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12

十二


司马懿按照惯例取出茶具烹茶。周瑜背手站在他的货柜前边一一审视。

周瑜指着一个柜子说:“这边的几个是真的,其它都不是。”

司马懿拿木勺的手停了一下,“周先生真是慧眼。”他无奈地说,“我原本以为至少那边的万历笔洗已经做到以假乱真了,原来真的人上有人,今天碰到行家了。”

周瑜摆摆手,“我并不会看,只是这一面的几个……”周瑜笑了,“上边带着一股土味。”

他俩心领神会地相互点了点头。


司马懿笑说,“你不是来抓我的吧,倒卖文物罪什么的。”

周瑜摇头,“我最近在忙别的事情,没空管这个。”

“那阁下的意思是?”

“我听说你这里有把好琴,想见识一下。”

司马懿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周先生消息果然灵通,我是有一把古琴,平时都不摆出来也能被你知道了。琴在后院的仓库,我去叫人取出来。”

周瑜伸出手来拦了他一下,

“不用拿了,我跟你一起去。”

司马懿好言相劝道,“仓库里脏又冷,你在这里喝茶等我几分钟,很快就来。”

“我不怕脏和冷,想在你院子里走走。”周瑜笑笑,“还是说你藏了什么不能让我看到的东西?这样的话我再忙也要抓你了。”

这个时候司马懿才有机会近距离打量了周瑜这个人。他面如冠玉长腿窄腰,身姿挺拔穿着合体,一双保养得当的手白净细瘦,连个茧子都没有。果然和里屋那个一样,是个多少年也不出一个的妙人。司马懿想,只是他也能嗅到这么漂亮的一双手上散发出的淡淡血气。


再也推拒不过,司马懿闪身让出门口,微微弯腰以示恭敬,“周先生这边请。”


孙策这个时候正在和许褚用扑克牌抽王八。

孙策举着最后的两张牌放在许褚面前,“优柔寡断帮不了你,左或者右,快决定吧。”

许褚憋了一脑门的汗,终于下定决心翻开其中一张……不是鬼牌!许褚开心地乱叫,大哥大哥,这一次我赢了!

哪知道孙策已经没在小板凳上坐着了,就在许褚翻牌的那一刻,孙策突然像魔障一样跳起来扒在了窗口。许褚疑惑地问……大哥……?

孙策说,“嘘,我听到有人来了。”


开始有细碎的谈话声隔着玻璃传了过来,孙策的脸一下变得复杂激动,窗子被封死了打不开,他只能紧紧贴在冻得冰凉的玻璃上,为了保持安静连呼吸都暂时闭住了,唯有胸膛里的一颗心脏怦怦作响地大声鼓动,

窗子上凝结的水珠开始滚落,孙策不知道这是呵出的热气还是手心渗出的汗,他听到有人在说,民族乐器偶尔玩一下,钢琴倒是弹了很多年了,现在工作忙不大有空,技艺早就生疏了。

就算比水滴滑落的音量更小,孙策也会认出这个声音。

他瞬间的心情不是狂喜欣喜或是任何可以形容的快乐,而是一种无法名状的恍惚,似乎是做了一场长久的梦在这一刻突然苏醒了又可能是一直清醒在这时才置身梦中。

孙策只呆愣了片刻,便立即从恍惚里走了出来。要出去!立刻,现在!他想,只要打碎玻璃,周瑜已经快走到石子路的拐角,这个时候打碎玻璃或者尽量发出响动,他就一定能够听到。

孙策回身想去拿放在地上的小板凳,但也只回转了一半的角度。许褚站在他面前举枪对着他。许褚说,“别出声,退后,离开窗口。”

孙策冷冷地望着他,“仲康,你不是我的对手。”

许褚闭了闭眼睛,“大哥我知道,所以对付别人我肯定不会用这个玩意儿,对你只能腆着脸靠它。”他扬扬手里的枪,“退后吧,你应该能想到既然司马懿敢把他带过来,现在被枪口指着的肯定不止你一个人。”

孙策的余光这时扫过窗外院子里的四季青和矮矮的围墙,寒风刮过,四季青的枝叶若有若无地摆动。平静中隐藏的杀机重重。

他真的退后了一步,让身影离开窗外能看到的位置。许褚似乎松了口气,握枪的手犹豫地晃了一下,最终还是稳稳地端住对着孙策的胸口。孙策绷紧了淡色的嘴角,用自己也无法预见,最凌厉的眼神盯着对方的人。


说话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外边步行而过的两人只是随意闲聊,话并不多,但却每一句都砸在了屋内两人的心坎。孙策几乎可以想象周瑜走在那条自己每天都要看百八十遍的石子路上时,一步一步很沉稳的样子。他在说话的时候会把腰打直,但倾听的时候喜欢微微低头,保持自己和对方同样的尊严,温润儒雅,正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个样子。

尽管十万分地不愿意流露出情绪,孙策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

脚步声和说话声又逐渐变小,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许褚终于放下了枪,“他们不会再过来了,院子里还有另一条路,回去的时候司马懿肯定会走那边。”

早在闭起眼睛的那一刻,孙策就看见了电影落幕时候的the end。他平静地说道,“你知道你这样做一定会后悔。”

