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妄想照耀现实 3

3

 

 

夜雨声烦纵身一跃,身形晃动之间,空中赫然出现了七个同样的影子。

但是这还不足够呀,他奋力地扑向目标的方向,四面八方有好几个人围了过来,堵得他无路可去,但是就差一步了,只要再靠近一点就行……

七个身影的剑都指向了一处,他的心里身体都只有一个念头,救人!尽管是这么的急迫心切,却仍然是不够呀。

最后一声枪响,夜雨声烦眼睁睁看着索克萨尔应声倒地,他的身上闪出了死亡时才会有的白光,方才还实在的影像就像风中的沙子,一点一点地消散,直到什么也不剩。

一切都结束了。

 

 

 

黄少天喜欢叫喻文州“队长”。不用加姓也不用加名,就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尽管他知道这样一个称呼在荣耀圈简直烂大街。

不过黄少天是个很倔强自我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摒弃,绝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这就像谁都可以对他列举出喻文州的各种不好,但黄少天仍然会用很多形容名词感叹和标点符号明确告诉你:我就是喜欢队长。

所以当喻文州第一次亲了他,又略显青涩的稍加拘束时,黄少天一颗喜欢的心都要跳出胸膛了。

“队长!”他笑着叫他,声音有些煞风景的既不沙哑也不诱人,只透着种直白到近乎傻兮兮的年轻张狂。

幸好喻文州也最喜欢这样的黄少天了。

“所以,接下来怎么办呢?”喻文州有些犯难,他的手还搂在黄少天背上,黄少天受伤的右手正对着他——带着那种已经说不清是讽刺还是挑逗的手势。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斯文的脸上从始至终都带着喜悦又略显惶惑的笑。实在太年轻了,年轻到根本不需要直截了当,他们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可以做很多很多无意义只是为了彼此高兴的傻事。

喻文州在黄少天细长的颈子上啄来啄去,黄少天痒了就更大声地叫他,“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

喻文州笑着问:“少天是更喜欢说队长队长队长,还是更喜欢说pkpkpkpk?”说着说着就在黄少天耳根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黄少天乐得下巴高高抬着,和脖子形成一条坚韧却又更利于被攻略的弧线,答非所问地说:“我就喜欢听队长叫我少天。”

一切都这么美满,水到渠成的夜晚,时间要是静止了该有多好。

 

黄少天像是继续回答喻文州的问题,又像是单纯为了自己爽。他的招牌叠音在房间里不断持续着:“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不会再有于锋宋晓或者任何一个队友一起叫,也不会有王杰希韩文清或者哪个其他战队的一时听岔,更不会有叶秋那种无耻之徒趁机起哄开嘲讽。他最喜欢的称呼就只属于他一个人,不管怎么叫,加感叹号的,加波浪线的,温柔的动情的,全都只属于他还有他喜欢的这个人。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黄少天觉得这一刻真幸福。

直到……

“队长!”砰砰砰,“队长!”砰砰砰,“队长!”砰砰砰。

有一瞬间屋子里的两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那种异常恼人的敲门声继续响起。

 

于锋抱着啤酒和零食锲而不舍地敲着。宋晓摸摸下巴:“不对劲儿呀,敲了这么半天都不来,该不会不在家吧。”

“怎么可能呀,楼下看明明灯是亮着的。”李远说。

于锋想了想,不管,再敲。

于是有节奏的敲门声变成了。砰砰砰“黄少!”,砰砰砰“黄少!”,砰砰砰“黄少!”

房内终于有了回馈,他们听到一声悲愤干脆的吼叫,“靠!!!!!!!!!!!!!!!!!!!!!!!!!”

黄少天的脸孔出现在了迅速被打开的大门后边,黄少的性子是出了名的大方跳脱,脾气虽然爆了点却是个相当好说话的人,所以眼下尽管他看起来脸色铁青,于锋还是试探性地上前一步。

“黄少?看到我们惊讶吗?surprise~”

黄少天笑了笑,“哎哟,你们来的真不巧,正好家里没人,我们都睡觉了哟~晚安再见好好训练永别了大家慢走!”

“咣”一声门在瞬间被无情地摔上,顿时有惨叫声响起:“黄少呀!”

 

喻文州心中也觉得很是无语,正在默不作声地整理衣服,忽然听到于锋的这声哭喊,意识到还是不应该置之不理,只得叹了口气拉拉已经火冒三丈的黄少天。

“难得大家来玩嘛,他们又不知道……”

黄少天赌气不语,喻文州很好脾气地去开门邀请自己的队员们进屋,数了数人,全员不齐还差了两个,喻文州问:“于锋和李远哪?”

