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04


孙策窝在狭小的掩体后边,背部弓成一个优美的弧线,他全身肌肉都保持紧绷状态,眼睛聚焦在前方的空旷处。

他们已经在这个地方蹲守了六小时以上,而线人提供的交易时间是一小时后。周瑜说黑社会不像流氓,人家会在交易前就封锁场地周围,一旦发现任何风吹草动立刻换地方,所以埋伏必须尽早。当然,孙策也可以选择弄些摄像头,像美国电影里一样远程监控,发现人犯之后再火速围上来,搞个公路追逐什么的。但这些都不是他的风格,太容易失败了,孙策喜欢靠身体办事,简单、直接、粗暴而高效。


孙策从最开始一直保持着这种紧张状态至现在,吕蒙对此颇有些不好意思。他们这次突袭分为两两一组,目的就是两人可以轮换盯梢,给搭档休息时间,但显然自己的菜鸟身份把这种协作破坏掉了——负责带他的组长必须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吕蒙内疚之余还有点担心孙策能不能扛得住这种高强度工作。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孙策突然对他说话了。他低沉的压着嗓子,用最小的气音说道:

“吕蒙你有没有试过打猎?”

“没……有……”吕蒙紧张的很,不知道为什么紧要关头组长突然和自己闲话家常,于是也只好尽量地控制音量,以至于说出来的话都有点抖。

“我很爱护动物的,所以我也没有玩过,不过我总会幻想那个感觉……真是回味无穷。”孙策说话的声音仍然微小到几不可闻,眼睛里却闪出一种野兽的光,“你端着枪,慢慢靠近,一步步小心地挪,目标已经近在眼前了,几乎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你的心跳因为激动而加快,耳膜也随着鼓动,每一根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但却必须克制自己,于是你终于缓缓地举起枪,瞄准……”

他描述的又生动又清晰,吕蒙也不由得沉浸其中。

“你知道我为什么做警察?不是因为我爸,而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想当个好猎手,做一行爱一行,吕蒙,上班的时候心里没有点爱可怎么活。”


孙策说到这里,突然慢慢地扭头,看向周瑜的藏身点,为了保持绝对安静和尽量避免电波信号,他们都关掉了对讲机,彼此之间的互动只能用最原始的手势来完成。

孙策伸出两个手指指向眼睛,意思是让周瑜看他,两个点一直保持联动状态,周瑜迅速捕捉到信号,非常警惕地凝神过来。

孙策扯开嘴角无声的笑了,而后对着周瑜的方向mua~地啵了一下。


吕蒙发誓自己听见了mua~的声音,比他俩刚才说话的声音都大!


周瑜表情和吕蒙一样黑线,立即把脸扭了回去。孙策笑的身体都在微微颤动,抱着肚子一点点转正。正对上吕蒙悲愤交加的脸。

“你知道我忍了六个小时不和你说话,为什么现在突然这么折腾?”

吕蒙瘪嘴表示不懂。

“因为越临近开枪的瞬间,越是蠢蠢欲动……”

孙策把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最后半句话掩埋在了空气里。

他们来了。


一群黑西装从大门鱼贯而入。排头的几个貌似十分利落地把着枪检查了附近的角落。孙策在内心一次又一次地赞赏着自己的拍档——周瑜凭着智商上的压倒性优势,总能找到最舒服又最不容易被发现的掩藏点。

黑西装搜索的地点全部clear之后,交易的重头人物终于出现了。两个简直把“黑社会”三个字刻在脑门上的人叼着牙签缓缓入场,非常不负众望地奸笑并握手,一位打开皮箱露出一沓沓金灿灿的钞票,另一位叫人推过来几个货箱,从里边的废纸堆里刷地掏出一把枪来。

诶?是枪啊?


无论如何,这都是人赃并获的重要时刻。孙策一直微抬着的左手猛地一挥,各个据点的人立即同时跳出,把交易团伙围了起来。还有站在边缘的人试图掏枪反抗,一团巨大的黑影突然从天而降,重重拍在了那个不幸的黑西装身上,黑西装被砸的口吐白沫,连挣扎都没有一下就束手就擒。

甘宁管自己这招叫神兵天降,但更多人称其为秤砣压身。


孙策用枪托迅速砸晕了几个手边的喽啰,判断局势初步稳定后,他手里把着枪,警惕地审视周围。警察杀强盗也是很麻烦的,更多的时候条子们在试图控制局势。

只是今天这局势有些混乱。

孙策发现对方的人数已经就要超过一般程度上一盯二的极限,这是危险讯号。孙策出道几年来很少有没把握的情况,此时竟然会感觉到紧张,他心里不认为这是好兆头,于是一边大声喊着不许动之类的口号,一边打开无线电和外边接应的人确认状况。也就是稍微闪神去摆弄无线电开关的瞬间,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即便只有眼角处一闪而过的讯息,对于孙策来说也够了,他几乎是拔地而起的扑了过去,一个黑西装应声而倒,孙策膝盖抵着那人的胸口,将他的手腕猛地在地上一磕,亮晶晶的匕首就掉在了地上。同时几声枪响,四五个黑西装抱着自己的胳膊或者手腕嗷嗷乱叫着倒地。

孙策快速地喘气,头顶上方就是周瑜还冒烟的枪口,周瑜身体僵直地站着,手却有点微微颤抖。孙策完全可以想象如果躺倒的不是那一群黑社会,自己的背上此时一定非常精彩。而太史慈正一脸不可思议地手绕到身后摸着后腰部分,他穿的T恤被匕首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皮肤似乎还保留着刀尖上的冰凉。

太史慈大概用了三十秒来对过去一分钟发生的事情做了个梳理回顾,而后终于暴走。

“老大你让开!”

