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妄想照耀现实 2

2

 

迎风布阵高举死亡之手,一个接一个法术在半空中释放。

“你的一切本都是我的,装备、地位、战术……你的荣耀都曾经是我的。”

索克萨尔在令人眼花缭乱的攻击中狼狈地闪躲着。

“都还回来吧!”迎风布阵大吼一声,一道落雷劈在躲无可躲的萨克萨尔背上,带出一团血花。

索克萨尔站立不住半跪在地上,迎风布阵迎前一步,终于看清他缓缓仰起的脸。

“老师……”他忽然这样叫他。

 

 

“我的名字是包荣兴,你可以像别的好朋友那样叫我包子~”包子不愧是兴欣战队队宠,时时刻刻都保持活泼本色,主动对黄少天打招呼。

黄少天的脑海中立即浮现了当时那个和流木一起刷副本记录的包子入侵,顿时就有不好的回忆被唤醒。

他清了清嗓子,故意端出大明星的姿态,假装轻描淡写地说道:“我是黄少天。”

包子积极地和黄少天握手:“幸会幸会,听我家魏叔说,你以前也是他的小弟?”

黄少天吐血:“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我是夜雨声烦啊!”

“夜雨声烦……名字有点熟啊?你哪个公会的?最近和我们一起打boss没有?”

黄少天简直欲哭无泪:“你到底是不是荣耀圈的,你是来打酱油的吗?!”

一起来玩的苏沐橙肚子都要笑疼死了,终于决定帮黄少天解围,“他是上次和我们一起刷副本记录的剑客流木啊。”

包子显然不善于长期记忆,抓耳挠腮一脸困惑。倒是唐柔先想起来了,“就是那个狮子座的嘛。”

大家都知道唐柔美眉有音乐细胞,说到此处她非常自然地小声哼了几句,“就是那个七月份的尾巴……”

包子闻言恍然大悟地盯着黄少天,一脸崇拜。

“曾哥!”

“靠啊!!!!!!!!!”

这是黄少天生平唯一一次pk被秒。

 

喻文州作为主人非常礼貌地向老魏和叶修展示了自己的新家。

老魏一脸不屑地望望那采光超级无敌好的落地大窗问:“这个房子要多少钱?”

喻文州想了想,说了个在原价上打8折的数字。

老魏脚一软没站稳,叶修赶紧腾出手去顶着他后腰,向喻文州嘻嘻地笑:“你们队长他年纪大了……”

叶修低着头在老魏耳边说:“有点出息啊!混蛋!你现在代表兴欣战队。”嘴里的烟头差点没在老魏脸上烫出一个窟窿。

老魏擦了把脸,扬起下巴对着喻文州:“不要以为自己很有钱,队长我现在也是个富人。知道我前几天挣了多少吗?2000……嗷!”

叶修收回了踢向老魏腿窝的左脚。

喻文州饶有兴趣地问:“队长,你怎么话只说一半,你挣了多少?”

“两……两千。”老魏泪眼婆娑。

 

 

中午大家一起去吃饭,挑好位置刚一落座,饭店里的电视便传出一个知名访谈节目的片头音乐。美女主持笑容满面的说:“今天我们的大来宾是刚刚在荣耀总决赛中大放异彩的本届mvp,冠军队的队长周泽楷哦~”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帅脸于是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稍微点了点头。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黄少天仍是一副气难平的样子,喻文州没说话只抬头看了电视一眼,包子早忘了这届冠军是轮回还是回轮,大声说道:“这是谁啊?小伙长得挺帅啊。”

黄少天手在桌上一拍:“哪里帅了!要我说我们队长还有我都比他帅!”

叶修专心致志看菜谱,姑娘们只顾自己聊天假装什么也没听到,老魏默默擦了一把汗,喻文州从桌子下边拉了拉黄少天的衣角。

黄少天仍然不尽兴,“找周泽楷做个人专访,脑子有坑吧!”

这句话倒说得不假,访谈节目的现场难以想象的低迷,女主持问,“周帅,第一次拿到总冠军和最有价值选手,心情很激动吧!”

“对。”

骗人呀!女主持内心狂吼,那个表情哪里有一点激动的意思!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问题一样进行的十分艰难,“周帅为了今天的成功一定付出了不少努力吧?”

“是的。”

“……周帅此刻最想感谢的人是谁?”

“大家。”

……

多亏节目是录播的,所有主持人擦汗现场一片沉寂的空白处,导播都非常机敏地送上了周泽楷的完美高清大特写,这台节目因此被女粉丝们积极下载,一夜之间各类论坛上都出现了“【资深粉丝】我最爱的周帅无死角截图一百张”这样的帖子。

黄少天叼着筷子一脸忿忿:“要不是轮回总决赛突然开挂,我们第一场团体赛就赢了。真是卑鄙……魏爹你说对吧!”

