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13

十三


马超紧紧攥着笔,在作文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下:今天帮王乃乃搬了大白莱后,我蹦蹦跳跳低回冢,感觉自己胸前得红领巾梗红了。

加上标点正好800个字,马超满意地审视自己布满涂改液、黑疙瘩还有修改符号的作品。

写的太美了哟~


之前刘备考虑让诸葛亮来指导阿斗写作文,并且在必要的时候充当枪手。只是看到那一大一小坐在桌子旁边摊开书的情景,总有那么点鸡同鸭讲的感觉。枪手文诸葛亮也写过一次,一篇周记充斥着记叙议论和抒情,配合霸气的硬笔书法,拿在手里看看就觉得是艺术品。两天后批改好的周记回执上老师用血淋淋的大字写着:抄袭可耻,说谎更可耻。罚抄10遍,明天上课之前交回来。

凌晨三点,阿斗早就睡熟了,刘备一个人坐在桌前泪流满面奋笔疾书着。

做个扫除而已,思想汇报为什么也能写出大两千字呀!

从此之后刘备再也没让诸葛亮插手过阿斗的学习问题。


刘备当然没跟马超说过找他担当御用枪手是出于什么目的。马超显然也无法考虑出“全组只有孟起一个人思维回路和阿斗相似,连字体都像”这么复杂的道理。马超只知道阿斗最喜欢孟起叔叔和子龙叔叔,两个叔叔也最喜欢阿斗了~

自从踢碎警局的玻璃门,马超还没有能够回归岗位——领导对此的解释是,故意毁坏公物太可耻,不作出深刻反省绝对不能答应。已经重新上位的刘备不得已地为他四处走动各方游说,马超倒是一脸无所谓,趁机苦练笔头功夫,一段时间下来,平时要写两小时的文章现在只需要一小时五十分了呢。他对着计时器觉得心中幸福感洋溢。

老师说写完了文章要通读三遍,马超端正地拿起作文纸,开始朗读:“星期天的早上天气晴,我蹦蹦跳跳地走在柏油大马路上,胸前的红领巾是那么的红,好像太阳公公的脸……”


作文纸被拨开露出后边陆逊的脸。

“孟起,找你有点事。”

理论上他们两个组是没有太多私交的,但是马超小时候和周瑜住过一个大院,也是一起玩过泥巴的竹马竹马,态度要比关羽张飞他们缓和的多。因此他虽然有点恼怒陆逊无端端地打断了自己的朗读,还是耐着性子问道:“干嘛?”

陆逊挠挠头:“想让你帮忙一下,今天我们组有别的行动分不出人手,我们两个……”他推推身边的孙权,“人不够。”

马超愣了愣,指指自己空无一物的胸卡:“我最近没有证件哦。”

“这个事情吧……不需要证件”孙权思考一下措辞,终于决定直说,“它是非法的。”

马超感觉自己的眼皮在听到非法两个字的时候猛地跳了一下,接着就体温升高全身冒汗,几乎要脱口而出那个“好”字来了。


刘备今天带领其他人出外勤前,曾经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好好看家,不要打架,不要闹事,听话行吗?”

马超把这一段回忆努力地调动了出来。他咬紧牙摇摇头,“不行,我不能去。”

陆逊表现出全不介意的神色,拉了孙权便走,只是临到门口才用那种刻意制造出的,不大不小的,只能恰好让马超竖起耳朵听到的音量说道:“真遗憾,本来想让他一起去揍曹操的。”

揍曹操!马超脑子轰地炸了一下,新仇旧恨一涌而上,肾上腺也开始超光速地运转。

丝毫不出乎意料,陆逊听到背后有人狂吼:

“先别走!一定带上我!”


江东组的众人在紧张地做着最后准备。甘宁的大嗓门突然发出了一声诡异地嚎叫:“嗷~~~~”

他委屈地回应大家“快点回家吃药”的眼神,“这次真不是脑子坏了,是我发现他们少准备了一件防弹衣哦。”

鲁肃一边默念着还能有这种事一边走了出去,过了半饷又空着手走了回来。老实人都被气得直冒汗,鲁肃抱怨道,“说是最近设备更新,旧的淘汰了新的还没备齐,所以少一件。”

甘宁骂了句脏话,“不靠那个,老子有实力!”

话音还没落,一个捆好的衣物包扔在了他腿上。周瑜头也不抬地说,“你穿这个。”

甘宁有点算不过来,掰扯着自己的几个指头:“少了一件,我没有,现在有了,减一减一再加一……诶?不对啊,副组长,那你就没有了。”

周瑜只低头看手机:“我不需要。”

甘宁不干了:“那不行哦,我打架比你厉害,你比我需要才对。”

“你打架比较在行,所以你冲在前头,危险加倍。我没你厉害所以躲在后边,没危险,不需要,明白了吗?”

