有蓝雨和微草的相爱相杀是最拿得出手的看点。  
作为当事方,蓝雨显然对此情况已有准备,特别在第一场新秀赛就出状况的情况下,后续的两个比赛日里话题人物黄少天和卢瀚文都鲜少露面,最后一场记者会也只安排了队长喻文州一人接受采访。果不其然,喻文州被记者们就刘小别和微草这两个关键词一通狂轰滥炸。大家其实早就准备好了类似于《喻文州回应中指门,蓝雨微草再起风波》,《宿命的中指,一生的羁绊》,《刘小别:直指剑圣。喻文州:太嫩》这样一系列的大标题,就等喻文州松口回应,可惜蓝雨队长不愧为一代战术大师,面对刁难的问题仍然应付有余,各种回答都滴水不露全然不给机会。
眼看发布会即将结束,一无所获的记者们终于淡定不能,有人大声地吼了一句,“喻队,黄少竖中指这事你到底怎么看啊。”
黄少天的中指其实看到的人寥寥无几,至多就是一个很接近真相的谣言而已。此前大家的问题虽然犀利倒也不至于把谣言直接拿出来问,现在突然被猛地抛了出来,喻文州的表情也有了一丝停顿,他眉心微微皱起,似乎认真思考了这个棘手的问题,而后才终于舒展开口说道:“关于这件事,我觉得……”
在众人眼巴巴的等待中,做什么都不快的喻文州终于慢悠悠地把后边的话说了出口:“我觉得很可爱啊,你们不觉得吗?”
……一片沉默……
记者们瞬间崩溃,这种事还要寻求同意吗?可爱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喻文州:黄少天竖中指很可爱》这种标题特别奇怪根本没法写喻队你难道不觉得吗?!

最终记者会只能就此不了了之,喻文州在一票怨恨的眼神中神情自若地走回了休息室。


喻文州推开门的时候,黄少天正和卢瀚文窝在一起激烈地讨论着什么,他们听到响动一起转过头,两双眼睛都闪亮闪亮的。
“队长~”
“队长!”
黄少天把手里的袋子拿给喻文州看,“都买好了,赶紧到街上放吧。”还未等喻文州答应,又立刻很嫌弃地扭头揍了小朋友一下,“以后不许和我一起叫队长,知道吗!”
小卢捂着头眼含泪花十分委屈,“那我以后抢在你前边叫。”
喻文州把他拉开躲过黄少天的新一波攻击,黄少天更加不爽再扑过去,场面到最后终于还是演变成了两位剑客的幼稚肉搏。
类似情况在这半个赛季已经越来越稀疏平常了,反正拦也拦不住,其他队员们都各自散开,喻文州也跑到一旁去忙剩下的事情了。


全明星赛过后赛季的冬歇期也宣告开始,蓝雨战队在明天一早就会直接放假,在B市做鸟兽散状各回各家。喻文州处理了最后的琐事后终于有空去关心一下两位队友的战斗情况,果不其然两个又好的如胶似漆,正在一起翻黄少天塑料袋里的东西。
黄少天喜欢热闹的东西,对于过年放炮这件事特别有执著,每年解散的前一天都会拉所有人一起跑到宿舍楼后的空旷地带放个痛快。今年虽然身在他乡仍然趁着白天有空出去买了一大袋的烟花炮竹。卢瀚文蹲在袋子旁边很认真的把鞭炮一个个拿出来看看再装回去,显得兴趣满满。

黄少天随手拿起一个鞭炮来对卢瀚文说道,“小卢你知道过年放鞭炮的意义吗?没关系我知道你肯定不懂,所以我就要告诉你。”他露出神秘莫测的表情,“对着天上的炸开的鞭炮许愿,新年愿望就会实现。”
一旁打psp的李远插嘴道,“黄少你说的这个叫对流星许愿。”
“你给我闭嘴!不要随便打断别人!”黄少天怒斥他,转回来继续跟小卢解释,
“你把鞭炮点着了,放到天上,在火花还没消失之前把愿望大声说7次就可以召唤神龙,愿望就能实现。”
小卢瞪大了眼睛问,“真的吗?还有神龙?”
“小卢你居然没看过七龙珠……”李远的话音才到一半,就被黄少天扔来的靠垫和书包堵了回去。
喻文州走来陪他们一起坐着,“小卢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黄少天抢着说,“我知道他想什么。来,小卢跟着我说,灭了刘小别灭了刘小别灭了刘小别灭了刘小别……”
卢瀚文非常配合的,“灭了刘小别灭了刘小别咩了……咩……别……”
黄少天很发愁:“你这孩子真让人着急,打架不行说话都不利索。”
“黄少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可以的!”小卢努力地握拳,“灭了灭了咩咩咩咩咩……”
喻文州安抚他们,“先不练习了,我们抓紧时间出去把鞭炮放了再说。”