“不会,我不会后悔的,只是很难过。”不管他看不看自己,许褚都用最真诚地表情对着他,“我叫你一声大哥,就把你当成是我最敬仰的朋友,但是老板在我眼里也不只是老板,”许褚说,“老板是我的家人。”

孙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其实有件事我也应该告诉你,昨天晚上周瑜把我们的一个重要的据点烧干净了,没有证据能证明,但肯定是他们做的。老板大概很生气……我还没有见过他,不过有人说接下来可能会利用你和周瑜谈判,或者他一怒之下就……但无论如何我都会尽力保住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孙权很体贴的在办公室里走动,他说,最近降温,我去申请把中央空调调高两度,大家注意不要生病了。

所有人都向他投来温暖的微笑。陆逊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眯起眼睛看他的后背,等他也向这边看来的时候,慌忙换上了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孙权以为他有话说,走过来两手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他,“小鹿你有什么事吗?”

其实心里有点窘迫,但是嘴上还要死咬着不放,陆逊瞪他一眼,“当然没事,看你一眼不行?干嘛管这么宽。”

孙权抱歉的笑了笑,“是嘛?那大概是我有点鸡婆,你不要生气。”

“哎呀,你……”陆逊呆愣住了,他本来期待的大概是他有点笨拙但是犀利地回击过来,这样自己就可以继续发挥毒舌本领,气氛也不会这么凝滞,那也是一直以来他们俩的相处方式。陆逊从小到大都是个聪明早熟的孩子,懂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生要领,此刻却显得笨嘴拙舌,面红耳赤。

孙权显然也没太见过他这个状态,有点好笑又更加关心地问,“小鹿你怎么了?居然不说话?”

“没什么,没事,你,你挺好的。”他其实还想说的是,你真好,简直太好了,但我更喜欢的是以前的你。但最后也只是干干地张了张口,挤出个笑来把后半句藏了起来。


周瑜罕见地过了中午才来上班,进门之后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径直去找到孙权。

孙权敏感地察觉到他今天的情绪特别不对头,在他开口之前先去倒了杯热水放在他手边。蒸腾的热气熏得周瑜面颊上湿漉漉一片,孙权小心翼翼地问,“出什么事了吗?”

周瑜从衣袋里拿出一个证据袋摆在孙权面前,“我今天必须给你看看这个。”

证据袋里只放了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口香糖纸,孙权迷惑地问,“这个是?”

“在你哥出事的现场找到的,上边有曹彰和曹真的指纹。你哥的事是他们做的。”

孙权的脸色阴沉下来,或许是早有察觉,他并没显得十分激动,只是身体僵直片刻后靠在了宽大的椅背上。周瑜看着孙权的脸觉得十分熟悉,上边有种老孙家人面对仇恨时候特有的神情。

“他们必须付出代价。”孙权平静地说。

周瑜打断他,“我之前也只是这样想的,但是今天……今天我去了一个地方,我觉得你哥没死。”他顿了顿,深吸口气,“我觉得他就在那里。”


冬天的日落已经早过下班时间,出外勤的陆逊回到办公室拿包的时分天色已经是黑压压一片,他站在楼下揉了揉露在外边的大耳朵,抬起头便看到整座大楼基本全暗,只剩下最后几盏灯孤独地亮着。其中一个办公室是他最为熟悉的,陆逊站着看了一会儿那个房间发出的米黄色的灯光,然后走进大门。

孙权坐在办公室里盯着一直平放在桌上的证据袋,忽然听到响动抬起头来,向他笑,“你来啦。”

陆逊嗯了一声拉开椅子坐下,就像等了他很久早已商量好了一般,孙权推过桌上那个小袋子在他面前,对他叙说了这里的故事。


陆逊的反应同他相似,表现出一种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那接下来要怎么办?”他问道。

“公瑾哥说那边戒备森严,硬闯很危险。但是有风声说曹仁会在下周把他们南部最后的势力抽走,他已经申请了搜查令在这个时候去突击,到时候曹仁必然也会尽全力对付他,这样别的地方或许会放松警惕,是最好的机会。他希望我可以带几个人偷偷潜入进去,如果我哥真的在,就能趁机救他出来。”

陆逊思付一下说,“那不如我们去打击曹仁,让公瑾哥去找你哥吧?这样他们都可以早些见面。”

“他说他想自私一次,所以想让我去。”孙权笑笑,“因为我们两个都有着一样的担心。”

陆逊突然明白了,他们害怕的是进去之后就发现,原来孙策其实并不在那里,那种满怀期待终于深入进去,才明白一切只是自己幻想的心情,真是想想就害怕到浑身发抖。


孙权说,“他为了这件事已经承担了这么久,该是我站出来的时候了。不过我现在真的有点害怕,吓得一直不敢走,是不是很没用啊?哈哈。”

孙权做出一个自嘲的表情,等着陆逊像往常一样吐槽他。哪想到陆逊一下掌心伸出来盖在他放在桌面的手上。孙权感到一股暖气随着血脉扩张的节奏自他的手背一路流动传遍全身。

陆逊说,“你这么强,怎么会没用呢。不要担心,到时候我和你一同去。一切都有我在。”


评论(1)
热度(87)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