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09


曹操蹑手蹑脚无声地穿过走廊,确认四下无人才闪身溜进病房。

郭嘉靠在床头压低声音催促他。

“快,这边来。”

都已经坐到床边了,曹操还是忐忑不安地又左右侦查一遍,这才把怀里一直揣着的东西掏出来。

Richebourg 1959,顶级货色一瓶,已经被体温捂的有点微热了。

郭嘉喜笑颜开,抱着瓶子爱不释手。曹操翻出早就准备好的纸杯和开瓶器,两个人像对待超市货一样干杯,伴着极尽克制的低声笑。

“那个爱乐芬护士长没有看到你吧?”郭嘉皱着脸摆了副凌厉表情,还伸出胳膊来模仿大象鼻子用以完善自己的cosplay。

“当然没有,被她发现的话,我早就……”曹操做一个手刀劈脖子的动作,“咔嚓完蛋了。”

郭嘉想到曹操被“象妈妈护士长”劈头盖脸教育的场景就觉得无比滑稽,捂着嘴没笑几下“呵呵”的笑声就变成了尖锐地咳嗽。他赶紧钻到被子里蒙住头,一声声沉闷地咳,曹操怕他憋坏了,几次三番想拉他出来,都被他死死拽住被角不放。曹操无奈,只能垂手站在一边看着,直到缩在被子里的身体不抽搐了,咳嗽也渐渐平息下来,郭嘉才复又探出脑袋急促喘息。曹操扶他坐起靠在自己身上,细细地帮他揉着胸口,郭嘉喘出的空气湿热带着血腥,苍白的脸上也泛着潮红,但幸好在昏暗的房间里不甚看的清。


这种时候的沉默太令人窒息了,于是郭嘉平顺呼吸后主动开口问了最近工作上的事。曹操开始细碎地说,无非就是过去一样的事情,公司又兼并了谁谁的生意,扩张了多大,公关强人荀彧又拉拢了哪位政界名人,打点了什么关口。唯独一点郭嘉觉得不太满意。

“你想用蔡瑁张允去对付周瑜?那根本是两个笨蛋,捆一起也不是周瑜的对手”

“没有办法,警界能拉拢到的就他们两个。而且门路、人和钱我都帮他们铺好了,现任的局长一卸任必定蔡瑁接班,到时候让他随意找点理由就把孙权和刘备那两个组都撤掉,从此之后市里就再没人碍事了。”

郭嘉有点疲倦地眨了眨眼睛:“理论上当然可以,但架不住他们脑子笨啊,应变能力不行,我总担心会吃亏。”

曹操笑:“哪有那么不堪,他们也是老资历了,没有几把刷子怎么能混到现在。你不能拿自己的脑子去比,和你一比世界上还有几个聪明人?”

郭嘉揉着眉心摇摇头:“不是这么回事,你让我再想想,我再好好想想。”

“别想了,”曹操拉下他的手,轻柔地劝着,“以前多困难的局面都过来了,现在形势一片大好,你就休息一下吧。”说着才看到被遗忘在一边的酒瓶子,

“呐,要不要再喝一点?”

郭嘉赶紧点头,盯着曹操倒了小半杯红酒,虽然有点数量上的不满,还是愉快地接过来干杯了。


医嘱当然是杜绝任何酒精类的东西,但曹操耐不住郭嘉可怜兮兮地磨蹭,三番五次偷偷给他带酒喝,只不过每次都严格控制,决不让他像从前那样一头扎进酒缸里喝个烂醉。郭嘉不太尽兴但至少解馋,喝完之后还要端着杯子嗅着里边残留的酒气半天,特别珍惜的样子,可爱极了。曹操想,这样也好,尽管爱乐芬护士长真的很恐怖,又每时每刻要担心自己递过去的酒精会给他脆弱的肺增添额外负担,不过至少能看到他开心的样子,好过让他一个人静静躺着,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静谧地好像没有人气。那个场景曹操看过一次,这辈子也不想再见第二次了。

曹操揉揉他的脸:“再也没有像你这样的下属了,让我被自己高薪请来的护士痛骂。”

郭嘉舔舔嘴角:“也再也不会有你这样给我偷酒喝的老板了。”


周瑜一个人站在高高的堤坝上。

夏天的潮水总是特别汹涌,白花花的像高高昂起头的猛兽一般呼啸而来,重重拍在水泥墙壁上四散裂开,溅起的水星打湿了他的裤脚和鞋尖。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间夹了根点燃的香烟,没有吸过的痕迹,迎面一阵强风吹过,火光闪动,一长串烟灰就被揉碎了卷在风里带走了。

周瑜最近心烦难耐的时候就会找到这个地方来,夏天虽然炎热但毕竟沿岸风大天凉不宜久留,所以干脆点起支烟来就像古人以一炷香计时那样,周瑜给自己一根烟的放松时间。

今天江风要大过往常,烟头燃烧的特别快,转眼小火苗就快蹿上指根。周瑜有点恋恋不舍,继而鬼使神差地把手凑到嘴边,含上烟嘴深吸了一口。烟味辛辣呛鼻窜进呼吸道流向肺里,余味却直冲头顶,瞬间打通任督二脉一样的刺激。