徐景熙踌躇一下才说:“报告队长,于锋刚才站的太靠前被门给砸出鼻血了……李远陪他去楼下洗脸……”

…………

于锋鼻子里塞着两陀卫生纸,非常狗腿的给黄少天倒酒,“嘻嘻,黄少不要生我气啦。还有啊……我这张脸也是要顾一下的,毕竟我手里还有一个广告……”

黄少天的怒火和欲火早都彻底冷却掉了,接过杯子豪迈的一拍桌:“跟你这个缺心眼的货计较,你真以为黄少我心眼很小吗?我一杯你两杯,今天不把你喝趴下我就不姓黄了!快快快快快快!喝喝喝喝喝喝喝喝!”

于锋继续讨好:“黄少说好了,今天喝好了之后以后无论怎么样都不要生我气哟。”

黄少天一时转不过神,从杯沿上探起眼睛看他:“你说啥?”

于锋笑嘻嘻地摆摆手:“没什么啦。喝酒!不醉不归!”

 

如果不是非常时刻,这样的到访绝对是非常受到喻黄两人欢迎的。喻文州端着杯子问:“大家怎么都不回家呀?”

徐景熙憨厚地说:“回家有什么意思呀,当然是大家一起玩最带劲,来,队长你也喝,来喝……喝喝……喝喝喝……”

他天生老实人还一杯倒,舌头早就直了,说完这句就摇摇又晃晃,眼看就要往喻文州肩上靠,黄少天眼疾手快飞速地推了一下,徐景熙于是顺利地扑了空直接趴在地上睡死过去,提前脱离战场。

蓝雨的队员们就像脱缰的野马,难得聚会,队里的纪律也不用顾了,气氛很快从群魔乱舞变为了鬼哭狼嚎,一个又一个队员追随徐景熙的脚步扑倒在地,直到全场不剩两个人了,于锋脱了上衣一步跳上桌子:“还有谁!哈哈哈哈。老子是最后一个站着的!”

黄少天冲他比中指:“暴露狂你身材烂透了!给我快点下来,桌子塌了让你赔。还有老子也站着呢!”

于锋叉腰大笑,一只手直指喻文州:“哈哈哈哈,周泽楷有本事你就来跟老子真人pk!”

黄少天掉了一脸黑线,喻文州倒是很淡定:“少天你还行吗?跟我一起把他拉下来。”

于锋显得非常有反抗精神,拳打脚踢嘴里还喷垃圾话,“周泽楷你别叫帮手,一个人上呀,不就是输了你两次吗?赶紧把菊花洗干净,我这就来了!……”

虽然主语不太对,黄少天还是对这几句报复性语言感到微妙不爽,他和喻文州一起半拖半拽的把于锋拉到地铺上躺平,趁机在对方腰眼上踹了两脚,于锋醉的一塌糊涂,被揍的直哼哼倒是真的无暇胡言乱语了。

聚会终于告一段落,喻文州长吁一口气,对黄少天说:“玩够了吧?咱俩也赶紧睡觉吧。”

刚下完黑手的黄少天故意摆出一脸纯洁,十分无辜地点点头,准备和喻文州回房间休息,谁知这时躺在地上的于锋忽然翻了个身,无意识地碎碎念了几句。

“我不想搞成这样……黄少别揍我,我也不想离开蓝雨……”

黄少天本来还很灿烂的脸一下僵直了,他站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盯着于锋看了一会儿,才转过去面对喻文州:“队长,你听见他说什么了吗?”他伸出手指指已经睡得人事不知的队友,“你听见这货说什么了没有?”

喻文州垂着眼睛,回避了他的视线,“梦话吧,你别太放心上。”

他们太互相了解了,只是一个闪躲的眼神黄少天便明白了,“你知道了?是不是经理透露给你风声了?”他又问,这次开口却发现自己声音有点发颤。

喻文州对他笑了笑:“稍微听了一点吧,不过还没定呢是不是?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先睡吧。”

黄少天一双湿漉漉黑漆漆的眼睛先是深深地望了于锋一眼,最终还是转移过来停留在了喻文州身上。他鲜少露出这样的表情,眼睛瞪大,嘴角绷直,一言不发一脸决绝,喻文州被这表情瞅的也有几分心酸,他伸出手摸摸他耳朵上方柔软的头毛,

“又什么也不想说了吧。”

 

黄少天睡的很不安稳,一直辗转反侧,熬到天边都蒙蒙亮了也只是半梦半醒。

他耳边嗡嗡乱响,听到很多个声音梦魇一般无休止地说“常规赛冠军蓝雨功亏一篑。”“这一次总决赛的失利,全部都是身为队长的我的责任。”“黄少,我也不想走的”

