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14

十四


这是一段发生在幸福年间的往事。


某个月光柔和洁净的夜晚,孙策和周瑜两人刚刚做完例行的双人运动。或许是月亮特别美的关系,这一天他俩都发挥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水准,孙策搂着周瑜有点汗湿的肩,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纪念这次超级成功的运动。

“宝贝儿,我要把我身体的一部分当成礼物送给你。”

周瑜一下来了兴趣,从枕头上爬起来单手支头,

“真的?我可以自己挑是哪一部分吗?”

“绝对是真的。”孙策一边努力表达诚意一边用手暗示性地指指自己腰部往下的部分。刚才我表现的如此之好,找遍全国也不会再有这么棒的那啥了,该挑哪里……你懂的~

周瑜顺着他的手势看了一眼,深深点了点头。哦……他忽然单手勾住孙策的下巴,“我要最好看的部分。”

孙策那几天正好头发疏于修剪,偏长的刘海盖下来,半遮掩着眼睛。周瑜把那些乌黑的细碎头发拨开,露出他光滑饱满的额头。孙策的一双眼睛大而弧线圆润,泛着最明艳的光,被他盯一眼总是能胜过听千百句柔肠百转的情话。周瑜在他深邃的双眼皮上亲了一下,喃喃说道,“我喜欢这里。”

孙策对这一系列不遵循自己剧本展开的情节适应性良好,拉起被角装出一副娇羞样,故意尖着嗓子问:“大老爷,您对我这个眼睛,还满意吧?”

“还没完呢。”周瑜又轻轻吻过他坚挺的鼻子淡色的唇,用手指勾勒他深黑浓密的眉。“哪儿都好看。这张脸最好看了。”

周瑜在孙策脸上拍了拍,“大老爷最满意的就是这张脸,以后它就归我了,好好伺候着,明白吗?”

孙策继续柔弱地捏被角捏被角,特别害羞地点了点头。

周瑜对这一次的cosplay十分满意,打个响指拍拍枕头躺下身,“睡觉。”


小娘子忽然翻身而上两个膝盖头支在了大老爷身子两旁,

“大老爷,礼尚往来,你挑完了就该我了。”

周瑜一下有种惹祸上身的感觉,但还是强装镇定地伸出脚来小腿顶在了身上这人的肚子上,阻止他往下更进一步,“明天要早起,今天先到此为止。”

结束不结束哪能由着你来呢?孙策彻底无视行为和语言上的各种威胁奋勇直前,果不其然,顶在他肋骨上的那截小腿随着他的压低渐渐放松了力道。他舍不得真踹我,孙策心里甜蜜又得意地默念。“大老爷,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你。”

孙策把周瑜盖在身上的薄被扯开,露出在月光下泛出幽幽荧光的赤裸胸膛,两手慢慢下行抚过各段身躯。每一寸肌肤都光洁紧致,细腻中带有一股男子的坚韧张力。孙策低下头去,不是啄或者吻,他露出牙齿专挑那些最柔软脆弱的部分,小口小口就像温柔的野兽,轻轻咬了下去。周瑜只觉得一阵过电般的酥痒霎时传遍全身,开始几下还能勉强支撑,直到孙策咬到他最弱势的腰上,终于不可收拾破功笑了出来。

孙策受到鼓舞越发努力,为了映衬此情此景,他决定临时献歌一曲。配合着两个人的轻笑,孙策断断续续不成调地哼唱了几句。

你一见我就笑,我那偏偏风采太美妙,和我在一起,你永远没烦恼。

“大老爷这么精通音律,快来说说我这几句唱的对不对。”

周瑜调用最后的一丝理智试图摆脱纠缠,“五音不全!瞎唱!明明是我一见你就笑……”

孙策乐了,“就是你见了我才笑啊。”他已经从腰侧重又向上来到了周瑜的脖子根,对准耳垂背后薄薄的皮肤,最后的一口。

周瑜好像听到自己用最令人脸红口干的声音呻吟了一声。死就死了,他脑子一热破罐破摔干脆两手勾住凶犯脖子,一直用来反抗的腿也攀上了对方的腰。孙策随着他的动作一把将人抱起紧紧搂在了怀里。

“都是我的知道吗?”孙策细细密密地落下连串的吻,“周大少爷你全身都盖了我的牙印,就是我的东西。绝不能让别人碰让别人摸,完完整整妥妥当当地都是我的,你知道吗?”