甘宁想这个逻辑问题应该不是十个手指头就能解决的了,话听着都挺合适的,但是自己怎么就觉得这么拧巴呢?

周瑜把手机调到静音,塞进了贴着胸口的西装口袋里,“都准备好了吧,我们出发。”


马超傻呆呆地一直跟着孙权和陆逊,先是开了好久的车,而后又在大野地里猫着腰偷偷摸摸走了很久。最后终于停在一个破旧的墙根下时,陆逊对他说,你就在这里等着,放哨知道吗?

马超有点被欺骗了的感觉,你不是说揍曹操嘛!

陆逊食指点点他的额头,说的太好了,好好在这里等着,万一曹操出现了,你就揍他。

马超也想说,这话怎么听着不太对啊。可惜陆逊已经拖着孙权飞快地消失在墙角那边了。他这才认定自己一定是被陆逊忽悠了,这人就和小时候的周瑜一样过分嘛,靠说话欺负人,并且按照经验看,曹操什么的是绝对不可能会出现了。已经答应放哨的马超气呼呼地往地上一坐,擦擦擦开始乱拔地上的草。

你们这些作文写的很长的人,都一样讨厌!讨厌!


孙权找到一个墙头相对低矮的地方,两手扒住瓦片就准备翻身而上,陆逊在后边用力拉住他的腰将他拽了下来,他们两个都跌在地上摔得生疼。要不是需要隐藏行踪,最近脾气特别好的孙权也要破口骂人了。

“你干嘛呀。”孙权两眼冒火,“关键时刻别闹了!”

陆逊瞪他,“真笨!”他打开一直提在手里的大拎包,“你看这是什么。”

包里装的全部是赤壁大火时没用到的点火器。孙权只看一眼便全明白了。

陆逊有点得瑟地补充解释道,“公瑾哥可以放火,我凭什么不能也放一把。”


-------------------------------------------------------------------------------------


第一丛火光蹿高的时刻,许褚立即就察觉到了。他忙乱地抓起衣物,冲进旁边孙策的房间。人还在,孙策靠在床头,静静望着窗外已经快有一人高,跳动着的火苗。

他俩已经很多天没有对话了,但许褚并没时间去做好破冰的前期铺垫,直截了当地问,“是你认识的人吗?”

孙策摇摇头,“我不知道。”

许褚很慌,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要出去看看老板,他今天会来,本来说今天晚上要送你去别的地方。”

孙策就像听到过期新闻一样毫无感情色彩地问:“是吗?那你现在要怎么办呢?”

要怎么办?许褚心里反复重复着这几个字。如果还有时间,他也许会理智冷静地就此问题做出长串长串地纠缠,什么是兄弟什么是老板,生死关头前进抑或是后退,他手里有枪,可以射杀任何人,但背后一直关住孙策的门也开着。许褚没那么多时间思考,他决定遵从自己内心的决定。

“大哥你伸出右手。”许褚小心地瞄准孙策示意他不要乱动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银光一闪,孙策的手和床头的铁架被手铐飞快地连在了一起。

许褚说,“如果你有办法出去,从此后我们生死各安天命。”他转身快速地跑了出去。


周瑜一个人小心翼翼地走在没开灯的通道里。曹仁已经提前把这里搬空了。周瑜心中默念,早该猜到才对。或许是近来真的思绪太多不够谨慎,竟然会被这种简单的伎俩骗到,周瑜自嘲地想自己走到这一步纯属活该,幸好及时发现了有埋伏让大家分散开了,应该并没造成人员伤亡。

身后的尾巴一直甩不掉,周瑜并不匆忙,黑暗中他摸着墙壁,在不发声地情况下尽可能快地移动着。

直到身前出现了一个声音。

“周瑜你觉得自己还跑得掉吗?”


此前,周瑜和曹仁并不熟悉,这个被称作曹子孝的男人在他眼里基本等同于A4纸上的几段话,而且大多数不太正面,比如曹操的表弟,有勇无谋,好大喜功等等等等。但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这是自己近来犯的又一个错误。原来曹操虽然喜欢搞家族生意,手下倒是真没有吃闲饭的人。

周瑜在考虑自己是不是也该说点什么表达一下此时的心情。曹仁没给他这个停顿,曹仁继续高声喊道,

“藏起来也没用,今天这个局就是给你设的,所有的人都过来围你了。我知道你就在这里,自己走出来的话,哥哥们考虑一下放你条活路也说不定。”

周瑜笑了:“看来我真是让你费心了。”

在黑暗里,曹仁对着其实也眼前一团瞎的手下们嚷嚷道,就在那边,快点追,别让他跑了!