难怪世上瘾君子这么多,连孙策也是此道中人。

孙策年纪尚轻,对江湖多少有些憧憬的时候就接触了香烟,而后命途多舛,压力徒增令他就此深陷不拔。直到年纪渐长,终于意识到身体大过天,才在好朋友的督促下开始戒烟。害得一向洁身自好的周瑜每每午夜梦醒,发现身边位置空了的时候总是特别恨铁不成钢。

“有这么吸引人吗?”周瑜懒洋洋地靠在门边问。

孙策点点头,嘴里叼着烟向他招手。

周瑜走过去,孙策伸出的手温柔地托住他的后脑,两人唇齿交接,一阵烟雾缭绕。


生活中的坏习惯就是这么讨厌,从最初上瘾开始,时时刻刻都会想起,每分每秒不能忘记,害人害己伤心伤身,撞了千百次南墙也无法死心,注定了一辈子都得抱在一起纠缠。

周瑜把手里快要烧尽的烟头丢了出去,红色的微弱火光划出一条抛物线,落进滚滚江水和其间的灰烬碎末混杂在了一起。


周瑜走下江堤,等了一会儿的诸葛亮迎上他。

“你来这里干什么?”周瑜问。

“我来这里是因为你也希望和我聊聊。”诸葛亮说的很坦然,“再过段时间我家组长就要被蔡瑁张允架空了,接下来就是你们,情况紧张局里不能说话,只好来占用你的私人时间。”

“你已经和鲁肃商量过了?”

诸葛亮点头。

“那就回去吧。”周瑜按开汽车的遥控锁,“明天我会跟孙权说。接下来这段日子与你们同心同力。”


曹操这样的人,虽然不像坊间传说那样真的在死人堆中打过滚,但毕竟年过半百,又从事危险工作,见过的生生死死不计其数,不能说早已看开,但至少是看淡死亡了。所以在这种时刻曹操总是显得特别镇静,不管是穿过非常熟悉的细长走廊还是进门后走到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他的步子都沉稳有力,步长相似带有节奏,丝毫不乱。

郭嘉抽过放在枕头边上的一张纸条递给他:“都写在这里了,好好看。”

曹操想,其实他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的。他展开纸条,上边用非常熟悉的字体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

“索尼和任天堂的新机型但凡出了一定要准时烧,wii除外,这个东西我欣赏不来,逢年过节和我过生日的时候一起烧游戏,记得附带周边和手办,另外我平时喜欢的那几个系列如果再版也需留意,还有漫画方面……”小字写了好长的一串,墨迹干燥,看来像是早就准备好的。

曹操突然觉得暴躁得很,但还是把纸头收好放进口袋。

“别闹了。”他说,“少说点话,好好休息吧。”

郭嘉笑他:“我从来没跟你闹过啊。”

曹操无话可说,他探到被子下握住郭嘉的手,手掌薄薄一片骨节嶙峋凸起,凉的扎手。

叱咤一生的曹老板终于有种被打败了的感觉,他颤颤巍巍地拉住他:“我不觉得自己做过的事都是对的,但如果真的做错事,为什么不来找我。”

“凭什么要去找你,我既然在这里,就不许去找你。”郭嘉一向话少,情绪也不甚外露,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却难得激动了起来,他一说话脸颊就憋的涨红,但还是坚持要说,“错事也是我做的,从第一天我师兄带我去见你就开始了,我本来也不是好人,和你绑在一起而已,有事便来,没什么好怕的。”

他这样太辛苦了,曹操摸着他的头和脸颊,一声声地劝:“奉孝,别说了,别说了。”

郭嘉的声音终于开始弱了下来,脸色也由红转白,渐渐变的雪白,直到最后什么力气也没有了,指节也不再颤动,整个房间只剩下他短促不均匀的吸气声。

曹操本以为这就是结束了,却没想到最后的时候还是有细小的说话声响起,音量很轻,几不成声,不过还是被他听清了。

“我本来想这样就够了,但是……如果有下辈子,你还是再来找我吧。”

“好。”他终于哭了出来。


随行的许褚一直等在外边,他心里很乱,但也只能发呆盯着门口不敢靠近,过了很久很久,久到许褚已经有点忘了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转而想到“晚饭该吃点啥?”的时候,曹操从房间里出来了。

许褚一个激灵被拉回现实,顺着打开的门就想往里看,被曹操一生喝止。

“走了。”

老板大部分时间都是超级好老板,特别讲道理还会说笑话,但是厉害起来却能比任何一家的老板都可怕十万倍,威严绝不容侵犯。许褚觉得很委屈,但也只能不情不愿地跟了过去。他本来就感情丰富又懂得一点察言观色,所以没走几步出去已经咧开嘴哭得泪流满面,抽泣不已很没形象。可惜他又不是那种天生体己人能读通老板的每一个心思和话里边藏着的话,所以许褚也不知道,前边看似稳如泰山的老板虽然见惯风浪历尽生死,此刻心里却像某个被他握了很久很久的手掌那样,凉透了。


评论(1)
热度(78)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