把全部的不和谐语言去掉后,太史慈吼出来的100多个字大概就剩下了这句话。

孙策很识趣地让位,太史慈冲过来骑在地上手已经脱臼的可怜黑社会身上,场面惨不忍睹。


这时候接应到了,除了被太史慈按在地上扁的那位,其余人等都被有序押走。周瑜已经冷静下来了,他走过去拉还坐在地上的孙策。

“走了,离子义远点,不要溅到血。”

孙策可怜巴巴地伸出两只手。

“求抱抱。”

“抱个鬼。”周瑜打开他的手。

孙策赶紧自己爬起来搂住他:“差点就真的只能抱个鬼了哟。”

“胡说八道什么呢!”

周瑜有点急了,孙策只好赶紧改口:“刚才吓死了啊。”

心头终于被拱起一团无名火,周瑜非常罕见的大爆发:“亏你也知道吓死了。你以后给我小心点知道吗?有事你开枪你叫人或者怎么样都行,办事之前就不能过一下脑子吗?@#¥@#¥……”

孙策赶紧讨饶制止周瑜的布拉布拉:“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改。”

周瑜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算是作为接受认错的收尾。


“话说回来,今天我们就吃亏在人少。”走势良好,孙策见机正式改换话题,“老子要帮手要人啊,人人人,到哪去找人。”

“去找刘备合作呗。”

“不干。”孙策搭着周瑜,另一手摸摸下巴,“你说养了个弟弟,每天喂他那么多口粮,关键时刻,他是不是应该给力啊?”

周瑜哭笑不得:“我提醒你,仲谋还是在校学生,他明年才毕业。”

孙策惊恐状瞪大眼睛:“咦?你不知道孙仲谋是神童吗?跳级什么的,小case。要我说,不光是他,还有他那个小跟屁虫陆逊,他俩都可以提前毕业了。嗯,至少可以提前进入实习期,你给他们发个短信,明天一早就过来吧。”


于是第二天清早,吕蒙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对上了一双碧绿的眼睛。


吕蒙扶着心口往后跳了一步。孙权满脸堆笑地出来扶他:“easy啦,不要惊慌。”

孙策从后边一拳打在孙权头上,

“你奇装异服就算了,还弄个绿的隐形眼镜吓唬人,纯属欠揍。”

孙权捂着头泪奔到周瑜面前:“公瑾哥,虎毒还不食子呢,我哥比禽兽还禽兽,他打亲弟弟啊!我怎么这么缺爱!”

周瑜被吵的直头疼,一个劲地揉眉心:“你们不能消停点吗?一大早过来都没干正事,看看人家伯言在做什么,你们不觉得不好意思嘛?”

陆逊对着电脑屏幕上一堆花花绿绿的数据,一副不屑于抬头的样子:“公瑾哥,别把我和只会浪费粮食的人放一起说话。”

孙家兄弟同时挂满黑线。陆逊不知道为什么,对他们一家姓孙的总是恶言相向,虽然他就是嘴头上找找痛快,没什么坏心眼,干起活来还特别给力,但是领导和领导他弟脸皮再厚也会有被戳漏的那天啊。

周瑜憋住笑假装严肃地教育陆逊:“小鹿,办公室里开玩笑要注意影响。”

陆逊很乖巧地接受教育,接着和周瑜探讨上班内容,全程无视一边跳脚的两兄弟。


陆逊跟周瑜一起找线索,孙权就被孙策拉走去分析案例。等到下班的时候孙权感觉自己已经快吐了,他扶墙勉强站着,跟他哥哭诉,

“你整我是吧?我看你平时挺舒服的,根本没在上班,怎么我一来你就找我批奏折,我真是你亲弟弟吗?5555”

“靠,你以为皇帝好当是吗?有一半都放在张昭那呢,不是亲弟弟我还真不放心找你帮忙。总有一天让你接我的烂摊子,看累不死你的。”

孙策又在对孙权实施家庭暴力的时候周瑜黑着脸拿着一堆文件走了进来。

“你看看吧,这批枪果然是最后要倒手给袁绍的。”

孙策皱眉:“这个就算了,我奇怪的是本来不是说这批东西是走私药品吗?”

“这才是最麻烦的,如果知道是枪就不会用这个方法截回来,所以你就明白昨天他们干嘛那么拼命了吧,走私军火和走私药品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周瑜一页页翻着手里的资料:“我们没跟曹操交过手,现在又直接抄掉了袁绍拿来火拼的家伙,我总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哎哟,你想太多了。”孙策看周瑜脸色实在不好,很贴心的过去摸摸他头,“咱们之后小心点不就行了,不管怎么说昨天也没出事不是吗?”

