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16

十六


曹仁可谓是北魏集团的第一号好青年。

平日里兢兢业业地做着黑社会的本职工作不说,还主动揽下了公司工会主席这个职务,时不时就组织些大家喜闻乐见的集体活动,比如组团打副本连夜蹲boss等等,深受基层同志们的欢迎爱戴。除此之外,曹仁同志也是一个热爱户外运动的阳光青年,因为从小熟读灌篮高手而特别喜欢找人陪自己one on one,对手打得不卖力当然不行,但若是不走运赢了曹天人其后果也是很难承担的。仁表弟不是不知道球友们心中的苦闷和把户外活动换成线上运动的呼声,但……谁让咱就是喜欢这种jump系的青春feel嘛!

曹仁在夕阳下猛地挥头,落下一阵带有光圈的汗滴,仿佛又听到了年少时那首最熟悉的主题曲。

“快起来,我们一起向着夕阳奔跑!”

地上被虐得奄奄一息的一票炮灰表示,天人大哥我们真的奔不动了哇。

曹仁啧啧抱怨,“扫兴,非要大白话直说吗,我的意思是一起去自动贩卖机哪里,请你们喝水。”

众人这才爬起身稀稀落落地向着贩卖机那边蹭。


贩卖机有点老旧,曹仁还偏偏要选最无人问津的宝矿力来喝,于是一张纸币塞进去后,机器艰难地亮了亮,吱吱呀呀叫了一通后……什么也没掉出来|||| 曹仁怒气上涌一巴掌拍在面板上,宝矿力蓝色的瓶子懒洋洋地只晃动了一下。

“都过来,给我把它摇下来!”曹仁指挥球友们过来帮忙。

一条胳膊伸在了他面前。

一个长得十分漫画男主角的好看男人对他笑了笑,“我帮你。”

男人把头顶的棒球帽又压低一些,另一手紧攥的拳头猛地捶在贩卖机上。“咣当咣当”两声,两瓶宝矿力狗腿地落了下来。

曹仁平视这个同自己身高相差无几,身材匀称的男人:“你是谁?”

男人没回答反问道:“你是曹子孝吧?”

即便是神经比大脑都粗大的人也能明白来者不善了。曹仁不动声色又飞快地在自己身上摸了一下,除了几张纸币什么也没有。

男人又笑了笑,“你放心,这种事我不喜欢占人家便宜。”他把自己运动服的口袋翻出来示意空无一物,“而且我不介意你找帮手。”他抬抬下巴示意不远处那群一头雾水囧字脸的球友们。

曹仁气得太阳穴直抽动:“一会儿谁敢帮忙我宰了谁!”

帽檐下方的脸翘高眉梢。他耸耸肩。

“你到底是谁?”

男人开始讲故事一样地说起:“今天这个事情主要源于你做错了一件事,欺负了一个不该欺负的人……”

曹仁的大脑飞速运转:“你说谁?……周瑜?!”

对方语速仍是不紧不慢地,全不停顿丝毫未被影响,“那人现在每天在医院里躺着,肺被打穿了用力喘口气都疼,一咳嗽就见血。”

曹仁不屑地哼一声:“那也没死不是吗?”

男人接着道:“关键在于,自从我俩认识,哪怕只是一根手指头也再没人敢随便动他一下了。”

“你是孙策吧。”曹仁似乎是恍然大悟又毫不意外的口气,根本不是问句地轻松阐述道,“想干嘛?报仇?非常欢迎。”

孙策的脸终于有了丝变化,他勾了勾嘴角算是对曹仁猜测的默认。

“于公来说,我觉得你很有可取之处,还可以等有空了再算账,给你几天逍遥。但是于私来说,我如果再不出现别人会说他男人真没用,活着跟死了一样。当然了,别人怎么说也不重要,”孙策用脚踢起扔在一边的篮球,把蹦起来的球接在手里把玩,“只是我会特别看不起自己。早说过不要惹我的人,你们就是不听。”

“给你点适应时间,我一共打你三次,三次之后无论生死,这笔账就算了。这是好消息。当然还有一个坏消息,”孙策看似漫不经心地把球抱进了怀里,“坏消息是,今天就是第一次。”

篮球弹地一下,重重砸在了曹仁手里。


一个多小时后,曹仁感到有人摇晃自己,终于迷迷糊糊地醒来。

“天人大哥!你终于醒了!”球友们喜极而泣,“你都晕好久了!”

曹仁刚想说点什么,突然头一偏哇地吐出一口血沫子,里边还带了一颗牙。他呸呸几下把嘴里的晦气东西吐干净,终于张嘴沙哑着声音问,“人呢?”

“打完你……”球友才一出声就发现这个时间前缀纯属找死,立即改口道,“他走了。”

就算临时把话收回去别人还是能听见好吗?曹仁怒不可遏,“去把我的鞋捡回来!还有地上那颗牙!”

球友们心脏都被喊的停跳一拍,几个人立即扔下曹仁去围那颗精贵的牙齿,捡好再回头一看,曹仁一个人孤零零呈大字型重又躺回了地上。

“赶紧叫人哪!”曹仁愤恨的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沮丧,“我起不来,动不了了啦!”


孙策是算准了时间溜走的。周瑜最近大部分时间都是怏怏的,晚上5点一过饭也吃不了几口就会睡过去了。他此刻看表已经6点多了,心想这是安全时间因此毫不设防地推门而入。

没想到却直撞到周瑜窝在柔软的枕头里看他。

“你干什么去了?”周瑜的声音仍然是有气无力虚虚的,即使这样,后半句还是突然高了一个声调,“去打架了?”

