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三国][策瑜]一触即发01



吕蒙第一天到新单位报到。


临走前,前任领导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叮嘱再三:

“阿蒙啊,总局那边不比我们派出所,那边是衙门,是机关,是玩政治,搞勾心斗角的!办公室阴谋你的听过没有?哎哟,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去了那边被人吃干抹净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有几本书,赶紧拿去好好看看。”

老领导的话言犹在耳,吕蒙感激地摸了摸包里收着的那几本《拉布拉多升职记》,整理了一下衣服,推开了副组长周瑜办公室的门。


周瑜是个面孔清秀,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人,他的办公室有着落地大窗,放满各类书籍的原木书架和看上去很舒服的米色小沙发,办公桌桌面收拾的井井有条,一杯摆在手边的咖啡热气蒸腾。周瑜自己穿了身深色西装不打领带,看吕蒙档案的时候鼻子上还架了副巨有气质的金属边眼镜。

吕蒙只觉得在派出所干了这么多年,从没想过当警察也能当成他这样英俊潇洒。在心中对自己的未来生活充满了向往,头顶飞出一串小桃心。

“你的记录很好,”周瑜抬起头,伸出手在吕蒙肩头捏了一下,“身体条件也好,我们队里就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

肢体接触是亲密关系的一种体现。吕蒙很激动,他自己没上过警官学校,大学念的是机械工程,进派出所也是毕业了实在找不到工作家里托人安排的,在警队里混的时候总有种出身不好的郁闷感,再加上来此之前通读过拉布拉多升职记,吕蒙本已经做好了被同事排挤,被领导sm的万难准备,现在这样的梦幻开局此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吕蒙一双眼睛闪亮闪亮地直发光,内心反复OS:嗷嗷嗷,副组长,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尽百分百的努力去完成的!

周瑜似乎很满意吕蒙的反应,他点点头,推开椅子站起来,

“找个人带你去熟悉一下新环境。”


吕蒙跟着鲁肃在办公室里绕来绕去,拜见各处山头。

鲁肃这人长得老实不说,连声音里都透出来厚道两个字,明明年纪不大,偏显得十分老成。他深谙做人哲学,先带吕蒙去介绍给程普黄盖那几个快退休的,其后再去找甘宁太史慈这些后生仔,条理清楚,一碗水端得极平,让吕蒙佩服佩服。


就在吕蒙和众人一一见过,准备再寒暄两句的时候,门外走进来两个人,一个白面书生样的男人指点后边跟着的小年青,

“子龙啊,蛋糕摆这里就可以了。”

一屋子的人先是对这两人投以鄙视的眼光,再看到赵云手里端着的蛋糕之后,大家都想起来今天周一起床难,早饭也没来得及吃,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于是一个个喜笑颜开。


周瑜就像得到了心电感应一样,第一时间从办公室里钻了出来,不知道是用了什么身法几下就踱到门口,同时又伸手隔开了甘宁的爪子和桌上放的蛋糕,

“孔明啊,今天怎么这么难得,该不会是局里给你们涨工资了吧。”

那个白面书生眸子一翻,一双漂亮的眼睛就转移到了吕蒙身上,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我们的业务你也不是不知道,还长什么工资呢。就是今天听说你们组里来了新人,刘组长特意自掏腰包,帮新同事接风,请你们全组吃蛋糕。”说着向吕蒙简单地自我介绍,“小吕你好,我是二组的诸葛亮,他是赵云,这个蛋糕是我们组长刘备送给你的,希望你喜欢啊。”

周瑜眼见自己身后的一票人眼睛都要脱框的样子,心想我之前也没亏待你们啊,看看现在这点出息,于是面不改色把那个蛋糕往孔明那边推了一下,

“这样我们就更不能要了,”他把吕蒙往自己身边拉了一下,离开孔明的视线,

“阿蒙是我们的新同事,刘组长对他这么上心,不是想趁乱挖角吧。哈哈哈哈。”

孔明也跟着哈哈,又伸手把东西推回去。

“公瑾你真爱开玩笑,要挖角我第一个挖你。既然买来了,东西你们就收着吧。”

“不不,真的不能要。”

“一定得要。”

“……”

吕蒙夹在中间,可怜巴巴地望向鲁肃和其余各位,就看见鲁前辈微皱眉头长叹口气,抛过来一个“你认了吧”的表情。他心中哀嚎一声,还没来得及抛回去鄙视的眼神,一只手重重地搭在了他肩头上。吕蒙被吓了一跳,立刻回转过来直盯着那个突然出现的人看。

这总局的人就是不一样啊,怎么各个都长得这么好看!


