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 阿斗斗日记

阿斗斗日记


今天是周末学校补课的日子,爸爸照例开车送我到校门口。车子停稳了,我看看自己的米奇老鼠手表,竟然还差十五分钟才上课!冷汗这就顺着脊梁骨流了下来。

爸爸果然开口了:“阿斗啊,今天爸爸有重要的事情,你一定要表现的乖乖的,别给我添乱行吗?”

我想起今天要发生的那件可怕事情,扁扁嘴有点鼻头发酸,刚想跟他说两句,爸爸就捏住我的鼻子让我一下闭了嘴。

“记着!别添乱!”

这种时候哪敢说不啊,我被捏着哼哼唧唧几声不得已的点头,爸爸很满意,他觉得我答应了。


中午放学的时候是子龙叔叔和孟起叔叔一起来接我,教英语的小张老师见到子龙叔叔显得特别激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眼睛好像绿了一下?平时见她走路都是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的走,今天忽然一个箭步冲的比谁都快,还把教语文的小王老师拦在了身后。我如果能有她这种速度50米跑也不会不及格了。

孟起叔叔很快就被隔绝在了一群女老师的包围圈之外,倒是有隔壁班的小实习老师也红着脸凑过来叫他,但是他好像根本没听见一样。

“斗斗,收拾好了没有,快走了!”

孟起叔叔今天特别凶,跟我说话都高了一个八度,我觉得心里头更堵了,特别想哭,但是想起来爸爸说不要添乱,只好憋了半天再把眼泪忍了回去。

饭桌上两个叔叔一直在讨论什么酸不酸,醋不醋的问题,我心里乱,听不太懂,但想必是他们吃饺子调料放的不对了,于是主动帮他们在小碟子里多倒了点酱油。

孟起叔叔说的亢奋了,直接塞了个饺子放在嘴里鼓鼓囊囊的嚼,然后脸就变成了猪肝色,弯腰冲着地板咳嗽了半天。

子龙叔叔拿着碟子闻了闻,才想起来皱着眉头望向我,结果才看一眼,他脸色也霎时变了:“斗斗你怎么了?这么半天20个都没吃完?是不是生病了啊?哪不舒服快跟叔叔说!”

孟起叔叔听了他的话连咳嗽都顾不得了,盯住我看了半天:“我就觉得他今天不对,好像心事重重的特别委屈!难道是有人欺负你?”叔叔说到这里一下把拳头捏的咯咯响,结果因为太生气又呛了自己两下。


两个叔叔紧张地拉着我问长问短,虽然不吵架了,但是看上去比刚才还要着急,我也不想让叔叔们担心的啊,只不过只不过……我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从书包里把试卷拿出来摊在桌上,“叔叔你们自己看啊。哇哇哇哇。”

叔叔们展开折得小小的卷子,

“这,这……其实32分也不算特别低吧。不就是让家长签个字嘛,我觉得大哥不会太生气的……吧。”孟起叔叔磨了半天才勉强安慰我道。

“你错了,还有一个大杀器在这里……”子龙叔叔颤抖着把卷子翻了过来,背面的一大片空白处上写了笔画犀利的长串小字,“这是老师写给大哥的一封信……”

这下连一贯最会安慰人的孟起叔叔都说不出话了,他用一种看烈士般的眼神悲哀地看我,“斗斗……”

我哭得更伤心了。


跟叔叔们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我眼泪也没止住,眼睛肿的跟个桃一样,子龙叔叔担心的给我擦脸,“斗斗别哭了啊,要是脱水晕倒了可怎么办啊。”

孟起叔叔说,“我想了好久,至少先把32改一改吧,你看这个3写的特别圆润,我觉得在这里加一个反3,它不就变成了82分了。”

他找了根红笔在分数的位置比划了半天,“子龙你说改不改啊。要改我可就,可就动手了啊。”

子龙叔叔抓抓头,“这不是骗人嘛……”

“骗人?谁骗人了!”三叔异常洪亮的声音把走廊都震得晃了几晃,我吓得抽了口气,在子龙叔叔怀里哆嗦了一下。

“三弟,都说以后在孩子面前说话温柔一点,你怎么就是记不住!”二叔很生气的刮了三叔脑壳一巴掌,“阿斗别害怕,你三叔就是个粗人。诶?阿斗你怎么哭成这样啊!”


二叔和三叔也搬着小板凳加入了我们的讨论。二叔拿着我的试卷上上下下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我就奇怪了,学这个三角函数能有个铲铲用嘛,这些题我也一个都不会做,难道也让大哥来教育教育我不成?”

“二哥你就别说这些了,先想想怎么帮忙才对,要不然……咱们按照孟起说的那样,把32给改成82?”子龙叔叔又圆又亮的眼睛里闪过了那么一咪咪邪恶的光,随后他又自责的捂住脸好像特别愧疚,“虽然很不对,但是为了斗斗好的话……”

“为了孩子好就快点改啊!”二叔都快掀桌了,直接把笔帽一拔塞给孟起叔叔,“改!”