周瑜突然从昏迷中醒来,吕蒙架着他的身体跌跌撞撞地两人一起前行。

他们并没有走出很远,虽然周瑜已经度过了一个漫长又不愿醒来的梦。他其实是被疼醒的,那是种非常可怕,此生从未有过的疼痛,每走一步便感觉到它在加剧却又有另外的一些观感不断减轻,这种时候清醒真是一种折磨。

吕蒙并不知道这么多的内情,他只是感到身边的人终于有了反应。吕蒙一直悬着的心有了点宽慰,他想起各种电视剧里的桥段,这个时候一定要没话找话保持对方的神志清楚不能睡过去。蒙蒙于是红着眼眶盯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前方很干地笑了几声:“今天天气真好啊,啊哈哈哈哈哈。”

他觉得自己更想哭了。

周瑜回应地嗯了一声,动作间肋上像被刀子戳一样的刺痛,他长长呼出几口带着血味的空气,对吕蒙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死的。”

可怜的蒙蒙不确定自己此时应该开心还是怀疑对方已经开始呓语不清了。

周瑜说,“我不能死,我要等一个电话。”


就在陆逊愉快地放火,孙权辛苦地找哥哥之前,被他们留下来放哨的马超仍然蹲在墙根下边气愤地除草。草根们带着泥土,被泄愤一般地揪起扔在地上,很快马超身边的小圆圈就变成了一片秃。

司马懿家地处荒郊野外,虽然古朴地很有特色却有着一个致命的缺点:上厕所不太方便。所以在条件比较艰苦的情况下,男士们经常会在野外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反正方圆百里都没几个人嘛。

马超蹲在地上只顾着拔草,没注意到已经有个人沿着墙根走了过来,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立正站直开始……大家懂的。

马超听到了细细的水声,这才循声望去。啧啧,没素质,马超内心OS,亏着还穿得一副体面的样子。他不屑地哼了哼,挪到了离那人远点的地方。站着的人和蹲着的人都发现了彼此,两人面对面注视着对方,同时流露出了一种:这人怎么有点面熟啊,是不是在哪见过?的表情。

马超肩负放哨重任,首先发难,“你是谁?”

那人很有气势地回问,“你不用自己先报上名来吗?”

马超想这个意见很有建设性,行有行规,自己的确应该先自报家门再问他人名讳。于是他说道,“我是马超。”

那人愣了愣,或者是因为上厕所的时候真的思虑比较简单,他犯了此生很少犯的几个智商不高的错误之一,那人老实地说,“我是曹操。”


诶?


陆逊把手里最后的一个点火器安好,躲得远远地,按了引爆键,就像不敢放烟花又手欠的小朋友一样捂着耳朵听响。他琢磨着事情已经到了收官阶段,无论结果好不好,自己都应该去找孙权大家快些跑路,或者也可以先去拉马超过来当帮手,万一孙权那边有了麻烦呢?陆逊正在犹豫间,还未来得及从自己躲着的地方钻出来,却见到眼前跑过一个蒙面的人。

在火灾现场显然应该用湿布掩住口鼻,快速寻找逃生的出路。这是一个成年人所应具备的基本常识。但陆逊觉得无论是蒙面的方法还是奔跑的速度,这人都有些略显凶残了吧。陆逊看着那人渐渐跑远的背影,露出了不解的仰望表情。就在此时听到了另一方传来的吼叫。啊呀呀呀呀呀呀。

明史上形容,大将军刘綎可以在马背上把大刀舞到“轮转如飞”的地步,陆逊读书时看到这一段只会心一笑:古人真会扯淡。于是现在他目瞪口呆地盯着马超牌人肉电风扇从远处踏尘而来,这才想起来自己要人家放哨的时候都没递过去个武器什么的,幸好马超太会因地制宜,手里边抓着的大概是从哪掰下来的水管吧。

水管电风扇转出阵阵旋风,马超就像一个刚充好电的小马达,看到陆逊了便大喊:“曹操在哪里!”

陆逊想,蒙面的那个,如果可以选择我也不想出卖你的,他指了指前方,“蒙着脸的那个就是。”

马超眼冒精光,哇呀呀呀呀呀地前冲过去了。

陆逊简直对自己太满意了,把马孟起带来,我就是个天才嘛!


孙权孙策和许褚三个人,毫不意外地僵持了一段时间。没人说话,孙权挺直了腰杆表现的毫不畏惧,孙策死死钳住许褚的脖子,保留着刚好让他不至慌乱又能受到最大心理压力的力度。许褚夹在中间,考虑了无数次自己在被孙策刺穿喉咙的同时是不是也能爆了孙权的头这个时间性问题。或者他们也应该商量一下,每人各退一步,许褚不知道孙家两兄弟是不是也在思索同样的问题。所有人的呼吸都越来越困难,再过一会儿大概他们都会死在这里,只是在这个阶段,不管是谁先动了一动,哪怕只是喉结转了转,也许都会造成无法逆转的后果。

直到房外的人开始乱糟糟地呐喊起来。许褚竖着耳朵听,他们喊的是,“保护老板啊!抓住那个小子!”