孙策一手勾着吕蒙脖子,另一边搂着周瑜肩膀,彻底无视上班时间已经过了两小时这个事实,大大方方地对在场各位道早安,然后拿起蛋糕上的巧克力片咬了一口。

周瑜微小地翻了个白眼。

“兴霸你结案报告写好了吗?”

甘宁没想到自己第一个中枪,一时脑子反应不过来,嘴巴形成了一个完美的O型。

“子义刚才我路过鉴证科,人家说约了你一早去取证,现在几点了?”孙策的手指从太史慈身上移开再转到鲁肃,“子敬你带新同事到各处转转,明天开始他如果在局里迷路你们两个要一起罚。”

程普黄盖那些老资格的不等他说话,已经纷纷回位,口中默念“我有事做,我真的很忙”。


诸葛亮笑眯眯地看孙策把人都遣散开,再看孙策也笑嘻嘻地看向自己。

“孔明啊,这个东西谢谢你们刘组长了,你们也有工作要忙吧,我就不送了啊。”

人情既然送到了,诸葛亮也不打算多留,拉了赵云要走,谁知孙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脑门,

“差点忘了跟你说,我来上班的时候路过你们刘组长家,就看见他家阿斗一脑门汗站在路边等公交车。”孙策一脸I’m sorry的表情,“我一问才知道他爹早上出门又忘了叫他起床了,他自己睡醒了想打个车赶到学校结果身上还只有5块钱,我看阿斗实在太可怜就把他送到学校了。”

赵云很感动,诸葛亮很黑线。孙策满怀遗憾地把他俩送出门去,嘴里还念叨真没事,跟刘备说不用谢了啊,这蛋糕就当谢礼了呗,以后好好带孩子就行。直到那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孙策才乐颠颠地回来招呼周瑜切蛋糕。


吕蒙全程围观之后,对于事态发展的速度和方式都感到有些接受不能。鲁肃觉得自己既然是奉命带他熟悉环境,对于人事情况自然也应该介绍一二,就长话短说给他讲了讲背景知识。

这事情简单来说就是现任的局长要卸任了,候选人无非就是刘备和孙策其中一个。孙策年轻,刘备年长,孙策干了很多年,刘备根基浅,孙策接了过身老爹的摊子,刘备是市长的超远房亲戚,孙策身边有一个同龄的周瑜和孙坚的一票老班底,刘备有更年轻的赵云诸葛亮还有自己的两个拜把子义弟。由于本市风水奇异,当上了警察局长几乎等于坐拥全市半壁江山,两边人都死不放手,誓要拿下这个位子。另一边厢本市最大的两个黑白通吃团体,曹操和袁绍最近有要火拼的趋势,作为警界人员自然是希望能在黑势力的自相残杀中获利,于是相对势力较小的刘备就提议不如两个组合并起来搞曹操一票。而孙策和周瑜对此的态度是……纯属多余。

吕蒙仍然是懵懵懂懂一知半解的样子,又看鲁肃一脸高深,不由得问道:“那前辈你觉得合并好还是不好?”

鲁肃笑了,

“第一,现在是人家自己打,不是他们来打我们,然后吧……你知道组长和副组长负责的案子,破案率是多少吗?”

吕蒙很老实地摇摇头,鲁肃笑的更开了。

“是百分百啊。”


那个传说中可以1V10的小霸王组长用完点心,看了三十分钟材料,吃了午饭,跑到周瑜办公室里睡了两小时午觉,又出去到档案科给一票美眉说了会儿笑话。终于熬到时针指向5点,这才原地满血复活。

他随手把有点散开的领带重新系好。

“还是按老规矩我自己开车过去,你们随后吧?”