老魏嘴里的茶水差点没喷到地上。

叶修嚼了根菜叶,慢条斯理地说:“轮回今年还是很有冠军相的,不过你们实力也不错,如果他们的技能点没有一下提升那么多的话,结局的确很难说。”

黄少天问道:“你这么确定是技能点上出问题了?”

叶修下巴向喻文州拱了拱:“这有什么难的,你们队长也能确定呀。”

喻文州只顾给黄少天夹菜,什么也没说。

老魏又不爽又心虚:“你们不能好好吃饭吗?一个个都废话这么多!”

 

终于吃完了饭,苏沐橙拍拍巴掌,“我听说你们H市新开了一家超级大的商场,小天天你带着我们一起去吧。”

黄少天听了一阵头疼:“逛商场我才不去。”

陈果说:“包子也去呀。”

包子急忙说:“我也不爱逛商场的呀。”

陈果拿出老板娘的语气教育包子:“我们三个都是如花似玉的姑娘,沐沐还是一个大明星,万一在外边碰到危险怎么办,肯定要带两个男人防身的。”

包子责任感立即爆发了:“曾哥!咱俩一定要去!”

黄少天一边嚷着“我也是明星呀!”一边被网吧队的几人联手拉走了。

喻文州问老魏和叶修:“你们俩想去哪里玩?我带路?”

叶修站起来:“pk场吧!”

喻文州见老魏一脸阴郁地盯着自己看,像是早有准备,于是点了点头,“行呀。”

 

-------------------------------------------------------------------------------

 

无耻的祖宗老魏上了游戏停都没停,一路奔去直接选了修正场和地图。喻文州一点异议也没提,索克萨尔在一票玩家的连声惊叹中上线,闪身进了老魏开的房间。

老魏显然对今天的pk做过精细的打算,地图也不是选用最普通的四方场,喻文州进了房间就发现这个地图是荣耀里为数不多的山地结构,老魏在等他进来的时间里早早就爬到了山顶占据最有利的攻击位置,此时正一脸霸气居高临下地瞪着他。

“小子。”死亡之手上已经缭绕了一层透着死亡意味的青烟,就在喻文州刚点下接受pk的按钮后竟然已经开始抓紧攻击。“现在老夫的装备还跟不上,暂且用一下修正场,你就等着以后在职业联赛里被我打哭吧!”

话音刚落,几道光柱便向着索克萨尔的方向射了过去。

喻文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却也不算慌乱,尽己所能地吟唱了一个防御法术躲了过去。

谁想到老魏连进攻的套路都想好了,第一波攻击带来的余威尚未过去,第二波吟唱已经开始。修正场让索克萨尔装备上的优势荡然无存,再加上地理位置上的优势,老魏一时占尽上风,各种五花八门的法术把地图里的树和岩石打的一团焦黑,喻文州操着自己的慢手速费力地在爆炸中躲闪着。

老魏喜上眉梢,他脑补这个场景不知多久了,几年前连输三次的耻辱似乎就要被一扫而空。他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嘴里带出恶魔一样的笑声:“哈哈哈哈,文州,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如果答对了老夫就让你死的好看点。你知道荣耀选手群的群主是谁吗?”

喻文州正专心在游戏里,忽然听他这么说,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群?”

“靠啊,逆徒!老夫立即秒了你!”

迎风布阵就像打了鸡血,这一波攻击来的特别猛烈,索克萨尔躲得越来越困难,眼看就要被击中,迎风布阵干脆从山头一跃而下,向着索克萨尔的方向又是一个落雷。

老魏觉得此时的自己简直潇洒透了,他人尚在半空中,索克萨尔已经被击中,布衣术士的背后被炸的一片血肉模糊,如果是真人没准站都站不起来了。老魏满意地看着索克萨尔的血条下降了一段。

就在索克萨尔被劈中的瞬间,一直都沉默寡言的喻文州开口了,他说道:“老师……”

山太高,迎风布阵的身体仍停在半空中没有落地,喻文州的声音继续说道:“我和少天能有今天都亏了你,无论你做了什么,我们都一样的感激你。”

老魏心头忽然涌上了点柔软的东西,“逆徒你……”虽然心中有点感动,但他毕竟是无耻的祖宗,眼看就要落地,老魏先用了个保护罩笼罩自己保证不受到落地的伤害,而后又在脑中飞快的计算起下一步该如何将喻文州一举击败。

喻文州最后的话终于出口,他说:“对不起了。”