孟起叔叔本来已经酝酿了很久,对着空气画了好多个反三,结果临到笔头要落在纸上了,突然又有点手抖,哆哆嗦嗦地在那个阿拉伯数字的3上下各补了个圆圈,最后的效果就像8被砍了头一样。

大人们围在试卷左右,气氛突然就有点尴尬,子龙叔叔吞吞吐吐地说:“挺好看的,挺像的。”

“要不然我再描几下?”孟起叔叔皱着眉头望他,他立刻把我的试卷保护起来,“别,这样比较自然,自然。问题还有,这背面的给家长的一封信可怎么办啊?”

“还有一封信?”二叔一把扯过卷子翻过来看,“日哟,这个老师也忒不厚道了!”

子龙叔叔刚发现他有点异样还没来得及阻止,二叔已经两手一扯,只听得刺啦一声,有家长一封信的那部分试卷就被从主体上扯了下来。

二叔把两部分都塞进我手里,“阿斗拿好啊,跟大哥说试卷拿回家的时候被同学扯了,让他在分数旁边签字就行了,回学校以后再把一封信用胶条贴上去。”

我已经不会哭了,接过试卷的手都颤颤巍巍拿不稳。

一直因为吓坏了我而很自责的三叔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一声吼:“哎呀!”他意识到自己分贝又过大了,赶紧捂住嘴对二叔笑笑,抑制不住高兴地说道,“我又找到一个会被看穿的地方,你们猜猜是哪?”三叔开心地从我手里又把卷子拿走,“这个上边的叉子太多啦,写82分大哥不会相信的,一看就穿帮了,还有你们看好多地方都空着的,至少把它填上先嘛。阿斗我跟你说,三叔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文化人,画画是拿过奖的!这种事情三叔来帮你做啊。”

三叔于是把每一个大大的红叉都用红笔描成了半对,远远看上去就像一排山寨的nike标签,而后又在我空着不会写的地方瞎填瞎画起来,“哟哟哟,忘记了用红笔直接写了,三叔换个黑的再给你描一遍啊。”

我想我不光不会哭,连自己的试卷也认不出来了。

三叔把改好的试卷递给我,“阿斗你看,满意吗?”

我可能只是张了张嘴愣着没动,子龙叔叔赶紧把卷子接了过来,“我来看看吧。”他勉强向着大家笑了笑,像模像样的端起那个草稿纸一样的东西放在眼前。“哎呀,不对!这个卷子是150满分的啊!82也没及格!”

孟起叔叔一下惊起,喝道,“怎么回事?”伸手就去扯,结果忘了自己手里还捏着支拆了帽的红笔,一道短粗的痕迹正好画在了断头8的左边,试卷上的分数最终定格为182。

连二叔和三叔都笑不出来了,三叔抓着后脑勺说:“二哥啊,刚才大哥是不是说今天他竞选让我们也去看看啊,时间不早了咱们好像该走了。”

二叔拍脑门:“真有这么一回事。阿斗,二叔三叔先走了啊,你不要怕,小小年纪什么事过不去啊。真有问题二叔一定给你撑腰!”


“撑什么腰啊,你们俩快点!”爸爸从天而降一样的出现在门口,“今天选区议员开票,少了谁都不行。你们俩都快点过来。”

幸好我早就不哭了,爸爸站的远没看清我眼里的红血丝,他有点紧张地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孔明,你看我还行吧。”

我的孔明干爹还是挂着他那种慵懒的笑,“非常好,不要担心。”然后慢慢地转向我的方向眼睛挤了一下。

我吓得一下坐直,爸爸也看了过来,“阿斗,今天不错很乖,记得爸爸说过什么嘛?”爸爸指着我再重复一遍,“不,要,添,乱。”

待到他们所有人都离开,子龙叔叔才从身后将已经连草稿纸都不如的182分试卷展了开来,“斗斗……”叔叔一脸难过。

“叔叔们,今天之后咱们可能就要永别了。”

我们三个抱头痛哭。


晚饭时间我也一直食不下咽,子龙叔叔捏着我的手说,“这可怎么办啊,才半天孩子就瘦了。”

孟起叔叔狠狠把筷子摔在桌上,“活人难道还要被张试卷憋死吗!”

我想了想,终于把筹备半天的计划对他们说了出来:“叔叔们,如果你们准备私奔,能不能带我一起啊?”

孟起叔叔嘴里的水喷了一地,子龙叔叔干笑几下,“斗斗,我们没有要私奔啊。”

“那你们能不能借给我离家出走的钱?或者帮我去问问隔壁的孙策叔叔?他偷偷跟我说过如果哪天跟爸爸过不下去了,愿意借给我钱。他不像咱们,很有钱的。”

我英俊的子龙叔叔好像是做了个翻白眼的动作。

孟起叔叔蹦了起来,“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求外人嘛!斗斗,收拾行李,叔叔这就带你走。天大地大还能没有个容身之处吗?”

“孟起你不要激动,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

“我不解决斗斗就让孙策帮他解决了!斗斗你说是不是?”

我很为难地点了点头。子龙叔叔惆怅了。


就在这时走廊里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哈哈,十年了,这是我十年来最高兴的一天!”