他们一队人兴致满满地躲过了守在会场外的粉丝和记者。会场和酒店都在B市中心的商业区附近,虽然已经接近半夜,这座大都市仍然五光十色,街边的各式路灯和摆设已经有了过年的味道。卢瀚文毕竟还是小孩,第一次来到这里,看什么都很新鲜,像小狗扑蝴蝶一样到处看看摸摸,横冲直撞的跑来跑去。

卢瀚文跑到队伍的最前头,转过身来大声对黄少天说道:“黄少,我知道怎么样才能在放炮的时候喊7遍愿望了。我那个愿望说起来太长,缩短点就好了。”他开始重新学起来,“到时候就这么喊,刘小别刘小别刘小别刘小别刘小别……”
黄少天皱紧眉头,“这样是能说快点,但是我怎么觉得听起来不太对劲。”
卢瀚文歪头想了想,“大概因为时间还是不够用,那不如再短一些,就喊,别别别别别别别……”
黄少天痛苦地捂脸:“别这么许愿,千万别……”
李远仍然不死心,企图拆黄少天的台:“黄少你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对流星许愿吗?偶像剧里都那么演,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变成鞭炮了。”
黄少天十分不齿:“你这货不要跟我提偶像剧,看了一大堆偶像剧也找不到女朋友这样说来你看的那些东西都有用吗?白瞎了网费和电费,你一个人洗洗干净要么就去睡吧,要么就在光棍的路上独自狂奔去吧。”
李远被戳到软肋心痛如绞泪流满面,小声反抗说,“就好像你不是光棍似的。”黄少天又瞪他一眼,他立即乖乖缩到一边去再也不言语了。

黄少天悄悄凑到喻文州身边问道:“队长,你听过对着炮仗许愿这事没有?”
喻文州见他的侧脸在路灯的色彩映衬下微微泛红,嘴也不由自主地嘟起来,忽然明白了点什么,“这个不是你编出来哄小卢玩的?”
黄少天小声嘀咕了一句脏话,挺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哎呀,原来真没这个说法是么?我……我以前过年的时候听魏老大给我讲的,还以为是真的,而且我每年都……尼玛,这老混蛋……”
喻文州拍拍他,“没有的,我听过这个传说,这个就是真的。”
黄少天重新喜笑颜开,拉着卢瀚文到处去找可以放炮的空旷场地。

可惜理想总是比现实丰满,在寒冬腊月的B市夜晚,蓝雨一众人忽然惊悚的发现,B市居然有禁放令,虽然也有开放燃放烟花炮竹的时间段,但那个开放的点恰好就是明天。
因为是市中心,沿途一直有敬业的警察蜀黍偶尔闪现,蓝雨众人悲催地徒步进发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放鞭炮的地方。

黄少天拉了个路过的小年轻很诚心地问道:“拜托,告诉我这附近哪里能放鞭炮吧。”
小年轻冥思苦想了一会儿,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觉得五环外边绝对可以。”
黄少天喜上眉梢,“那地方有多远?”
小年轻轻松地说,“打车差不多2个小时吧。”
黄少天无奈地回头跟大家宣布,“兄弟们,我们凑合一下就在这里放了好吧。”
小年轻连忙很热情地为他补充说道:“其实真的没事的,这里虽然是禁放区域,但是放了至多就是被警察逮捕,真的没有什么大事儿~”
………………
徐景熙吸了几下鼻子,很老实地对黄少天说,“黄少,咱们还是去五环外吧。路上可以让小卢睡一觉的。”
白天消耗能量太多,此时已经趴在喻文州身上半梦半醒的卢瀚文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猛地清醒了一下,迷迷糊糊问道:“啊?怎么了?黄少可以放炮了吗?别别别别别别……”
卢瀚文头一垂,又瞬间秒睡了过去。
喻文州终于发话,“少天,要不然我们今天先回去吧。以后还有机会。”
黄少天十分不舍地点点头,“好吧,走了。”



黄少天回去酒店以后立即把所有的窗帘拉了开来。大都市都是不夜城,他站在不夜城的最中心,面前就是光影闪烁万家灯火。但这样大的一个城市偏偏没有足够的地方供给黄少天小小的愿望。
他有自己的执着,如今无法实现,心里的不快大概谁都不能懂。黄少天忽然觉得有点寂寞,干脆把所有的灯都开着,打开电脑,插卡登陆。
一旦不爽,就要进网游虐菜。
pk室里流木所向披靡战无不胜。连打几轮以后,电脑上的时钟已经跳到了2点,他这个房间渐渐不再有人进来了,黄少天暴躁地等来等去,全无睡意。

