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05


周瑜第一次见吴老太太的时候,其身份为中学二年级生。当时吴老太太慈爱地摸着他白净可爱的小脸说,真乖。

几年之后孙策全家落难,当时父母双亡孑然一身的周瑜大方献出自家房子,吴老太感动的泪流满面,一边拭泪一边夸公瑾真是个心肠好的孩子。

又过许多年画面转到今天,周瑜把买来的伴手礼交到老太太手里。孙妈妈笑容可掬,公瑾你好见外,怎么还这么客气。说着说着就把唯一会做饭的周瑜拉到厨房去帮忙了。


孙策很摸不透自己娘亲的心思,理论上和表面上来看,吴老太太都十分喜欢周瑜,但儿子的直觉又告诉他老妈的外表之下还藏着别的心思。孙策因此有些坐立难安,虽然直到坐在饭桌上吃饭之前,一切都维持着风平浪静。

直到孙权夹了块鸭肉给周瑜。

孙权的本意就是增近感情,“公瑾哥,吃这个。”之后还不忘给陆逊也夹了菜。

陆逊大方接受了他的好意,但就在周瑜犹豫的片刻,孙策十分自然地从周瑜筷子上把肉夹走放进自己碗里。

“这块太腻了,他不吃的。”说着他就从盘子里又挑了块满意的重新夹过去,还顺便给周瑜添了勺汤,油都撇的干干净净。

陆逊叼着筷子和尴尬的孙权交换眼神,你看我就说你们孙氏兄弟脑子不够用。


吴老太很敏感地咳嗽几声,孙策为自己这一系列的习惯性小动作追悔莫及。


其后的时间里,对儿子母爱洋溢的孙妈妈非常自然地将话题放在了“孙策你必须快点结婚”这一点,孙策和其亲弟弟做出多次努力,试图转移话题,全告失败。周瑜和陆逊帮忙收拾了饭桌碗筷,很客气地告辞离开。

孙策痛苦难当,大好的晚间时光无法享受生活,被老妈放走的时候竟然已经是半夜时分。孙策跑到孙权屋里,一头栽在床上哀声叹气,

“哥你是不是真要结婚了啊?”孙权很关心地问。

“做梦呢吧,结婚了你公瑾哥怎么办。”

“你们俩一个人娶一个呗。那个大乔小乔,老妈说她们俩正好看上你们俩了,还能当个连襟兄弟,多好。”

孙策揍他:“你以为还是封建社会?再说家里要延续香火不是还有你这个纯情小直男。”一下想到陆逊,他又顿了顿,“你是直的对吧?”

亲弟弟表示十分愤怒,亲哥难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禽兽愿意扑倒自己同学吗?另外你这么容易就弯了还要规定我不能弯,剥夺人身自由,你能有点人性吗?

“别胡说八道,我没那么容易就弯了。老子上幼儿园时候吃的棒棒糖都是隔壁小姑娘送的,这种泡妞功力全市谁能比得上?还有我必须告诉你,”孙策一双眼睛因为得意而在昏暗灯光下闪闪发亮,“我从见到你公瑾哥的第一天起,就没把他当成是同学。无分男女,世界上只有他,明白吗?”


孙策本来答应老妈会在家里过夜,但是想了又想还是偷偷溜走了。他悄无声息地打开周瑜家的门,想象中,周瑜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或者借酒消愁的狗血场景都没出现,孙策吐了吐舌头,继续去卧室找人。

没开灯,借着月光可以隐约看到周瑜趴在床上,手里还抱着枕头。睡姿这么幼稚,孙策偷笑。然后直接趴过去从后边环抱他。周瑜身上滚烫,孙策心惊,“生病了?”

其实此时本市的空气中正漂浮着无数邪恶的流感病毒,如果孙策能预见到一个星期后众手下统一挥舞着小手绢擦鼻子的场景,情绪多少会缓解些。但此刻他眼前回放的都是周瑜在办公室操心操力,加班加点的场景,鞠躬尽瘁,积劳成疾等恐怖词语轮番出现在大脑里。孙策拉着周瑜的手,想到这些细长好看,艺术家一般的指头刚才还洗过自家的几个盘子,脏话直接爆了出来。

靠,老子的心都被刺穿了好吗?


感伤之后孙策立即跳起来开灯试体温找药。周瑜昏昏沉沉被摆弄了很久,终于感到周围安静下来,有人凑近把自己搂在怀里。残存的微弱意识还有身体本能驱使着他也向对方主动靠近,直到大家的四肢身体缠绕在一起,火热的额头贴着冰凉的肩窝。再无缝隙,密不可分。

一个无比依恋的姿势。

周瑜平时一本正经的很,极少做出类似撒娇的举动,但是偶尔一次,就能要人命。


孙策静静躺着,手里抱着人。十年前他们第一次互相拥抱的时候,两人都还是一副少年人的躯干,手脚细瘦纤长,头靠在彼此肩膀时还会被突起的肩胛骨咯的生疼。多年来在世道上打拼,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饱尝,但幸好身边一直有这样一个肩膀可以替自己分担,天塌下来都会有另一个人站起来一起扛着,更不要提沉重世事。

两个人,只要是两个人,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度过。累了可以有处歇息,受伤了可以一起舔舐伤口,可以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天下无敌。

只要是孙策和周瑜,是我们两个人。


“公瑾啊,我明天去跟我妈坦白说说咱俩的事吧,反正迟早也有这么一天,现在也是时候了,你说好不好?”