老魏正在发愣,却见这时萨克萨尔手中的灭神顶端已经黑烟弥漫。

死亡之门!老魏玩了十年术士对这个场景真是再熟悉不过了,这正是总决赛第一场喻文州被周泽楷打断的术士大招,死亡之门。方才他站在高处令喻文州一直无法攻击,现在一个大意跳了下来,老魏数了数自己落地后和喻文州的距离,吐血地发现那正好将是死亡之门攻击的极限,十八个单元格。

老魏的大脑中飞快地计算,应该怎样躲过这次危机,下落途中想违反重力逃跑是来不及了,自己正开着保护罩,普通的攻击放不出去,倒是有个厉害的法术可以在保护罩外施放的。老魏迅速地敲了几下快捷键,屏幕上打出的字幕令他崩溃。冷却时间不够!那个法术正是他方才用来劈伤索克萨尔的那招,喻文州显然是预计到了这个情况才诱使他使出了这样的招式。

“卑鄙啊!!!!!!!!!!”老魏大吼。

迎风布阵的防护罩才一消失,死亡之门的触手正好抓住了它,时间算的正好,分秒不差。

这个时刻,如果是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倒还是有机会逃脱的,但老魏是周泽楷吗?当然不是。于是在老魏的阵阵哀嚎中,迎风布阵被顺利地抓进了死亡之门恐怖的黑雾中一顿凌虐。

喻文州的键盘响起了规律的敲打声,仍然是不紧不慢让人听了就心急的手残速度,但是他的连击打的滴水不露,死亡之门才一结束,迎风布阵就立即被另一个法术拽到了空中,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迎风布阵悲哀地在各种攻击中翻滚着,血条一点点减少,直到最后只剩一点血皮,索克萨尔的法力也正好有些支持不住了。喻文州施了一个简单的抛高法术将迎风布阵扔在高空,法力正好耗尽,迎风布阵却从空中狠狠摔下,最后那点血也荡然无存了。

 

一直靠在旁边抽烟满脸事不关己的叶修吐了个烟圈,淡淡地总结道:“四连败呀。”

老魏盯着灵魂视角里的索克萨尔,恨不得扑上去一口咬在他脖子上。

“原来如此啊,这个角色的技能点比索克萨尔多了70左右吧?”喻文州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这样一句。

老魏心里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喻文州说道:“这个……还是挺明显的,都是队长你设计的术士,基本属性分配差不多的,刚才那一战里我试了试,发现在修正场这种排除了装备优势的地方,它在很多方面都显得比索克萨尔属性高,再算一算,差不多能有70点左右的优势。”

其实迎风布阵的技能点是4920,比索克萨尔足足高了90,这也是老魏一定要选修正场的原因——以为可以用技能点的优势彻底压倒喻文州,谁知pk没有赢,还被对手一探究竟,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老魏泪流满面。

喻文州显得很有兴趣:“队长,咱们再来一次?”

老魏本来还想叫嚣着再来一战,现在却非常没底气,联赛还没打呢,再和他pk几次怕是连底裤都要交待出去了!老魏虚弱的摆摆手,“好徒弟,算了,咱们先不打了。”

喻文州转向叶修,“君莫笑技能点多少啊?怕是和轮回那三个角色一样都到了5000吧。”

叶修笑了笑:“爷的技能点当然不能比他们少了。”

喻文州暗自想了想:“嗯,卖钱之前当然要把自己队伍里的技能点先洗一遍了。”他抬起头,“队长,你这2000万挣得也不容易。”

老魏吐血:“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拉着喻文州问,“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卖了技能点攻略给轮回的。”

“之前有点猜到了,今天上午才知道是2000万,好贵呀。”

老魏急着又问,“你没告诉少天吧!”

“没对他说过。”

老魏这才松了一口气,一翻脸露出流氓相,颇有几分威胁意味地对喻文州说:“你可不要随便对他提起什么不该说的哟。”

叶修笑喷了:“哟,还怕亲儿子知道呢!”

“看热闹的都闭嘴!”

喻文州叹了叹气,认真地说道:“队长,我刚才pk时候跟你说的话都是真心的,世界上总有几个你无论如何都不会记恨的人,你以为我俩心里都是怎么看你的呢?”

就在这时,防盗门响了几声,黄少天拎着一堆花花绿绿的购物袋冲进屋来,见到老魏他们几个都还在,满是汗的脸上一下就带了个笑,“魏爹,我们回来了!”黄少天兴奋地叫着,声音可爱的都让老魏有点眼角发酸。

喻文州站起身,“哎,你都不知道这几年他有多想你。”

 

就算百般挽留到了晚上兴欣一众人也都不得不走了,黄少天送他们几个到小区门口,包子心中十分感动,“曾哥!你人太好了,我一定会记得你的!”

