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全职高手][喻黄]妄想照耀现实 1

1

 

夜雨声烦立于这座城市的至高之处。

满城灯火灿烂绽开在他脚下。

只见一道银光闪过,他身影晃动,踏着剑啸舞动,那是世上最极致的步法和最华丽的剑,再无人可及。

只有这样的快剑才配得上这样极致的画面。

无上的荣耀。

 

 

蓝雨战队所在的H市虽然比不了北上广,消费水平却也不低。喻文州和黄少天都不是本地人,于是买房子这件事情就提前进入了两位高收入小青年的考虑范围内。

某天黄少天大大咧咧地把一本图纸放在喻文州面前:“队长,我看好了一栋房子,这个房子很大,有三个卧室两个厕所,还有一个大厅,一个厨房,全部都有精装修,有布拉布拉和布拉布拉,朝向也特别好,面前是布拉布拉,后边是布拉布拉,离公交车站布拉布拉……”足足介绍了十几分钟之后,黄少天清了清嗓子,“现在只有一个问题就是我钱不够,你跟我合买吧。”

喻文州和他相处久了很会听重点,立即切中要害不带犹豫:“好。”

于是总决赛结束,两人干脆利落地付款拿下,简单收拾了几件行李就搬到了自己空荡荡的新家。

 

所谓好事不出门,jq传千里。一向八卦的职业选手群立即炸开了。

云秀妹子率先开炮:“哎呀,要幸福呀~”

女性选手纷纷在下边排队“要幸福+1”“要幸福+2”“要幸福+3”……

男同胞们则是在整齐的排队中插花“注意身体!”“别太累了!”“菊花要紧!”

黄少天面对接连不断的消息,本来已经以超快手速回了一条,“胡说八道!妖言惑众!”但是就要按下回车键了才觉得自己这话怎么就说出来有几分心虚呢?于是小指弹了弹,把文字框里的字删掉之后,黄少飞快地转移了仇恨开始刷屏。

“是谁这么多嘴说出去的!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

一排排“谁谁谁谁!”“?????!”迅速占据了选手们的对话框,直到最后全部换成了五个血淋淋的22号大字“蓝雨的内鬼!”

于锋坐在自己电脑前一阵背脊发凉。他小心翼翼地回身望去……

黄副队真乃神人!居然在接连不断的刷屏中还能抽空用杀人一样的眼光瞪向自己!

于锋心头默默流泪,颤抖地笑了笑:“黄少~不是我~”

 

就在剑圣大人快把第一狂剑手刃当场的时候,职业选手群里正是一片欢声笑语,大家纷纷表示自己快要笑死过去了,黄少天忙于清理门户手速难免下降了些,于是热爱排队的人们又开始……

“黄少纯爷们,铁血真男儿!”

“不要给叛徒一点机会!”

“不要给机会+1!”

“不要给机会+2!”

“……”

“于锋,荣耀的良心!”

“荣耀的良心+1!”

“荣耀的良心+2!”

“……”

 

眼看一向秉承teamwork的蓝雨战队就要在这个q群里被打击到分崩离析。

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喻文州终于慢悠悠登场,“呵呵,大家都很热情呀,做个投资而已,欢迎以后来我们家玩。”

八卦众们燃烧了!

“请对最近的绯闻事件作出解释!”

“谁上谁下!”

“喻队,我们相信你的实力!”

喻文州是见惯大场面的人,什么时候都不改淡定本色,非常是时候的顾左右而言他:“少天那边的斗殴也结束了,我们蓝雨今天就开始放假了,大家假期愉快吃好喝好。”

众人马上意识到这是开溜前的推辞了,无处八卦怎么行,立即开始刷屏挽留,

“别走!”

“先交代问题!”

“说点什么吧!”

在不断的发言中喻文州的名字终于再次浮现,正当大家为之一喜的时候,他所说的内容也令所有人都崩溃了。

“^_^ 下赛季见。”

手残没药医啊!他分明就是顺着刚才的话继续说句再见而已,不过是打一个笑脸四个字!群里的聊天记录都快翻篇了!

喻文州在大家的吐血中慢悠悠下线,转身看一眼地上被殴的于锋,急急上去劝架,

“别扭手会受伤!少天你应该打他脸呀!”

 

此刻的某网吧战队集训室内,一个吞云吐雾的魔鬼腆着嘲讽脸瞟了一眼身旁的人,“冷静点吧,索克萨尔都交给人家了,徒弟的菊花而已,算个毛。”

“啪!”地一声,满脸青筋的老魏捏爆了一个鼠标,“这群王八蛋,竟敢当着我的面群嘲,就不怕老子一个不爽把他们全踢出去!”