太史慈和甘宁鲁肃纷纷点头。

孙策想了想又走进周瑜办公室呆了一会儿,今天周瑜有点忙,脸色也一直阴阴沉沉,午饭都没出来吃,孙策这一次大约又是不受欢迎,出来的时候有点悻悻地,没再说话直接走了。


吕蒙本以为聚会这种东西不应该适用在自己这个第一天上班的新人身上,但架不住几个同事的一再邀请,终于也收拾东西准备一起去。过程中周瑜出来倒水,看见他们几个人一副马上要离开的样子,说了两句小心开车,就又钻回了房间里。甘宁鲁肃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再叫他。一直到坐在车里还在哀声叹气坏了传统。


这个所谓的传统就是,但凡组里有人相亲,其余单身男性必须组团到场围观。

约定的咖啡馆里,孙策早到了十五分钟,这时候已经在靠窗位子就坐,见他们来了,稍微点了点头,就又漫不经心地往外边看去。

吕蒙眼前冒出今天下午在档案科笑地花枝乱颤的女警们,再一次对孙策这样的人还需要相亲表示强烈不解。

“你不懂,我们也不懂。”鲁肃不紧不慢地剥着小核桃壳,“事实就是组长的确一直没有女朋友,然后他妈已经急得不得了了,今天这个姑娘也是吴老太太给找的,让他无论如何都得来见一面。”

吕蒙还想接话,肩头突然被拍了一下,就看见周瑜拉开空着的椅子坐下了。

周瑜直面大家诧异的目光,满不在乎地解释道:“我没说不来,就是刚才有事而已。”说到一半,眼神就飘回到孙策那桌去了。


孙策的相亲对象一会儿也到了,躲得远远的围观组瞬时炸开了。一票人等纷纷表示组长就是异于常人,我们相亲的时候经常觉得自己走错门去了侏罗纪公园,怎么组长的这个就出落得跟天仙一样呢?

这时就看孙策和那个女孩说了两句话,两人一起看向门口,居然又有一个姑娘笑盈盈地走过来也坐下了。

围观组已经血流满地。

甘宁擦了一把鼻血,表示不能忍了,

“奶奶的,现在的小姑娘真不厚道啊,相亲这种事都不单挑,我怕组长一个人对付不过来,要不然我去帮个忙……”

太史慈也抢着说,“其实我以为这两个纯属庸脂俗粉,根本配不上咱们组长仙人之姿的说,居然还敢玩此等一拖二的诡计,兄弟咱们不要讲仁义了,一起去……”

鲁肃赶紧拦住他们说冷静啊,你们看副组长已经捷足先登了。


众人这时候才从粉红泡沫中看清现实,周瑜居然已经站在了孙策旁边,他半弯着腰,很优雅地和两个姑娘说了几句,就在一片和乐气氛中坐到了孙策旁边。


接下来的集体相亲活动进行的异常顺利,就算相差好几张桌子的距离,围观众也能接收到那边传来的各种欢声笑语。孙策和周瑜配合默契,说相声般的一个主说一个附和。说到一半周瑜还跑去占用了咖啡厅的钢琴即兴演奏了一曲。他选的曲子通俗易懂,又经过自己的二次加工,非常能渲染气氛。演奏完毕获得了轰动的掌声和几声带有暧昧意味的口哨。周瑜一一笑纳。

围观单身群众表示目瞪口呆,就觉得来相亲的两个姑娘已经化身为狼,看对面人的眼神也变了,估计心里正在盘算怎么分赃,你左边这个我右边,要不然我们猜硬币好了。

孙策眼神复杂地看着引来满堂彩的周瑜,又干掉一杯加冰可乐。等周瑜才一回来,孙策一拍腿站起来,走,对面火锅店,续摊。


围观众见到那边桌子已经站起来结账走人,只好也招呼买单,哪知道穿女仆制服的服务生端来的盘子上只放了一张信用卡。

吕蒙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消息。

今天晚上给你接风,刷多少算我的,没有密码。By:周瑜。


一群人留下了欣慰的宽海带泪:组长和副组长英明,组长和副组长威武,誓死追随组长和副组长!


评论(2)
热度(352)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