孙策低头看到自己脏兮兮沾有不少泥污的衣服,迅速在背后擦了一把手上的血渍,“哪会儿呢?”他嬉皮笑脸地说,“我打篮球去了。”

周瑜露出一种“你以为我脑子也受伤了对吧?”样的表情盯着他。孙策全不在意走去坐在他床边,凑近亲亲他,

“你为什么不睡觉?”

天还尚未黑透,房间仅开了床头灯,25瓦的小灯泡所射出的一切都毛毛的,营造出只能堪堪笼罩他俩周身的暖黄色光晕。视线所及的一切似乎都是最稀松平常的,二人却觉得眼前被笼上了一层旖旎的轻纱。孙策回来快两周了,他们每天朝夕相对却很少在这样的时分能够四目相视。孙策觉得周瑜的瞳仁周边都有金粼粼的流光溢彩闪动。

“为什么不睡觉?”他顿了半响,又一次问道。手穿过周瑜脖颈后方微微抬起他的上身。

周瑜身体瑟缩了一下。

孙策怔了怔,忽然想起今早医生说要减少止痛剂的数量,眉心终于拧成个疙瘩。他摸摸那人的头,带着点叹息的说:“疼为什么不说话?”

“你打架也没告诉我。”周瑜脸上瞬间的痛楚又即刻消失,语气十分平静。

“你呀,以前挺好的,怎么就被我惯成这样了呢?”

孙策沉思片刻,唇角蹭蹭对方的睫毛,小心在他耳边吹气,“不过我自作自受,我愿意,现在就哄你睡觉。”


孙权近段日子想见到自己老哥总是十分困难。但凡时间找的不好,推开门看到的总是老哥的手放在公瑾哥的衣服里,运气好些领口是盖住的也罢了,运气不好正赶上春光乍现的时刻还会挨揍!苦逼弟弟有的时候真恨不得冲上去骂,混账东西,人家还是个病人啊!但随着周瑜开始好转,直到被侵犯的同时也可以勉力勾上对方脖子了,孙权才认清了一个事实……真禽兽!衣冠禽兽!tmd一对禽兽!

孙权今天也是算好时间来的,平时这个时候周瑜早睡了,敲门反而是种打扰,于是他也是毫不犹豫地开门就进。

孙权惊讶地发现床是空的,再定睛一看,孙策正站在房中,把头从臂弯里那人的脸侧抬起。

孙策无声地比了一个嘴型,是一个很圆润的词,孙权立刻看懂了。他飞快地把门带上惊魂未定地冲到走廊。

奶奶的,这次比以往还瞎!下限又被刷新了!

等在外边玩手机的陆逊一脸迷茫:“你干嘛啊?”

孙权还在抚胸口倒气,见他站在那里就招招手:“伯言,过来给我抱一个。”

陆逊的耳朵又有点烫,“有毛病吧你。”但是他随即便假装没事的四下看看,一边嘟嘟囔囔一边往孙权那边挪过去。

孙权嫌慢,几大步抢上就去勾陆逊腿窝。陆逊大惊失色用力蹬开他,

“你疯啦!”

“就是这种新娘抱啊,人家那还是180以上级别的XL号新娘抱呢。”孙权揉揉被踹的手心特别委屈,“人跟人的脸皮厚度,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陆逊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孙策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权逊两个正坐在长椅上等他。孙权问:“睡了啊?”孙策瞅他一眼点点头。

孙权于是在书包里掏了几下,拿出一罐能量饮料扔给他哥:“江东猛虎,注意身体。”

孙策接住拿在手里看了看,又把罐子塞回给他:“你这把皮包骨头我清楚,为了咱家好儿郎的优良传统,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陆逊居然还在一边附和了几下,孙权气愤难当,直接把易拉罐打开猛往嘴里灌。


孙策在挨着他俩的位置坐下,从怀里掏出块糖来。他先前听医生细细讲解了一遍吸二手烟对身体的危害性,这次的戒烟行动就有了极大动力,孙权为了表示支持特意去给他买口香糖,说哥啊,你收着,以后这就是你的益达了。孙策说,滚边儿去,接着自己挑了种可乐口味的泡泡糖每天揣着,满足口感顺便兼具了娱乐性。

孙策吹得太用力,每次泡泡还没鼓起来就先炸开了,但他依然我行我素,于是孙权絮絮叨叨说起最近工作上的事时,身边就一直传来连绵不绝的啪啪声。

孙权说,“都是些不好不坏的消息,我跟张辽一直在合肥大厦那边僵着呗,反正目前为止都没有进展。刘备倒是很机灵,最近听说他有往政界发展的苗头,好像准备竞选什么委员?本来公瑾哥跟我商量过让我也去选,结果他又伤了,这事就耽搁了,反倒被刘备抢了先。啊,倒是有一件事说出来你肯定高兴,妈最近这几天都乐疯了,今天她跟我说,让我明天一早先回家,她买了乌骨鸡要炖汤给公瑾哥,说不用你回去拿,你得在这边陪着他。”孙权冲大哥暧昧地眨眼,“哥,开心吗?你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啊。”

“人都伤成这样了,我开心个毛。”孙策又吹爆一个气泡,“我全要讨回来。”

孙权黯然:“你今天去找曹仁了?”

孙策点点头,拉开袖子,他手臂上有一条长长的血痕,只简单处理了一下,新鲜的伤口泛白微微翻着,显得有些狰狞。“曹仁这小子还可以,但是我饶不了他。”孙策说,“这事没完。”

孙权也沉下脸来,“那你说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一个硕大的泡泡终于被他吹了起来,孙策腮部鼓动一下,再吹进一口气,气泡终于还是承受不住一下爆炸,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孙策把嘴里的糖吐出来,说,“干死他们。”


评论(1)
热度(102)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