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10


“咣”的一声,孙策气恼地又一次将茶几踹开,栽在床上。

八月末的太阳已经没有盛夏时节那份毒辣,只是泛着灿烂耀眼的颜色。孙策因为忌热把白T衣角掀起露出紧实的腹肌,在阳光下晒久了微微泛出汗滴,呈现出一片潜潜纵横交错的金棕。


人间美景。司马懿看着看着一时没把持住,喉结咕咚一动咽了下口水。

“让你家丕少爷每天少写点怨妇诗,多做几个俯卧撑,坚持两年,可能就比得上我一半了。”孙策懒得起来看他,仍然闭着眼睛松散地躺着。

司马懿被他亏习惯了,也不接话,只笑吟吟地把手里的东西往他枕边一甩,“给你送这个来,收好了,再搞丢不还了。”

一个拴在长链子上的钥匙型挂件划出银色的弧线落在孙策手边。他眉毛微微抖动一下,随手扯过链子来重新在脖子上戴好。

“谢了。”

“刚才见你在房里找了半天,其实是昨天晚上把它掉在荷塘边了,你自己不知道吧?这次换水路逃跑啦?”

孙策只摸着颈子上的钥匙不理他。

司马懿卖可怜:“又打伤了我两个人,大家都是工薪阶层,互相体谅体谅,我们公司医保给的很少诶。”

孙策慢条斯理地说:“你下次敢不搞电网不放枪吗?换几个身手好的人来就这么难?”

司马懿摊手:“不敢呀,不过我找了个人来给你解闷,以后觉得无聊就找他过招,不要再随处乱跑了。”说着冲门外拍拍手,“仲康你进来。”

一脸不情愿的许褚特别慢地踱着小步子蹭了进来,“仲达……我……”

司马懿挂着两个大眼袋的灰色眼眸稍稍挤了挤,许褚愣愣地张了张嘴,然后才认命似地低下了头。

“以后白天仲康就在这间房里陪你聊天,晚上住隔壁,二十四小时陪玩,服务很周到吧。”

司马懿咯咯笑了几声,伸长脖子对一直躺在床上不动弹的孙策说话,见他半天也没有动静,于是向眼巴巴望向自己的许褚摆摆手,就迈开四方步走了。

许褚可怜兮兮紧盯着司马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再转头,孙策仍然保持平躺姿势持续地秀腹肌。房间里一时僵直到空气都快静止不动,许褚又紧张又无措,只是坐着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了,浑身难受,心里恨的不得了。

谁想到孙策再躺了片刻,突然一下从床上蹦起,闪身坐在许褚对面,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孙策一脸兴趣盎然。

许褚后背紧贴椅背坐姿绷直两手紧紧握拳:“我是许褚,你想干嘛?”

“我一直听见外边有人议论叫你虎妞,你怎么会叫虎妞的?”

许褚哭:“你走开啊!”


曹操接过曹丕手里递过来的茶碗,打开盖子轻轻吹开一串水纹。

“他不过还是个孩子。”

司马懿还未过来,曹丕与父亲对面坐着,十分难安,两个手掌一直悄悄在桌子下来回搓动。

“我又没有怪你何必紧张,从小就是这个毛病,长这么大了总该改了吧。”

曹丕迅速把两手拍在桌面上,“父亲说的是。”他眼睛动了一动,露出一丝阴狠来,“若是父亲觉得有必要,我们现在也可以……”

“用不着,司马懿是为了你好。你不必像我,因为即便再不怕报应,这个世上……”曹操摆摆手,沉吟片刻,终于还是继续道,“这个世上或许还是有因果循环。就让许褚看着他吧,暂时不用动作,他想收拾许褚不是那么容易的。”

曹丕虚心听着,一边张罗着给父亲喝过了的茶碗里添上新水。脚步声由远及近,闲话的父子俩抬起头,曹丕脸上一下换上了欣喜的颜色。


司马懿来了。


这一天正好是赵云倒休,本来应该轮到马超去学校接阿斗,但闲来无事的子龙小哥主动请缨把差事接下了,为此马超还感动地借给他自己的小绵羊摩托当代步工具。

赵云勤快地把小绵羊拖到院子里擦擦干净,又搬出电气筒重新打气。现在的小孩子长得真快啊,阿斗上周检查身体又长高半厘米重了3公斤,眼看就要比马超还沉了哟,小绵羊年久失修,不把轮胎打硬点还怕有些带不动他了呢。

赵云穿干净的休闲白衬衫和卡其色短裤,娃娃脸配上温柔谦虚的表情,比起刀口上打滚的搏命人员反而更像个死大学生。他把白花花的小绵羊停在校门口后一路走去教室,身边有无数中学女生小声说大声笑地议论纷纷,他有点脸红地对她们微笑,女生们立即一脸花轰,捂着嘴小碎步内八状跑开了。

阿斗的班主任见到赵云后也异常兴奋:“小赵,原来今天是你来啊~”

赵云礼貌的给老师鞠躬:“老师,阿斗平时多亏您照顾了。”

“你怎么这么客气~”老师像花枝一样摆动起来,“我去给你叫阿斗出来~”


赵云很守规矩地站在教室门口,阿斗并没像往常那样很快就手拎书包拐着跑来,再等一会儿,班主任终于为难地走出来对赵云说:“小赵啊,其他同学说阿斗被他妈妈接走了哟。”

赵云傻眼:“他妈妈?”