叶修愣了愣,“诶?原来你就是群主?”

老魏把破碎的鼠标往地上一扔,“居然连你也不知道!”

叶修瞪着屏幕,“野图boss怎么还不刷啊~”

“奶奶的,老夫先刷了你!”

“来呀,随时等着你。”

…………………………

“难得假期咱们组织一下春游活动吧。”

叶修差点没被烟呛住:“你开玩笑的吧?”

老魏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到包子拖着一桶水肩上挂着毛巾小跑了过来。叶修心里一寒,抖着声音问:“包子啊,你不会是来帮你魏叔一起刷我的吧?”

包子忙碌地摆弄着手里的东西:“可不是嘛,老大,咱们从哪开始?”

老魏看天:“这绝对是咱们战队的定时炸弹,绝对的。”

 

----------------------------------------------------------------------------------------------

 

喻文州和黄少天也在摆弄着水桶和毛巾。

喻文州专心致志地把拖把沾湿,从大厅开始一点点擦起地来。衬衫的袖子被挽到了手肘,露出喻文州一双细长的上臂,宅男终日少见阳光,这两条手臂因此而非常白净,只在某几个地方有层薄薄的茧子——鼠标键盘用多了搞的。黄少天有点困惑,这样的一双胳膊怎么就这么残呢?

喻文州突然停下来:“少天,你盯着我干嘛?干活呀。”

捧着脸盘腿坐在地上的黄少天这才从自己的脑补里醒了过来,火速爬起把手里的毛巾往喻文州脸上擦:“嘻嘻,队长,别累着了。我给你擦擦,擦擦。”

喻文州笑眯眯地说:“你这条不是咱们用来擦玻璃的抹布吗?”

“嘻嘻嘻,没事,不脏不脏。”黄少天弱弱地再胡乱抹了两下,脚下一滑就窜到落地大窗前去了,他回头对着喻文州咧了咧嘴,而后就伸直了手踮起脚上上下下卖力擦了起来。

黄少天干活同打游戏没什么不同,手下不停嘴上也停不住,“这里那里,哎哟……够不到了!”啰啰嗦嗦不能安静。这会儿却轮到了喻文州瞅着他看,他看黄少天支在地上的两条长腿,赤着的脚,领口里伸出来的脖子。职业圈的这群宅男多数身材不太好,常年坐着肚子上都积了一层薄脂肪,就连叶修这样的大烟鬼也难逃小肚子的厄运,每次见面都要被黄少天嘲笑他“只有胸部以上腰部以下帅”。喻文州为了这点虚胖曾经狠狠地做过一段时间俯卧撑,这才保持了现有的好体格。但是黄少天天生就是个竹竿,成天像个多动儿一样絮絮叨叨上蹿下跳,出去拍宣传照光仗着细细长长就能秒了许多同行,即便没周帅那么抢占菲林,女性粉丝也很是不少。若是不做职业选手,喻文州想,他大概会是那个下课之后逃得最快跑到足球场上疯跑疯闹的死小孩吧?

喻文州被自己的脑补狠狠萌了一下,不禁开口叫道:“少天啊。”

黄少天在自己的布拉布拉里回过神来,“咦?”一声回头,见喻文州正望着自己满眼笑意。于是不由自主也笑了。

就喜欢看着你这样笑。

 

小青年干活不易专心,一会儿便玩点这个闹点那个,这样磨磨蹭蹭到了晚上才勉强把房子一角收拾干净。没有桌子和电视,黄少天就拉着喻文州在窗子前坐下,鸡翅薯条可乐摆了一地。

喻文州望着外边的万家灯火,只觉得世界都在自己脚下了。

黄少天贴在玻璃上兴奋地问,“队长,我擦的干净吧?干净吧!”

喻文州笑:“你这是设问句。”

黄少天说:“怎么能不干净呢,看上去就好像在荣耀里一样。我那次站上圣塔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圣塔是神之领域里的一个高塔,就好像罪恶之城里的钟塔,官方从未暗示过玩家可以登顶,直到有一天沐雨橙风站了上去。

那个时候苏沐橙刚刚在荣耀圈露脸,因为长得可爱,大部分男性玩家只把她当软妹子看待,但是当苏沐橙在众目睽睽之下开着飞炮,几个闪身蹦到了圣塔顶。荣耀圈震惊了,一直以来被当成立体背景的东西被征服了,还是被一个美女征服了!从此倔强的苏妹子正式从一票男性玩家心中的萌妹破茧成蝶,登上女神宝座。

夜雨声烦当时是目瞪口呆站在塔下围观的人群之一,就在沐雨橙风站在大家都看不清的制高点,长发飘飘美丽霸气的时候,夜雨声烦的一串私信已经发了过去。

“你怎么上去的?怎么上去的?怎么上去的?”