周瑜不知是回答还是呓语地嗯了一声。

“那就这么办。”孙策亲亲他脸颊,两手收的更紧了些,“睡吧。”


袁绍很郁闷地一遍遍回放着许褚吃霸王餐的视频。

“你确定他带来的就是上次我们被查抄的枪吗?”

“一模一样的,这个型号国内目前还没有,我查了货源那边,绝对没有第二批东西流进,所以只能是我们上次被抄掉的东西。”许攸眼睛转了转,再补了一句“我还听说上次曹操办酒会,孙策也去了,跟曹操聊了好久,两人还叔侄相称。”

袁绍突然猛拍桌子站起,一甩手就扫掉了面前的显示器。

“曹阿瞒这混蛋,辱我太甚。居然还敢联合条子一起抢我的货。这都是活腻歪了吧!”

他脸上青筋暴起,伸出手指指向许攸,面前是液晶显示器剩下的一地狼籍。

“我要让曹阿瞒看看我们谁拼得过谁,就先从他这个大侄子下手。你去安排,明天把孙策那个小畜生给我宰了,孙策死不了他们都不用回来了。”


孙策一反常态地起了个大早。初春常有的薄薄晨雾贴在玻璃上,在晨光照射下渐渐凝结成水珠,窗外的大槐树上竟然还有鸟儿们竞相歌唱。孙策这个常年9点起床党就像个新生儿一般好奇窥探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世界,他深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只觉得神清气爽。

他想今天过了我们的生活就要迈进下一个新纪元了,我们以后可以坦然的住在一起,所以大家都要早起,我们可以去晨跑,买个情侣运动装穿穿,在大马路上我们都是那么英俊潇洒的美青年,一定会惹得周边的小姑娘心花乱颤,我们在外一起调戏小姑娘们,回家之后我调戏他,再强迫他也必须调戏我。虽然情节会有点曲折,今天会有点曲折,但是明天开始,大家就可以在调戏与被调戏中一起活到80岁,成为传说中的一对老流氓。这样的日子真是想起来都要惹人笑。


周瑜披着外套靠在门边疑惑地盯着他:“你傻笑什么呢?”

他赶紧迎过去亲热地抱着另一个流氓。周瑜果然不记得昨天晚上他做了什么计划,于是孙策兴高采烈地再次说了一遍今天将要发生的大事情,那张脸上一点也看不出基友要跟家里出柜时所应该带有的苦逼感。

周瑜思虑再三:“你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孙策托着他的下巴,和他额头相碰,碰了之后立刻换上一脸不满:“你还发烧呢。”

“那也必须去,不去我觉得不行,今天你去哪我也要跟着你。”

孙策发愁:“那你也先休息一下吧,我觉得你现在头还挺烫的,你再睡会儿,咱们下午再去吧。我先回我那里换个衣服。”

“换衣服我也跟你一起去。”

“噗,你如果想看我换衣服我现在就可以脱给你看。”

早上起床的时候孙策喂周瑜吃了退烧药,所以没说几句话,药效发作,周瑜昏昏欲睡。孙策搂着他把他带到床边,让他躺下。周瑜还在念叨要一起,但是眼皮已经就要抬不起来了。孙策觉得他这样真是可爱,一时半刻都不能分开什么的,最甜蜜了。继而又发现现在这个姿态非常带感,于是临出门前孙策最后低下头亲了亲周瑜的嘴角。


“你什么时候回来?”

脚已经要迈出卧室门槛,就听见周瑜在背后很不死心地最后问他。孙策回头灿烂地笑。

“我很快就回来。”

他轻轻带上了门。


孙策为了不受家里约束,不久前刚买下了一个公寓,自己的东西全都搬了过去,他和周瑜平时在两处私宅之间来回打游击,最近住在周瑜家的时候有点多,存着的干净衣服就不够了。大日子,更要注重仪表,孙策把着方向盘愉快地哼歌,妈,我跟公瑾往你面前一坐,闪也要闪晕你。


新开发的高档公寓,地下停车场,周六大清早,种种因素夹杂在一起,就决定了一件事,这里没有什么人。孙策在此处停过很多次车,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地方的气氛会与以往有什么不同。他一直把自己想象成猎人,在出任务的时候多少次躲在暗中静待着猎物降临,只不过孙策有点粗心,换成是周瑜,可能就会察觉到今天的这里特别像一个猎场,围猎目标就是孙策这头沉寂在美好未来幻想中的老虎。

所以第一声枪响的时候,孙策的确是淬不及防。他连疼都来不及感知,良好的身体反应帮助他果断选择逃跑或者躲避。孙策狂奔,自己的车子那里已经无法回去了,幸好他生来天赋过人,所有的身体潜能都在危险的时刻被无限调用起来。他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帮忙暂时掩护自己的空间,耳边零碎的脚步声告诉他敌人们过来了,但是多少有些忌惮,没有轻易靠近。


一群废物。孙策很不屑地哼了一声。一旦放松下来,他大腿上的子弹孔就开始汩汩冒出鲜血,孙策判断了一下出血速度,大概15分钟之后他就会被这个子弹孔拖累的再也动弹不得。而那群人会在什么时候冲过来呢,1分钟?30秒?

他全身上下唯一算得上武器的东西就是口袋里当成钥匙链的瑞士军刀,平时出游的时候拿来削苹果,大小正好。孙策很镇静地把苹果刀掏出来握在手里。靠在墙上深深呼吸。

想杀我,孙策在心里冷笑,即便我死了,也得拖你们这群杂碎一起下地狱。


评论
热度(114)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