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08


这是个对所有人而言,都格外漫长的夏天。


孙权自己动手把办公桌搬到了一个离空调更近的位置,这样便能有更多的冷风直灌进他的脖领子用以平息那些后青春期蜕变的躁动。他因为忙碌而长时间没有整理仪表,鬓角的碎发已经渐渐长过了下巴,又因为每天对着强风暴吹,头发连带脖子上的小绒毛全向四方乍起,远远看上去就像幼师刚长出的鬃毛一般。办公室的小小碎嘴们在度过一段平息期之后终于按捺不住了,“辛巴”、“犀利哥”、“莱昂孙”等花名开始冒出头来,孙权对此置若罔闻,依旧我行我素,反而是在某一次鲁肃都说漏了嘴叫了一声“气魄权”之后,周瑜终于忍不下去了,专门抽出周末的时间带孙权去整理了仪表。

收拾过后,孙权顶着一头利索的短发穿好新西装仔细审视自己,镜子里的人有着老孙家人的鼻子和薄嘴唇,瘦长的脖子挺拔的肩,一身的精英范儿。孙权本来一直觉得自己和老哥长得不像,还稍微怀疑过是不是在两兄弟中孙策要更英俊那么一咪咪,但是现在这个对面的镜像俨然就是个年轻版的小孙策。他们所有相似的地方都被尽量突出,相悖的东西则越来越淡化缩小,就要消失不见了。

周瑜不是故意的,简单来说这是审美观问题,更深层挖掘一下,周瑜的眼里和心里都只装了一张脸,再怎么变换花样也脱不出那个框子。孙权并没怪他也没试图做出点改变,他其实也在想,这才是自己所能做出的最安全的样子。

孙权按照白天周瑜教给他的方式,一板一眼地把脖子上绕的细领带打成个温莎结,同时脚下用力一蹬,一个装满他的破牛仔裤、涂鸦T恤还有零碎饰物的箱子就被踹到了床底。


虽然分享了一些遗传基因又打扮的很像,但在眼神这个方面,孙家兄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统一的。孙权虽然年纪小,眼睛里透出的东西却十分复杂,一会儿是桀骜不羁,一会儿又有些人情世故,永远看不透底的诱人深入,用以泡妞屡战屡胜百试不爽。作为大哥的孙策则是天生一对桃花眼,未语三分笑,揍人的时候都是一张喜气脸,让人又是可恨又是无奈。

此时这对桃花眼正对着门板滴溜溜地转,眼睛上方的眉毛还随着时有时无的低语声一跳一跳,不知在想些什么。


近日来司马懿每天准时来找孙策,曹丕碍于身份不好出现,却又有点担心,只能每次都躲在门后偷听。孙策在无聊养身体之余早就把情势摸了个通透,虽然局面紧张但一颗爱玩的心也是蠢蠢欲动,于是在司马懿终于结束了跟曹丕的咬耳朵,推门走进来的时候,孙策赶紧拉高嗓子特别亢奋地说了一句:“仲达小亲亲~终于来啦,我想死你喽~”

“呲啦”一声指甲挠墙的巨响在门外瞬间奏起。孙策按着伤口笑的特别费力,实在肚子疼只好改成弓着后背猛捶床板。司马懿笑眯眯地等在一边看他折腾完,才好心地提醒:“动作小心点啊,背后的伤刚长好别又裂开了。”

孙策很听话的撑着身体缓缓躺下:“仲达小亲亲啊,其实你人不错,又温柔又体贴,我有点能明白曹丕为什么喜欢你了。”话虽这样说,心里却是一直吐槽:这有什么不好懂的,审美观奇异呗。前几天孙策刚弄清楚原来司马懿跟自己和周瑜同龄,同龄!于是崩溃之余他也不得不承认,曹丕对司马懿,必须是真爱,比钻石都真啊。


司马懿的心情并没随着被调戏而产生任何改变,他先给予了孙策充分的自娱自乐时间,这才缓缓抛出自己的杀手锏。

“孙组长笑完丕少爷之后,不想听听自己喜欢的人最近有什么动向吗?”

孙策侧躺着的身体明显一滞,停顿了一会儿才又放松下来。

“当然想听了,赶紧说吧。”

司马懿于是调了调语速,慢悠悠但一点不漏地把近日来周瑜力排众议保孙权上位,孙权也不负众望果断作出成绩的故事讲得特别精彩。孙策先是想着自己应该尽量控制情绪外露,再然后又觉得对着这样一个人,何必做些徒劳无用的功课呢。于是他周身的空气中就毫不掩饰地散发出了心疼又得意的气息。

故事讲完了,孙策回味一下,故意摆出一张纯真的脸,

“所以,仲达兄,你一直留我在这里白吃白住听故事,不放我回家又是什么意思呢?我虽然知道自己帅,但还是觉得你这个金屋藏娇有点略显重口了。”

司马懿开口:“这个没有办法,我家老板让我解决你,放你回家,老板那里不好交代。”

“这么听老板的话,何必不杀了我呢?”