黄少天自己处于这些声音中间,如鲠在喉,无法言语。

到了清晨的时候,因为太过疲倦他终于迷糊的睡去——那真是一次还不如失眠的睡眠。因为他做恶梦了。

黄少天梦见喻文州死了。

过程是怎样的他已经不记得了,只是隐约觉得自己曾经拼命的奔跑奔跑奔跑……但就是差了一步,他赶到的那一瞬喻文州已经倒下了,血从他额头上的伤口汩汩流出来,染红了黄少天的一双手。

“队长队长队长……”

黄少天这样那样的叫他,喊他,摇他,但是喻文州的身体还是一点点变冷。

黄少天哆嗦着嘴唇再叫:“队长……”

他梦里的这个时节正是万物复苏,生机勃勃,黄少天却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欣赏的心意了。偌大的一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多好的风景在这时都有如人间地狱,他浑身都在抖。

黄少天猛然惊醒,全身都是冷汗。他瞪大眼睛先向四周看了看,而后三步并两步地直冲到隔壁喻文州房里跳上床。喻文州睡的正好便觉得身边一沉,朦朦胧胧地醒来揉了揉身边毛茸茸的脑袋,“做恶梦了?”他问,黄少天埋头在他身旁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喻文州模糊的应了一声,撩开被子把黄少天的手脚都拉进来裹好,向自己怀里搂搂。

喻文州问,“还冷吗?”

黄少天摇了摇头,然后又被揉了揉。

两个人的身上很快就暖了,这折腾的一晚终于安稳了。

 

于锋摇摇摆摆地爬起来:“队长没事,我可以自己走……我……嗷……”

“于锋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吐一个试试看,我靠你还真吐!你信不信我让你都吃回去!”

别人都是喝吐了再睡,只有于锋是睡好了再吐,这厮也算是饮酒界的一朵奇葩。黄少天骂骂咧咧的拿着拖把收拾,才铺了一个月的实木地板啊!黄少天心痛欲绝。

“你这个二货从刚进战队的那天就特别麻烦,刚来的时候还想家每天晚上找队长谈心,也不想想人家只比你大两岁,有没有出息呀!”

于锋抗议,“黄少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你晚上睡不着觉还抱着被子去找队长拼床呢,你们俩不是同年吗?”

“滚!”黄少天怒,“我那个是……副队长和队长交流作战经验,商讨战队下一步的训练方向,还有……反正都是正经事。和你不一样!你这种傻蛋要是离开了蓝雨在荣耀圈怎么混的下去啊!真替你担心!”

于锋坐在沙发上,仰着脖子半张着嘴,使劲眨了几下眼睛才看清居高临下的黄少天。黄少天心里念叨着,不是还没定嘛,还没决定呢,闹个情绪而已,劝劝就好了。

气氛有点僵,他俩都一样的紧张,直到于锋终于挠挠头,特别不好意思的开口,他说,“黄少呀,我也有自己的梦想呀。”

黄少天终于无从张口了。

“二货你给我听好了,以后要是让夜雨声烦碰上了你,见一次揍一次。”半响,他才慢悠悠假装毫不介意地说道,“你给我认真反抗,打的比现在好咱们一切都好说,要是比现在还不如,老子没打爽……”

他故意做了个挥拳恐吓的姿势,“我就真人pk亲自上,你听见了没?”

于锋嘿嘿地笑:“那要是我赢了呢?嘻嘻。”

“靠!你是吐傻了还是没睡醒啊!随便打打就想赢你黄哥我,以为自己是开挂的周泽楷嘛!”

“哎,你不要这样说,你信不信下赛季我就把周泽楷拿下,就算是叶秋回来也不惧呀……”

喻文州面对一地狼籍头疼的要死,“你们俩别再聊了,地上一团乱少天你怎么还没收拾好呢。”

 

 

所谓“荣耀圈最温柔队长”的称号不是白叫的。对于一群确定酒后疑似乱性的蓝雨队员,喻文州十分好脾气有耐心的一个个把他们送走,待到回家时太阳都下山了。

他小心翼翼推开大门,四处都没有开灯,只有角落里电脑屏幕白花花地亮着。喻文州过去看了看,pk室里黄少天的小号流木还威武霸气的站着,历史记录里只剩下了一串残暴至极的记录。

心情不好就跑到网游里虐菜鸟。喻文州笑笑地关了电脑,而后轻手轻脚地走到沙发前蹲着,戳了戳趴在沙发上把脸埋在垫子里的人。

“饿不饿呀?”喻文州问。

黄少天闷闷的声音从垫子堆中传来,“困,没睡好。”

“快凌晨还失眠跑来找我肯定没睡好,昨天晚上都梦见什么了?”