孙策呼叫亲弟:“去外边叫你的毒舌跟屁虫,晚上咱们四个一起出去玩,庆祝你俩上班。”

孙权本来都准备留出空间让他们二人世界了,听了这个话只好退回来,很别扭地对着亲哥。

“那个,我其实一直没告诉你……妈知道今天我跑到你这里上班,说正好周末,叫你,我,公瑾哥和小鹿晚上都去咱家吃饭,还说有话要跟你谈谈……”


纳尼!孙策仿佛听见了核电站爆发的声音。现在他和周瑜一样沮丧了。


但凡有流感之类的东西袭来,郭嘉这个竹竿宅男肯定第一个中招。他窝在一大堆的被子枕头和垫子里,看着许褚虎背熊腰的身材十分之羡慕嫉妒恨。

为什么有些人的营养全都变成了肌肉,而有些人的营养只能流向大脑呢?郭嘉觉得自己再聪明也弄不明白这些。


“所以他们线人的情报被你调包了,这很好啊。”郭嘉说几句就要咳嗽几声,好不容易顺过气来斜眼看着兴奋异常的许褚。

表扬我,表扬我!郭奉孝你快表扬我!许褚几乎就要把这几句话说出来了,拳头也激动的上下挥舞。

郭嘉叹了口气:“现在还不能表扬你,你去把那边抽屉里的木头盒子拿出来。”

许褚好像被人拔掉了气门芯般,仿佛一下子就小了一圈,郭嘉看着他垂头丧脑地踱过去翻抽屉,不禁十分担心自己的那些宝贝收藏。

“虎妞……不是,仲康你不要搞错啊,那里边别的盒子不能随便打开,标签都是限量版的啊!”

越来越小的许褚终于把目标的木头盒子摆到郭嘉手边,郭嘉望着抽屉处的一片狼藉,顿时心痛如绞痛不欲生,也只能勉强忍住眼泪。

“打开看看。”

许褚把盒子打开,里边放了支模型枪。他拿起来玩了几下,

“奉孝这什么型号啊,我怎么没见过。”

“这个型号国内没有哦,最新型的,袁绍本来想从国外买一批过来让咱们吃枪子,结果被孙策给查抄了,现在只有警察局的证据库里才有实物。你手里这个是我照着网上偷拍的图自己粘出来的。”

自己粘的!许褚觉得自己对郭军师的敬仰就有如那滔滔江水,绵延呀个不绝。拿着那个手感和质感都和真家伙差不多的模型,许褚一下玩的不亦乐乎。假装瞄准之余嘴里还很带感地做着piu~piu~等音效。

郭嘉赶紧叫他:“仲康啊,仲康!你先别玩了,今天晚上拿着这个去袁绍开的饭店玩。”

许褚很委屈,奉孝你什么意思啊?

郭嘉耐心地细细讲解:“你吧,今天晚上拿着这个东西,去袁绍的饭店吃饭,不要带钱,吃完之后人家叫你买单呢,你就把这个东西往桌上一拍说,我没钱!就只有这个你们要不要!他们肯定都不要了,你就把这个收好,然后回来就行了。”

许褚连连点头,哎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就是要显摆给袁绍看他没有的东西咱们有嘛!但是奉孝你觉不觉得这个有点太直白了。

郭嘉说你放心,搞的复杂了我怕袁绍他也看不懂。

许褚又有点担心,问题现在我知道是要过去演戏了,我怕我太紧张演不好,台词没背下来或者穿帮了可怎么办?

郭嘉还没从自己的限量版被弄乱的低迷中走出来,此时眼睛里仍然含着点泪水,听了许褚这话,他默默转过头来,咳嗽了几下,

“那我演技好能背的下来台词,你不能去就换我去吧。”


郭嘉的一双眼角微翘的细长眼睛水光粼粼,脸颊因为咳嗽而透着点病态的红,说话的声音也闷闷地,细小的身板在被窝里微微发抖。许褚不知道为什么,见了他这个样子突然就不好意思起来。郭奉孝在他心里明明就是个不太爱说话的宅男,怎么现在一看就让人有点发烧呢?该不会是被传染上了流感吧!

就在此时曹操正好端着水杯进来,看许褚也在还叫了他一声。

许褚心里突然大叫不好,他敏感的察觉到自己此刻很危险,老板肯定不愿意我看到奉孝这个样子!

于是在曹操还没来得及再说话的当口,许褚已经急匆匆冲出了门,只留下了一个声音:“奉孝你放心吧,我会好好演戏的!”


曹操拿着水杯目送许褚一骑绝尘的背影。

“他又吃错药了?”

郭嘉哭喊,别说那么多了,快把那边我的宝贝们搬床上来,我得一件一件重新整理好。

“郭奉孝你就这么使唤老板啊!”

“我生病还坚持工作哟,你都不给我奖励,为我服务一下又能怎么样?”


曹操正弯腰收拾东西,听了他这话就笑了,

“你都快把人家变成骨灰盒了,我哪敢不给你奖励。”


评论(1)
热度(117)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