黄少天扶额:“求你忘了我。”

叶修十分大神姿地对黄少天摆摆手:“下个赛季哥还不会回来,冠军留给你,记得争取,再下赛季就没戏了。”

黄少天怒,“凭什么没戏啊!”

叶修说,“因为那时候哥回来联赛了,冠军当然是我的了!”

“靠!”

老魏终于吞吞吐吐地说:“少天啊,我先走了,以后有空再来看你。”

“魏爹你以后不要再这么躲躲藏藏的了,这几年给你发短信你也不回,qq上敲也不怎么理,我多伤心呀。”

老魏连连说是。

黄少天接着说:“还有以后哪个不懂事的再在q群里犯傻,你记得把他踢出去,要不然你把我也升级成管理员吧!”

苏沐橙吐槽:“最应该踢了的就是你!看你还敢刷屏!”

但是老魏显然已经沉浸在“还是亲儿子最好”,“唯一记得我是管理员的人果然是少天。”等激荡的内心戏中,飞快地点了点头,“没问题,回去就换!”

黄少天听了这话一脸喜气洋洋,对着苏沐橙做了个鬼脸,伸手帮他们拦了出租车。

一行人上了车,黄少天拉着车门最后对老魏说道:“还有啊,以后再有攻略什么的卖给我们啊,蓝雨有钱,别再便宜给周泽楷了!”

老魏笑着的脸一下就僵了,好像被落雷劈了那么惨。黄少天愉快地关上车门,“魏爹拜拜!”

 

黄少天活泼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车后窗,叶修安慰地拍拍老魏:“你以为你亲儿子是谁啊,人家是剑圣哟,这点事还猜不出。”

老魏难得忧郁地不语望天。

坐在前座一直处于状况外的包子回头问道:“我魏叔今天到底怎么了,话这么少,是不舒服吃坏肚子了吧!”

叶修看了老魏一眼,“包子啊,你肯定不明白那种养了好多年的孩子突然被得意门生抢走了的失落感。”

包子想了想,“我倒是看过一个世界名著,里边有很厉害的人一直反对女儿和大徒弟交往,后来一家人都杯具了,他还会那什么,绝世武功呢,魏叔你可不要重蹈覆辙。”

老魏眼睛亮了一下,“就这剧情还世界名著?”

包子抢着说,“当然是世界名著了!我虽然不记得名字,不过我记得魏爹你那个角色的名字,叫岳不群啊!”

老魏一口鲜血:“你到底骂谁呢!”

 

--------------------------------------------------------------

 

黄少天主动请缨去洗杯子,站在厨房里嘴还闲不住,大声问喻文州:“队长你知不知道魏爹那个技能点攻略到底卖了多少钱啊?”

“他不让我说,别担心了,那个数保证队长以后衣食无忧。”喻文州顿了顿,“就当成轮回替咱俩给队长交学费了吧。”

黄少天不情愿地嗯了一声,小声嘀咕着:“要是卖给蓝雨不是更好……”

想必是他一时分心,厨房里忽然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紧接着一声惨叫,“队长啊!!”

喻文州立即跑进去,才看一眼就心疼的要死。黄少天估计是手滑打破了一个杯子,又立即想去捡,一时没留意右手中指被划了条长长的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喻文州立即拉着他的手在水龙头下边冲洗了好久,然后再到处找药水和纱布。一阵手忙脚乱之后,黄少天坐在沙发上,右手中指被里里外外裹了好几层,摆出了一个非常嘲讽的手势。

黄少天说:“快把电视打开,看看还有没有中午看过的周泽楷访谈,我现在这个手势看那个节目,正好。”

喻文州紧紧皱着眉头,“别闹了,我正想要不要去医院再看看。”

黄少天觉得包成这样已经纯属小题大做了,但见他这么心急心中又很是高兴,转而想了想,小声说道:“队长啊,我觉得没什么大事,不过刚才你给我包扎之前大概忘了一件事?”

喻文州紧张:“没涂药?”

“不是不是,当然涂了。”黄少天急忙解释,“只不过我妈说过,外伤啊一定要及时消毒,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别人帮着舔舔。”尽管已经想好了怎么说黄少天还是脸有点红,“你看你都没有帮我那个……舔舔。”

“少天,你到底知不知道手对你多重要啊!这个时候咱们就别开玩笑了吧!”喻文州脸色有点阴沉,“到底还疼不疼,认真问你呢,有问题咱们赶紧去医院绝对不能耽误了。”

黄少天有点委屈又有点无趣,低着头说:“好吧,真没事,不疼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更何况,嘴不是拿来做这个用的好吧?”

他抬起黄少天的下巴,缓缓凑了上去,“嘴是这么用的呀。”

 

总有一个办法,可以封住剑圣大人的万语千言。


评论(4)
热度(293)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