“你是彰少爷打伤的,又不是丕少爷。我杀了你之后,你弟弟报仇该去找谁呢?”

孙策终于收起了好奇宝宝表情,很明白的冲着他冷哼一声。

“孙组长,我们家的事情是有点复杂,让你见笑了。”

“比起你们家几个少爷之间的那点问题,我比较有兴趣谈谈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具体时间真的说不好,如果以后大家都是朋友,送你回去自然就是锦上添花,相信以前的一点小误会你也可以体谅我们。如果不是朋友,送你回去老板就会骂我了,所以我只能一切听老板的,毕竟我就是个领工资的对吧。”

司马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并没什么特别多的表情,身体也是半佝偻着,一副谦卑的样子,难怪会被孙策当成小老头看待。只是在说话的停当,他偶尔脸微微抬起一下,有点灰白色的瞳孔里就会瞬间闪出狡黠的神色。孙策半靠在床头,抱着双臂审视他所传递出的每一个讯息,终于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情来。


话已经说明白了,司马懿想起曹丕大概还在外边挠墙,于是起身想走,就被孙策一下叫住。

“你屋里有没有镜子,拿来给我照照。”

司马懿四下里找了一下,果然从旁边的梳妆台抽屉里翻出面小手镜来,放到孙策手里。孙策端着镜子照了照脸颊,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这里果然破了。”他指指面颊上一片擦伤,可能是在地上划的,创口不深而面积有点大,形成了很多小块的血痂。

孙策戳着自己的脸:“这个,找个大夫来好好看看,我这一张好脸有多重要,你不懂。”话到这觉得揭人短也不大丈夫,于是转而说回正事,

“其实你还少说了一种可能,就是我弟弟和我家……”说不清为什么,自从分开之后,每次提到周瑜就会很难开口,即便那两个字都被自己在心里喊了无数次,真的话到嘴边时却吝于分享一样,死活不愿意让别人听到。孙策哽了一下,这才挑好措辞,“和我家另一个弟弟,他俩一路找来,到了你这个地方,房子掀翻我们再一起回家。我那另一个弟弟别看平时斯文,脾气可坏的很。他最喜欢我这张脸了,如果搞花了一生气什么事都做得出。所以为了你们自己着想,记得务必把我伺候好了。”

司马懿会心的笑:“好的,我也很期待这一天。”


曹丕的指甲缝里全都是抠下来的墙灰,司马懿看到他的时候他正低着头一点点地清理。

司马懿摸摸墙面,颇为心疼:“丕少爷不爱惜东西,也应该爱惜自己的身体才是。”

曹丕拍掉一手的灰,难得有点情绪的嘟囔着,“先生说的对,先生说的对。”

饶是司马懿一向伶牙俐齿,到了这个时候却不太懂怎么安抚别人的情绪,只能趁着夏季天长,拉曹丕一起去后院的鱼塘垂钓。他们搬两把小凳子,相互倚靠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时而留意水面上一动不动的浮漂,不过一多会儿,曹丕果然又眉开眼笑,重新高兴了起来。

“先生,你说人生在世为什么要争权夺利?如果能守着心爱的人,守着一个湖,每日垂钓取乐,这样的生活是不是比大权在握高处不胜寒,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来的快乐?”

曹丕半趴在司马懿的肩膀上,用食指挑了他散开的一缕头发,一点点绕起来再松开,这么无聊的游戏却玩的不亦乐乎。随着夕阳渐渐下沉,湖水更见深绿,司马懿只是静静盯着眼前的一滩水,像每一个敬业的垂钓者一样保持纹风不动。

“人生在世,身不由己。或许你争来争去得到了很多,最后真心想要的只有一个湖。但是不争却连这一个湖也没有。”

曹丕垂下眼睛,愣了很久,

“先生你知道吗?郭嘉最近不太好,我父亲很担心。”

“那就是他的命,他自己比谁都清楚……”司马懿长长的吁气,浮漂突然开始上下没有节奏的跳动起来,他拉住钓竿认真地找准时机,确认鱼已经上钩,这才收动钓线,水面下的显然是个大家伙,知道死期临近,不顾一切地做着最后的抵抗。钓线在司马懿手中疯狂抖动,曹丕伸手帮忙,拉住钓竿用力一提,鱼线终于支撑不住多方的压力,一下绷断。一条长长的水线在他们眼前划过向着湖心飞快而去了。

司马懿从有点抱歉的曹丕手里重新接过钓竿。

“你看,不是你的终究不是,胡来之后最多鱼死网破,半点都不由人。”


评论(3)
热度(91)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