许褚按在孙权脑门上的枪忽然抖了抖,尽管有点丢脸,孙权还是面色惨白地晃了一下。孙策紧绷的神经也险些断开,一直保持紧贴的尖刺微微戳进了许褚的脖子,流出小股的血。

孙策也听到了杂乱的喊声,他一直钳着的人显然已经因此而打破了之前的平衡变得心不在焉起来,孙策有把握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让他瞬间断气并令孙权毫发无伤,只是他并不想这么做。孙策紧绷的手臂渐渐放松,这种明显的变化令许褚身体一凛。孙策说道:“你走吧。”

许褚先前说过的话又再一次徘徊回了自己耳边,“出去之后我们生死各安天命。”

他也放下了手,在大火里胡乱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泥浆,毅然决然地与孙家兄弟向着两个方向背道而去。


--------------------------------------------------------------


陆逊拽着不情愿的马超守在车子旁,马超很生气,“我都快抓到他了,你凭什么把我拉走!”

“你笨蛋呀,人家厉害的帮手都来了,你一个人打的过嘛?我看那个许褚跟你一样是个打架不要命的货,你俩打到天亮也不会有结果的。”陆逊给他看自己胳膊上被水管子打出的红印,“还不分青红皂白连我也打,如果骨折了医药费你赔。还有我受伤了一会儿你开车!”

马超想自己好像是有那么一咪咪的理亏,虽然仍然很生气还是只能乖乖闭嘴不语

有两个人向他们的方向跑了过来,陆逊极目远眺,手心里都是汗连胳膊都不疼了。直到那两人的面孔轮廓变得清晰,他激动地几乎要哭了。

马超张大了嘴巴,“妈呀,鬼啊!”陆逊用没受伤的手捶了他一下:“真不会说话,快点开车,先跑走咱俩再算误工费。”


一头雾水的马儿乖乖开车,陆逊在一旁指路,孙权坐在孙策旁边,肚子里有千言万语不知该从何说起。他想说你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我过的真的很辛苦,我都快不认识自己了却还是变不成你,做什么都小心翼翼地,确认过无数遍都还怕做错,崩溃了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各种委屈一涌而上来到嘴边,最后吐出来的也只有那一声,“哥……”

就像以前无数次的那样,孙策摸摸他头顶蓬松的软毛,孙权愣了愣,他想大哥已经明白了自己全部的意思,真的,再没什么可怕了。


孙策坐了片刻,好像久未涉世已经不懂如何开口,孙权突然想起了什么在自己口袋里摸索了一下,还未等他再有动作,孙策已经提前伸出手来,“手机给我,打个电话。”


吕蒙望着眼前隐约可见的岔路,只要找对了应该就可以出去了,只是带着行动不便的周瑜,速度未免太慢,如果能自己先跑过去探探路……

周瑜好像读懂了他的心思,艰难地说道:“你先去吧,把我放在这里。”

吕蒙在各个办法之间权衡一下,终于觉得只有这样最可行了。于是他扶周瑜坐下,“你一定要等我回来,不要睡着啊。”蒙蒙特别不放心地再三叮嘱。周瑜若有若无地点点头。吕蒙再三回望,终于还是向着一个方向跑了开去。


周瑜觉得自己所处的时空在渐渐变慢,明明仅仅应该是片刻的功夫,却感到已经过了良久,就如呼吸也逐渐细长减缓一样。他从口袋里掏出来手机抓在手里,想,怎么会这么迟,为什么还不来?却无从判断这种缓慢是不是自己的一种错觉。

迷蒙中,他发现周身的世界变了,自己正站在及膝的水中,面前是一片最深最暗可以吞噬一切的茫茫大海。他前方不远处站着的人缓缓回过头来。周瑜惊喜地喊他,“伯符!”

孙策向着他笑,就有如黑夜中最亮的明灯,周瑜心中一片欣喜,却突然一激灵,“你脸怎么了?”

孙策摸摸流血的脸颊,“不知道啊,你来给我看看。”

周瑜迟疑地上前一步,“你过来吧,那边好危险。”

孙策不说话,向着海的深处一步步退去。

“很疼很累吗?跟我来吧,这里很好,没有那么多烦恼,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只有我们。”

周瑜觉得无比心急,眼睁睁看着孙策渐行渐远,水已经没过了他的腰。他开口叫他,但发出的所有声音似乎都被面前的空寂侵吞了。

终于,他不顾一切地追了过去。


周瑜靠墙低头坐着,右手垂在地上,手里的电话震动着亮了起来,但是他没有接。


孙策按了很多次重播键,得到的只有长长忙音,他很烦躁地把手机塞回孙权手中,孙权劝他道,“别担心,应该是正好在任务中,所以才没接。”

孙策点了点头,孙权又问,“我们去哪里?回家吗?先跟妈说一声吧,直接回家我怕她开心的晕过去。”

孙策犹豫了一下道,“还是先去找公瑾,没看见他我总是不放心。”

车子里又传出了清脆的铃音,童声用甜美的声音唱道:啊,聪明的班比~哦,可爱的班比~

孙策立即拿过孙权的手机看了一眼,没亮。孙权摆出熊吉脸苦逼地看他。

陆逊大大方方地接电话,

“喂,是我啊。哦,他刚才电话占线……你慢点说……什么?”

陆逊默默挂了电话,一车人满是疑惑。孙策急着问,“有事?”

陆逊脸上血色尽褪,“哥,咱们先去医院。”


评论
热度(82)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