阿斗怎么也想不到会突然收到几年没联系的老妈发来的短信,更想不到的是当他激动地带着一身热汗跑出校门后会直接被人拉上一辆子弹头面包车。阿斗此刻面对着一群面色阴沉的黑墨镜,意识到自己又在给老爸添乱了,终于悲从中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坏人叔叔,我爸爸很穷,他手底下的叔叔们比他还穷,绑架我是不会有赎金的……5555555”

黑墨镜们被吵的快要崩溃了,忍无可忍之下在车里随便找了块手巾就塞进了阿斗嘴里。阿斗继续抽抽噎噎地啜泣,发出不同音高节奏的“呜呜呜呜呜呜……”。


副驾驶坐上的黑墨镜A忽然指向窗外:“那是什么啊?”

众人和阿斗一起向外看去,只见车流中一团烟雾正飞速逼近,白衣少侠跨在小绵羊摩托上,闪着正义的银光以豹的速度疾驰而来,这哪里还是小绵羊,简直是一匹宝驹啊。

黑墨镜们大骂倒霉,“快把臭小子压低点,别让他看到。”

阿斗立即被按住后脑勺鼻子顶在了膝盖上。赵云骑在小摩托上左顾右盼,果然找不到正确的目标,小绵羊在车外漫无目的地“突突突”兜了半天圈子,终于就要坚持不住走远了。生死一瞬间,一直被当成废柴富二代养的阿斗,他的小宇宙爆发了。

阿斗气运丹田,拿出平时比赛往嘴里塞圣女果时候的韧性和吃奶的劲儿,猛地使力吐气。“啊~~~~~~~~”随着一声大吼,阿斗嘴里的破手巾居然真的被他生生吐了出来。紧跟着就是一声声嘶力竭地惨叫“子!龙!叔!叔~”最后一个字的叹号还没发出,他已经被一记手刀劈在脖子上,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

赵云不需要那个叹号。赵云已经立即掉转小绵羊的车头冲了过来。


黑墨镜踩足了油门,撞开前边挡路的车,子弹头面包车瞬间被加速到180迈以不是高速路胜似高速路的状态夺命狂奔。赵云催着小绵羊狂追,就差一鞭子甩在小绵羊的屁股上再吆喝几句“驾驾”了。小绵羊发动机的声音从“突突突”变成了“滋——”继而再变成了“哐啷哐啷……哐啷哐啷……”然后车头也开始冒出了火星儿。距离眼看越来越远了,赵云心急如焚,他伸手摸上了自己腰间挂着的枪套……

这是下班高峰期的主要干道,虽然没有堵车,但刺激的高速飞车已经吸引了诸多围观群众。赵云的一手扶把一手还摸在腰上,几乎把嘴唇都咬破了。小绵羊发出最后的哀叫,哐啷哐啷变成了噼里啪啦……终于没有别的选择了,赵云掏出枪来,对着子弹头的轮胎就是一枪。


人群里发出一声惊呼,高速行驶的子弹头瞬间失去平衡原地打转一次后向着公路边漂移过去。小绵羊发挥生命最后的余热,终于载着赵云及时赶到现场,就在小绵羊无力倒地的前一刻,赵云一跃而起扑上了子弹头。

黑洞洞的枪口朝向他。他借助惯性,堪堪扭转身体,本来朝向胸口的子弹划着手臂擦了过去,炸出一串血花。

赵云击碎车窗玻璃,闪身蹿了进去。


人民群众都自觉退到了离车20米远的范围外围观,只听到一阵砰砰乱响,似乎还有流弹打穿铁皮飞出,各种惊恐的尖叫,各种险象环生。

砰砰终于渐渐停止,到最后完全安静,观众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条染血的胳膊推开车门。

赵云抱着阿斗的头,步履蹒跚地走下来。阿斗已经醒了,还在抽抽噎噎地哭。赵云虚弱地安慰他,

“没事了,没事了……”

人们群众完全傻眼,不知道谁先带头拍了巴掌,紧跟着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3D圣斗士啊!