系统提示音终于重新响起,一个枪炮师进了他的pk室,黄少天等待了颇久耐心早就快磨没了,随手一个熟悉的操作直接开了剑影步,好几个身影一同把枪炮师围住,就准备速战速决直接将对方消灭。哪知对方见到他这种神级操作之后全然没有惊慌,枪炮师不紧不慢地开了几炮,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操作,但是每一次都是向着黄少天真身的位置开炮,就好像能看穿他一样。黄少天全然没想到这个看着不起眼的枪炮师能有这种实力,赶紧带着流木躲过了攻击。

枪炮师的头上这时冒出一个对话泡,“少天。”
黄少天吓得手一顿,立即开口问道:“你是谁?”
对方也干脆换了语音,熟悉的声音带着电波声响起,“少天呀。”
黄少天立即辨认出他来,迷惑又带了点惊喜的问:“队长,你怎么还不睡觉呀?”
喻文州虽然不是张新杰,生活也算是有规律了,黄少天以为对方早就已经休息了,怎么可能想到这个时间还能见到他用一个枪炮师的号出现在pk室里和自己pk。
喻文州没直接回答他,反而说道,“来的有点迟主要因为枪炮师的号不好找。”
“啊?”黄少天更加迷惑不已。
喻文州继续说道,“没什么,就是找个枪炮师的号给你看这个。”
他的枪炮师忽然掉转了视角,对准正上方的天空。炮口金光闪现,一枚炮弹脱膛而出。
闪耀的射线出现在两个角色头顶。黄少天的视角也不由自主地对准了正上方,他的屏幕正中央一朵巨大的花向四面八方绽开。
感谢荣耀系统贴心的白天黑夜设定,黑色幕布上,金色的花朵显得尤为清晰,每一个火星儿的轮廓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就连屏幕前黄少天的脸上,也被映照出了那朵花灿烂的影子。

喻文州说道:“我不愿意看到你不开心,但总有时候能力所限没有办法,所以我就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要努力弥补。”
卫星射线的冷却时间结束了,枪炮师立即又放一炮,再一朵花在天空绽放。喻文州继续问道:“把这个当成烟花,可以吗?”
“队长……”黄少天只是叫他,“队长……”
喻文州笑了笑,卫星射线的冷却时间又到了,他从容地再次对天放射。
一次又一次地,金色花朵在荣耀的虚拟天空中生长凋谢,闪耀着残余亮光的火球掉落在他们身边,2D的动画效果被开发商做到惟妙惟肖,黄少天仿佛一伸手就能感受到屏幕里穿透出来的温度。
喻文州问他,“少天,你刚才有没有许愿?时间够你说7次吗?”
黄少天默默点头,“肯定够了,我这几年每年都练习。”
“法力只够用一次了,最后一次我来和你一起吧。”喻文州歪歪头,试着念了几遍,“灭了刘小别灭了刘小别灭了刘小别?”
“别别别别别别别。”黄少天一叠声的叫道。
“诶?”喻文州在屏幕那边愣了愣。
“不是,不是为了省时间,我是说咱们不说这个。”

加上一起在训练营里度过的两年,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八个冬天了,黄少天还记得第一个冬天里,很没人品的魏琛一脸狡诈地对他说,“孩子,有想要的就在放炮之后默念7次,神龙会出现帮你实现的。”
那个时候他居然还傻愣愣又虔诚地问了一句,“真的呀?”
这实在是太有损形象的一件事,当然更有损形象的事情是,某年开始他还认真照着这个方法做了,而且一做就做到现在。要不是李远这个笨蛋中途拆穿,自己没准真的会以为老混蛋信口胡诌的这个段子终于会在某一年突然奏效。
为了这事实在是浪费太多时间了,黄少天想。明天他们就要各自回家,再次见面的时候就是春天了,又一个冬天就会这样白白溜走,现在自己面前只剩下最后一发卫星射线,他的队长还英俊潇洒威武不能的扛着重型机炮站在他面前——虽然只是虚拟的形象,但黄少天这个网游大神觉得根本没差。

干嘛要浪费最后一朵花的时间呢。黄少天终于说道,“队长你等会儿,我这就过来跟你说我的愿望。”喻文州在那边答应了一声。黄少天推开椅子站起来。


明明这几年的心愿都是一样的,今天一定要说出来让他知道。

评论(10)
热度(264)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