一开始苏沐橙显然想假装看不到,但架不住他反反复复地刷屏,终于回了一句。

“你没看见啊,跳上来的!”

“是你吗?不是叶秋给你跳的吧?”

苏沐橙一个妹子看了这个直暴粗,“滚!姐自己跳上来的,不信你问叶秋去!”

黄少天立即给一叶之秋发了消息,那边回的很快,“我给了点建议,但绝对是她自己跳上去的。”

黄少天心里稍微有点别扭,苏沐橙比她还小点,之前他也是调戏苏沐橙的主力,两个人时常拌嘴拌的不亦乐乎,谁知道没过多久人家已经可以站在高处俯视他了。

苏沐橙大概也是得了消息,没过多久对话发过来:“服了吧?小天天~快叫沐橙姐姐。”

黄少天脸憋得通红:“服什么呀,我就是没玩枪炮师,玩了我肯定上去的比你早。”

苏沐橙强力反击:“你玩啊,谁没叫你玩来着,反正你就是上不来!羡慕去吧,站在平地的凡人!”

黄少天正忙着打字却听到身旁一阵惊叹,他转了视角看天,就见到塔顶上的沐雨橙风竟然开始跳舞了!

其实那也不是舞蹈,苏沐橙只是指挥着沐雨橙风做了点简单的抬手踢腿,翻跟头的动作,只不过在下边看来,高处的什么都会是那么的如梦如幻,沐雨橙风的一身装备又搭配的鲜艳闪亮,随便动了动就有种耀眼的美丽。就在一票男玩家发出花痴不已地赞叹声时,黄少天非常悲痛的明白……这是人家在得瑟给他看呢。

 

于是在几天后,黄少天一脸悲壮的对着喻文州,“我摔下来的话你一定要及时出现抢东西啊。身上的橙装银武暴一个出去战队都饶不了我。”

喻文州默默点头,“是,我就在这等着,绝对不走。”

黄少天盯着高耸的塔顶,“那我去了,等我好消息。”

剑客不是枪炮师,也不是任何一种枪手系,没有后坐力可以帮他蹦高,但是在黄少天锲而不舍的骚扰下,当年还并非战术大师的喻文州为他设计了一个登高计划。

黄少天物品栏里的所有物品都被清空,转而换上了一种轻便的短剑。喻文州最后提醒着,“一定对准了,垂直向上跳。”

夜雨声烦难得安静地点点头,用力把短剑向塔身一插,墙立即裂开道口子,短剑被固定在一人高的位置,夜雨声烦看准位置,轻快地跳了上去。

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便站在刚才的落脚点继续向上一跃一跃继续登高。没过多时,矮处的塔身已经被他插的像豪猪一样了。

这样的操作需要极高的微操,毕竟以短剑做成的落脚点才能有那么丁点大,稍一没对准就会踩空掉了下去,而每一次把剑插到墙上都需要一定的力量,否则踩上去踏板松了也不行。这样的操作又需要极高的设计水平,塔那么高,物品栏和负重又有限,只能根据塔高和塔身上本来就带有的落脚点来设计最佳路线和最合适的道具。当年的他们只是设计了这样一个计划,却没有意识到,虽然叶秋和苏沐橙是荣耀最知名的黄金搭档,但有些神迹也只有他俩才能完成。

黄少天不断蹦高的过程里曾经出现过无数次险象环生,随着时间推移,围观人群也越来越多,直到后来他每一次的跳跃都能激起底下人的一阵惊呼。开始的时候他还一直和喻文州用对话框保持联系,但不知不觉中,黄少天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出过声音了。他手心出了细细密密一层汗,没有了声音忽然就丢掉了安全感,随即掉转视角向下看去。虽然不算高耸入云,塔底的人们也已经变得非常小,黄少天并不晕高,却十分想从这些人里找到喻文州的身影。那么那么多的人,喻文州的角色才是里边小小的几分之一。

黄少天突然有些忐忑。

就在这时候,他见到脚下一个小小的点绕着原地转了个圈,而后又伸起手向他大幅度的挥了挥。

大家都在紧张为啥上边那位不动了的时候,喻文州这套广播体操显然耍的十分突兀,不过黄少天却一下懂了,他在呢。这时就听到耳机外边的世界,喻文州的声音响起:“嗯,我们两个一起的。”他大概正对着其他不解的围观群众解释,黄少天瞬间觉得力量涌动,是哟,一起的,怕个毛。夜雨声烦重整旗鼓,奋勇向前。

 

夜雨声烦站在圣堂的最高处,俯视着脚下的人群,他本来想过上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给苏沐橙发个消息郑重申明自己也是可以蹦上来的,谁知道真站在这里了,反而脑子有点懵。

这个高处真的太静了,黄少天很努力地说了几句,

“哈哈,老子上来啦!”