周瑜蹲下身体,伸手去向怀里掏枪。摸到一半处不小心碰到了放在差不多位置的手机,他的手好像被烫到一样,在紧要关头猛地停顿了一下。而后才继续向前。

他终于攥紧了手里的枪。


孙权独自在大火里逆着他人勇敢前行。陆逊这小子果然是个反社会反人类的货,一个不大的院子周围,孙权感到巨大的火苗们就如陆逊此刻激荡的内心一般,一刻比一刻蹦跶地更欢乐。他捂着自己的脸掩住口鼻,零星几个擦身而过的人对他投来诡异的目光,但也只是刹那的事。大火里所有人都无暇他顾,自然也不会管一个看着很面生又疑似一心送死的人。

孙权又一次拍灭了自己衣角上的火,掌心上已经是红肿一片,撕裂地疼。他环顾四周,起初只是迎面而来的大火已经出现在了四面八方,孙权看到自己正在迅速被恐怖的红色死亡线包围。

前方看不到人影了,再不出去也许这辈子都不必出去了。孙权两腿僵直地踩在燃烧的木片瓦砾中间,他一直希望可以承载父兄的所有品德,希望自己做的一切都有意义,英武非凡又无可匹敌,只是如今站在这里才意识到,自己或者做了世上最蠢的一件事,他们费劲千辛万苦,顶着生命的压力跑过来,制造了巨大的灾难,却发现一切都是自己脑内无稽的猜测。孙权猛地想起来自己早已接受了大哥死了很久的事实,只是不知为什么前几天突然忘了,而这种可怕的遗忘让眼前的一切都如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幼稚可笑。

他绝望地退后,燃烧的砖瓦迸出火花险些溅在他脸上,孙权微微躲了一下,他想,真的应该醒来了。


就在此时,死寂一团的烈火中,开始隐约现出一个人影。孙权已经黯淡下来的瞳孔瞬间收缩,轮廓在高温中已经扭曲根本也无从分辨,但他仍然勇敢魔障地上前一步。抓紧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孙权扯开已经干涩的喉咙,努力叫了一声:“哥!”

一把枪抵在他额头上,许褚从火丛中现出形来,“往后退。”

孙权张了张嘴,梗住脖子立着不动。许褚有些诧异,更加施力在手上压制他,“退!”


一截断掉的铁棍伸出来,尖锐的断口顶在了许褚脖子上,拿着铁棍的手还在滴血,却出人意料地平稳有力,

“仲康,放开我弟弟。”

如果世上真有神迹,孙权相信就是这一刻,他在火场里眼前一片水雾模糊,似乎手动了动了似乎又没动,自己也分辨不清了。孙权盯着站在许褚背后的人,颤抖着嘴唇叫道:“哥。”


经过一年多的锻炼,吕蒙已经从当初那个菜鸟阿蒙脱胎换骨,小宇宙也燃烧成了精英的颜色。因此在最开始遇伏与众人走散后他没有慌乱失措,只是一边掩藏一边试图会合同伴。偶尔一次挫折没什么可怕的,吕蒙想,人又不会一辈子打胜仗,只要能大家一起全身而退,江东组以后难道还会没柴烧吗?

整个场地都是乌压压地一团黑,只有现在这处留了一盏白炽灯哀怨地亮着。吕蒙借着灯光探明方向,也顺便看清了不远处还有一个人。他只紧张了一刻,但随着对方也注意到他,吕蒙很快便借助灯光看清了那人的脸。

就如以往多次见到周瑜一样,吕蒙此刻感到格外的轻松,即便是在危险环境中也没什么好怕了。周瑜这个人身上似乎就是有种魔力,他只是简单地站着,便让敌对的人胆战心惊,亲近的人如沐春风。吕蒙显得非常开心,加快了脚步向周瑜那边而去。他看到周瑜也从靠着墙的姿势重新立了起来,向这边挪了一下。吕蒙已经走近了,周瑜却没来,他踉跄了一下。

尽管心里有些惊异,吕蒙仍然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扶住他,周瑜并没借助他的力量重新稳住身形,反而像是挂在他手臂上一样,无力地又滑了下去。吕蒙大惊失色,搂着周瑜两人一起跪坐在地上,

吕蒙半跪着,恐惧地将按在周瑜腰上的手掌抬起来看了一眼,借助惨白的光,他看到自己掌心上全是粘稠猩红的血。


评论
热度(70)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