黄少天立刻爬起来坐直了,在一片寂静里愣愣地对着喻文州。

喻文州的脸上总是带着一种和煦的笑,这让他的轮廓显得柔和而亲切,即便在昏暗的光线里也十分好看清晰。面对着这样的一个笑,纵使有各种别扭和不愿意,黄少天还是忍不住想把心里的话都掏出来对他说。

“队长,我梦见你死了。”

“哟……”喻文州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那可真糟糕。”

“队长,为什么好多事再努力都做不好呢?”黄少天低下头抱怨地碎碎念,“我想赢总决赛,想把于锋留下来,但是这些事我都阻止不了。都是周泽楷这货给我留下了阴影!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努力想救你,我的手指都要飚飞了,还是只能看着你被送出场,那个时候真可怕,我昨天梦到的还不是索克萨尔是你本人!真的要搞死我了,再来一次我就吐血了。”

喻文州安抚地摸摸他,“过去的事,不要再想那么多了。周泽楷……就算他不爱说话,难道你还看不出他有多要强?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也不能阻止对方也有一颗冠军的心,为此只能加倍的努力,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梦想奋斗,这才是我喜欢荣耀的原因。我想于锋也是差不多吧。”

“但是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最后就会分开了。你看魏爹就走了,于锋也要离开了,我想是不是有一天你也会不声不响的就……”黄少天不敢继续说下去了,可怜兮兮垂着耳朵。

喻文州清清嗓子,“那不一样,反正我是不会的。因为你和蓝雨都是我梦想的一部分,这样的话,我怎么会有离开的那天呢?”

这样一句平淡的话,没有情绪跌宕或者凌云豪气,却一下在黑暗里把黄少天的眸子点燃了。黄少天方才还黯淡的双目晶亮亮闪出兴奋的光,“真的嘛?”他问,而后又自己抢着答道,“当然是真的了,我和队长一直都是有着同样梦想的人,对吧?”

 

一直到很多年后他们还在想,年轻就是不一样,即便是表白也不必要用那种柔情百转互诉衷肠的方式,又或者谈恋爱搞对象这种事在他们两人之间本来就是如此简单直接,两个为了同一目标一直并肩作战的人,世上还能有比这更动人又自然而然的故事吗?

 

喻文州点头,“不过这个梦想目前实现起来还是有点困难呀……我想我还不够强,大概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整自己,你可以等我吧?”他笑,“在这个过程中索克萨尔大概还要死很多次,不过我是绝对不会死了的。”

黄少天完美诠释了一次什么叫点头如捣蒜。

喻文州把他拉起来,“为了咱们未尽的梦想,首先要先把你的手伤养好,你刚才去pk场里虐菜鸟有没有碰到手指头啊?伤好之前绝对不要大意,你看原来百花的那谁不就是手伤了才一蹶不振的。”他把灯打开,小心地拆掉黄少天手上的纱布,“还有点肿,先换个药吧。”说完才要起身去拿医药箱,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

喻文州有点狡猾地回头看黄少天,“或者我先给你舔舔?”

黄少天耳根都烫了,“那个……是有点肿……不是……就是……不是说不用!我就是说……那个为了爱与梦想呀……当然了,所以队长给我舔舔嘛,好得快。”

喻文州露出牙齿狡黠地笑笑,重新蹲下来,拉过黄少天的手。

这也是我们未尽的事业呀!黄少天心中欢欣雀跃,做那啥需要的东西都准备了吗?好像还没有……谁管那么多!爽了再说!

他操着荣耀圈的顶级手速精确定位了喻文州脖子上系着的装饰细领带,管神马三七二十一,黄少天手上一拉,对准了那两片淡红色的嘴唇就要贴过去……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喻文州在他面前放大了的脸也是一下皱起了眉头。那是喻文州工作手机的铃声,24小时开机,时刻保持畅通,自然也必须随传随到。

就差两厘米了啊!黄少天在沙发上悲愤的打滚。“打电话这人是谁!宰了他!剑剑剑剑剑剑……靠靠靠靠靠靠……”

喻文州很无奈地接起电话,“喂,经理呀?”

黄少天捂住嘴继续不停地打滚,打滚~

只听得喻文州又说了几声,好,没问题,什么时间,我去接他。电话终于挂上了,黄少天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喻文州,眼眶都红了,“又怎么了呀……”

喻文州摊手,“放假也有任务,让咱们俩带孩子。”

“孩子?”黄少天一愣,“哪来的孩子,蓝雨有什么孩子呀……”说到一半忽然自己悟出来了,“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个?”

“是呀,就是那个。”喻文州终于给出了答案,“跟你很合得来的那个多动症儿童卢瀚文嘛。”


评论(2)
热度(224)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