是孙策叔叔吗?诶,不对,是我爸爸。

干爹扶着脸上带了两团小红晕的爸爸走进来,“这句话不适合你,咱们西蜀人要有自己的原创精神。”

爸爸笑出几个泛着酒气的哈哈,看我坐在桌子旁,立即扑过来,“阿斗,今天爸爸选上了!以后就不用再跟曹操那个坏叔叔或者隔壁的怪叔叔孙策争了,爸爸要有自己的事业了!爸爸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爸爸眼睛晶亮晶亮的,高兴劲都冲破了眼眶直射出来,我真希望一直让他保持这个笑脸。

“阿斗你今天也很乖!都没有给爸爸添乱!明天爸爸带你去游乐园!”

爸爸难得豪气的大手一挥,险些没有站稳,干爹赶紧过去搀他,“我先带你去隔壁躺一会儿,晚上送你们爷俩回家啊。”

爸爸继续嚷着开心开心,干爹笑盈盈地扶着他慢慢的走,直到要消失在门口了,忽然又回过头来瞧了我一眼。我被看的发毛,干爹虽然很聪明看起来也蛮温柔的,我却一直很害怕他,总觉得他能一眼就把我看穿了似的。

爸爸和干爹走了,我对孟起叔叔说,“叔叔,咱们也走吧。”

子龙叔叔还想劝我,“斗斗你先别着急,让孟起叔叔给你学个马,或者我给你表演皮卡丘发电好不好呀?”

我眉毛都耷拉了,子龙叔叔叹气,“好吧,那我跟你们一同走吧。”


子龙叔叔说回家收拾行李已经来不及了,干脆我们一起去楼下的小便利店买点牙刷牙膏这类小物件,人先跑走了再说,还有一定要带足够量的现金,否则爸爸会通过信用卡记录找到我的。他们做了简单的计划,就拉上我准备先去采购日用品,等取好钱回来装包再走。子龙叔叔手里还攥着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试卷。孟起叔叔有点不满,骂道你还拿着这个惹祸的东西干嘛,擦擦撕了几下就把卷子扔进了垃圾桶。


我们三个提着一袋日用品回来的时候本以为办公室会没人的,哪知道一开灯就看到椅子上坐了个瘦长的人影,孟起叔叔吓的袋子一下落到了地上。

干爹很优雅地坐着看我们,“你们几个胡闹。子龙,你怎么也这么不懂事了!”

子龙叔叔被说得很伤心,孟起叔叔赶紧站在他前边,“那个,他不愿意,是我逼他的。”

干爹长长地吁了口气,向我招手:“阿斗过来。”

我胆战心惊地蹭过去,干爹把一张叠好的大纸放在我怀里,“周一拿这个去交给老师。”

我把纸展开,这竟然是我今天早上从学校带回来的那张试卷!不是那个草稿纸,不是被撕成两半的,也不是182分的,就是那张写着给家长一封信的32分试卷,连老师的字迹都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分数和信的旁边都端端正正签了爸爸的名字。干爹又拿出一团废纸对着两个叔叔说道,“还有这个,以后想销毁证据必须烧掉明白吗?放在纸篓里随便翻翻就找到了。”

那时间,干爹的形象在我眼里一下变得特别高大,如果不是认识他好久了,我会以为他是机器猫之类的东西,再不然,就是历史课上讲过的那个……耶稣!


晚上回家后,干爹扶爸爸倒在了床上,爸爸都睡的很熟了仍然嘴角带笑,干爹本想帮他洗漱,见我在一旁一直看着,犹豫一下还是放弃了。

“阿斗,明天早上你爸爸起不来的,让孟起和子龙带你去游乐园吧。你不是最喜欢和他们一起玩吗?”

我开心的点点头,游乐园什么的,当然是和亲爱的叔叔们一起去最有意思了,还可以让他们表演马和皮卡丘给我看补上今天的空缺,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必须和干爹商量。

我壮着胆子问道:“干爹,以后我有试卷要签名,都可以找你吗?”

“不行。”干爹非常和颜悦色但又神速地给了个短暂的回答,“阿斗你必须好好学习,以后才能帮你爸爸的忙明白吗?”

他看向床上的爸爸,眼里流露出一种很复杂的我又有点看不懂的情绪,“今天是他太高兴了,我不忍心让他又为了别的事操心,以后绝对不能再有这样的事。”干爹又回过头来对着我,“那张182分的卷子我可没烧,还存着呢哦。”

他这个表情和刚才对着爸爸的截然不同,真的好可怕啊!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明天我会和我最喜欢的两个叔叔一起去游乐园,虽然有点波折,但是总体来说这个周末还是很开心的。除了干爹最后那个眼神我想起来还是渗渗的。我有点不明白,以前爸爸让他帮我写的作文每次都会被老师发现打回重抄,害的爸爸好几次写到凌晨三点,但是明明他学老师和爸爸写字都那么像,怎么就学不会我的字迹呢?难道是我的字迹特别难学?连他这么聪明的人都学不出?那怎么孟起叔叔一写就来啊。

哎,想我阿斗斗,花样小少年,心事别样多啊。


评论(1)
热度(99)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