但是荣耀的语音系统是把距离也计算在内了,他孤零零地站在这里,能回答他的连风声都没有。

忽然有人过来把他的耳机摘掉,套了另一个耳机在他头上,“快听快听,这才是属于你的声音。”

潮水般的声音忽然涌来。

“大神!”

“那是谁!”

“夜雨声烦,是夜雨声烦!”

“蓝雨的夜雨声烦!”

喻文州双手抱在胸前,坐在电脑桌上,在巨大的喝彩声中向他笑。

他见到喻文州的嘴动了动,实在太吵闹了,无法听清他的话音。不过黄少天一秒就读懂了他的意思。

“开心,当然开心。”黄少天在屏幕前重新坐定握好鼠标,“看好了,送给你的。”

 

于是很多年后的荣耀圈还流传着剑圣塔顶耍剑这样一个传说。当然,后续这个耍剑曾经被一些人更改为耍贱,这是因为这种近乎于攀岩式的登高实在太酷了,引得一众玩家纷纷效仿,一时间荣耀各类高塔下亡魂无数,没过几天世界上便更新了一条系统消息“系统内的高塔类建筑物都将在原基础上加固。”从此后,玩家们悲哀地发现之前随便戳就能戳开的塔墙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铜墙铁壁,使足了力气也凿不出一个小坑不说,换个便宜的武器——比如黄少天当时用的短剑,刀刃没碰几次墙壁就变成了一层齑粉刷刷落下了。剑圣大人的登顶变成了一次绝唱,即便是他自己也无法再尝试一次了。对此他也颇有怨言。

“讨厌的运营商,多几天我就带着你一起跳上去了……”黄少天站在他们自己的房子里碎碎地抱怨,“所以我就挑了这样一个位置,这个城市再也没有更高的地方了,我想让你也看看我曾经看过的东西。”

他转过来对着喻文州傻笑,问他:“开心吗?”

喻文州递给他一根羊肉串,“剑圣大人,请吧。”

黄少天呵呵地笑了几声,接过羊肉串,猛一翻身蹦起来。

“连突!三段刺!拔刀斩!上挑!看剑看剑看剑!”

黄少天拿着羊肉串有模有样地耍着,瘦高的影子在房间里上下翻飞,还有他喋喋不休根本和动作对不上的报剑招,所有的动作都已经烂熟于心,即便是照猫画虎也无所谓,黄少天卖力又投入地耍来耍去,这是只属于他们俩的荣耀时刻。

喻文州在一旁笑着说:“少天,你知道吗?我今天下午幻想了一下如果你从来都没玩过荣耀该是个什么样?”

黄少天动作不停,嘴里回着他的话:“干嘛这么想?不玩荣耀的我就不是我了。我就是这样的,是夜雨声烦也是黄少天。”

喻文州接着道:“我想了你的好多种样子,最后就发现我还是最喜欢现在的你。”他拍拍手,“你是夜雨声烦,也是黄少天。”

黄少天挥舞着羊肉串做了个完美的收招。他稍稍平息了一下呼吸,回过头,“荣耀给了我生命中所能拥有的,最好的东西。”

喻文州附议:“我也是。”

黄少天走回他身边重新坐下:“下一次我们再一起去爬更高的地方吧?”

他们一起看向早早便被挂在墙上的总冠军奖状。

喻文州在另一边大片空荡荡的墙壁指了指,“知道为什么我把它放在最左边吗?”他笑了笑,声音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坚定和自信,“因为以后这面墙上都会挂满了一样的东西。”

 

------------------------------------------------------------------------------------

 

黄少天有起床气,不到火烧眉毛绝不起床,喻文州生活作息倒是不错,一早起来面对空空如也的冰箱,怀里揣着钱包便出去为他们两人觅食。

也不过出去了半个小时,拎着一袋豆浆油条的喻文州回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才发现……门竟然没锁?

他疑惑地推开防盗门,叫了一声:“少天?”

穿着睡衣的黄少天迅速出现在了他眼前,脸上带着一种非常激动的神情。

喻文州嘴都没张开,黄少天已经欢快地拽着他摇了几下,“你知道谁来了嘛!知道是谁嘛?哎呀,我真没想到他会来!”

喻文州勉强发了一个音,“我……”黄少天已经冲着里边叫道:“魏爹!我们队长回来啦!”

这次喻文州真的傻眼了,面对缓缓走来叼着烟的流氓,他老老实实地叫了一句:“队长。”


评论(14)
热度(880)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