尽管圣斗士马路狂奔事件在当时引起了正面轰动,但其后续结果却是一场悲剧。

赵云伤的不轻,直接被送到了医院里躺着。因为绑匪全部被他击毙而且查不出真实身份,事故造成的黑锅也没有人背。赵云在人群聚集处违规开枪飞车,造成了重大财产损失,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躺着也被没收了配枪和证件,停职查看;刘备儿子无故被绑,高层怀疑他和黑社会结有私仇,强迫他接受调查;阿斗惊吓过度,几个星期不敢正常上学,直接面临留级的惨剧;小绵羊壮烈牺牲;马超不知道是心疼小绵羊还是心疼赵云,回到警局就一脚踹碎了价值六位数的玻璃大门,也被顺理成章地没收了武器警牌,每天跑到医院去给赵云削苹果。


诸葛亮毫不避嫌地从周瑜办公室走了出来,周瑜和鲁肃尾随其后。

周瑜走到孙权跟前敲敲桌子:“今天早点下班,跟我出来一下。”

孙权点点头,把手里的事交待给陆逊继续,就随着周瑜一起向停车场走去。

他们已经有了约定,在办公区不乱说话,因此孙权只顾低头走路,脑子里还想着刚才的工作。

直到有一对鞋尖出现在视线里。孙权被迫停下来和对面的人对视,蒋干排在洋洋得意的张允后边和他打招呼。另一边蔡瑁径直堵在周瑜的面前,周瑜不愿意和他计较,但挪左一步他便向左,挪右一步他便向右,终于也耐着性子说道:“让一下好吗?”

蔡瑁瞪着他:“你终于正眼看我了?”

周瑜饶有兴趣地翘翘嘴角。

蔡瑁见他笑了,自然将这个笑看成示好,于是乘胜追击:“你一直都是资优生,我是关系户,我知道你从上学到工作从没把我放在眼里过,现在你服气了?也知道巴结我了?”蔡瑁用一根食指指向孙权,“你就是喜欢跟着姓孙的,前一个短命鬼死了就换这个……”他这才发现孙权半天了完全没有一丝搭理他的意思,已经掏出手机埋头发短信,不由得又是一阵怒气上头,“换成这个什么都不是的臭小子!你做了一辈子资优生有个屁用,照样永生永世出不了头!”

蒋干察觉到蔡瑁的情绪过于激动,终于走上一步小声念:“客气点客气点,人家周组长什么都没说呢……”他刻意凑近周瑜的耳边,用气音说,“公瑾,我们老板说非常赏识你,你明白吗?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周瑜笑着点点头,蒋干很满意自己的工作成果,期待地望着他。

周瑜看向蔡瑁,“你刚才有一点说的有点对,我以前的确看不起你。”周瑜说,“还有一点说的太不对,我现在和以前一样看不起你。”周瑜直面蒋干和蔡瑁敌视的目光,

“你们真不了解我,我这人认准了什么,从来都是一辈子的事儿。”

他招呼孙权,完事了。孙权嗯嗯点头收好手机,拨开面前的张允和周瑜并肩走了。


周瑜把孙权带到自己家的地下室,推开吱呀乱叫的门,小小的储藏室正中间摆着一个大号木箱。周瑜从衬衫领口拉出脖子上的链子,拽出一把钥匙。

“打开看看吧。”

孙策当年说这话的腔调特别好听,他缓缓放开一直捂着周瑜双眼的手。

别的情侣也会用这种老套的方式庆祝周年,孙策准备了烛光晚餐和音乐,和周瑜吃过牛排后共舞了一曲摇滚版激情三步舞,两个人在技巧性地暗示和触摸下彼此都有了感觉,领口中都开始散出暧昧的蒸气。孙策拽开了领口,周瑜在等着他按照步骤继续解开自己的皮带扣。

“现在还不行,”孙策显然也忍的十分憋气,不过还是坚持保持理智,“今天的高潮还没到。宝贝儿来,闭上眼睛。”

孙策表示出对周瑜的充分不信任,不但要求对方闭眼睛,还亲自用两手遮了上去。周瑜气恼地看着眼前变成一团黑暗,孙策指缝里的烈性烟草味晕染弥漫。

“别急别急,慢慢走,下台阶……”

两人贴近行走的途中,那些不可说的部位若有若无地轻轻蹭过,孙策满意地察觉到对方的身体也随着自己的酥麻而微微颤抖,越来越享受于这个寻物游戏,一片欢声笑语,浪荡的黄话儿,就在级别要往18N攀升的当口,孙策停了下来,放下手,

“打开看看吧。”他塞在周瑜手心一把已经被纂到温热的钥匙,“周年礼物。”

别的情侣在这种时刻会继续走向一个正常的结局,比如:看,钻石!看,存折!看,房契!实在不济玩一下小清新也可以看点照片情书烟花什么的。孙策这种人脑回路是打结的,所以当周瑜刚刚打开铜锁,箱盖还未完全掀开的刹那,他已经忍耐不住。

看,武器!

孙策无比兴奋,满满一箱!开心吗?!


“神经病。”周瑜忍不住笑了。孙权有点哭笑不得地望着他。

周瑜咳嗽一声控制情绪却还是没能收回表情,不得不抱歉地对孙权解释道:“我们十周年的时候,你哥通过关系搞来的,一直收在这里,钥匙我俩一人一把。”他轻轻踢了那个箱子一下,熟悉又爱惜的感觉,“最后的老本了,要用就用在大买卖上,生意做不做,你说了算。”

孙权抚过箱子里排列整齐的物事,

“孙家的人,哪有生意递到眼前却不做的道理呢?”


评论(2)
热度(100)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