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瑜 喻黄 大理寺
保有责任心

【伪装者】【楼诚】爱不可及(04)

4

 

对于阿诚加入组织这件事,明楼内心是十分拒绝的。

他有时午夜梦回,甚至会在内心无限埋怨贵婉,居然敢在自己眼皮底下把阿诚拐走,居然还给他起了个代号叫青瓷,他恨屋及乌,连这个名字都不喜欢,瓷器易碎,难道没有人告诉过贵大小姐?

明楼只要想起此事便是一肚子气,狠狠瞪着两眼直到天亮,但实际上,贵婉还是他带回家来介绍给阿诚认识的。

 

刚到巴黎那会儿,明镜曾经明里暗里给他介绍过不少同样留法在外的姑娘,明楼那时已经断了对汪曼春的心思,但同样没精力去应付个新的对象,况且那些富家小姐多是娇滴滴不通国事之人,做朋友都不合适,唯独贵婉,明楼觉得可以相交。

他俩见了几次面,不谈风月,只遮遮掩掩地互诉理想,虽然彼此都没有更进一步的心愿,但还是在自由开放的法国结下了段难得的异性友谊。

 

其中有次见面过后忽然下了一阵雷阵雨,两人都没带伞,明楼的公寓就在附近,他便邀请贵婉来自己家暂时避一避。

两人带着水气刚跑进大门,明楼就险些迎面撞上正要往外跑的阿诚。

阿诚鼻子上还架着看书的金丝眼镜,手里却提着雨伞,一副急匆匆的样子,这会儿见他回来了,眼睛里都写着开心。

“大哥,我看下雨了,刚要出去找你哪。”

明楼稍微侧了侧身,露出了身后站着的女孩子。

阿诚愣了一愣,半张着嘴,视线在明楼和贵婉身上来回晃了好几圈。

明楼给他俩互做了介绍,贵婉见阿诚仍是一副回不过神的样子,知道他误会了二人的关系,噗地一下就笑了起来。

“明楼,你弟弟真可爱!”贵婉故意伸出一只手挽住明楼胳膊,“有这么大个弟弟,怎么早不跟我说?”

“不是第一次见就跟你说了?一个明台一个明诚,阿诚跟我一起在这边读书。你看你,自己记不住还要说我。”

明楼和她已经颇熟了,知道她活泼,并没把这动作放在心上。

“厨房里还炖着姜汤,你们去客厅坐,我端两碗过来。”阿诚表情黯然,一转头便钻进了厨房。

 

贵婉就跟着明楼去客厅等雨停,一会儿阿诚端了姜汤过来,正好他俩说得开心,阿诚没有多话,把碗放下就跑回楼上了。

贵婉看出他不高兴,更觉得有意思,干脆就和明楼聊起了阿诚。明楼说到自己得意的东西,顿时眉飞色舞,不但讲了许多,还给贵婉指房里的挂画,

“看看,都是他画的,刚刚16岁啊,画的多好!”

“是不错,画漂亮,人也漂亮。又斯文又贴心,还晓得下雨天给大哥熬汤喝。”贵婉感叹,“我也想要个这样的弟弟。”

明楼本来还想炫耀,但看她一脸向往,内心忽然敲起一阵警钟。

“阿诚比你小三岁呢,他现在专注学习,我可不同意他交女朋友。”

贵婉撇嘴,心道这兄弟俩真是一摸一样。

 

“谁说我想当他女朋友啦?我可没这个心!”

“这个心那个心,哪个都不许有!对着阿诚你什么心思都得给我收起来!”

 

明楼后来才知道,那一晚见面后贵婉的确对阿诚动了大大的心思,只是她不想做他的女朋友,只想做他的姐姐、同志和老师。

而现在他的姐姐、同志和老师死了,他一时无法接受,悲痛难当。

 

阿诚十岁的时候,明楼哄他睡觉,没想到十八岁了还要接着哄。他心力交瘁疲惫交加,听明楼说完大概计划后已经昏昏沉沉,明楼用手一摸,整个人都烫的不得了。

明楼无奈,赶紧扶他躺下休息,自己打电话去找医生,折腾了好一阵后,明楼端着准备好的药进门,就见到阿诚躺在床上,一双眼睛直愣愣盯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明楼心一狠,转身又去拿了片安眠药加在退烧药里一起喂给他,在床边又守了一会儿,终于听见阿诚的呼吸渐渐有节奏地绵长起来。

 

明楼长长吁气,他这时才有时间坐下来观察久未蒙面的弟弟。十七八岁正是男孩蹿个头的时候,阿诚比分开时高了不少,又瘦了一些,显得整张脸棱角更加分明。明楼摸摸他发烫的脸颊,自己一手养大的弟弟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不会再甜甜地叫哥哥,不会再因为一瓶汽水傻笑,也不会再跟自己耍脾气,非要叫只有一面之缘的贵婉嫂子,抱怨自己总交女朋友色迷心窍。

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战士,无论多舍不得,从明天起自己必须带领他一起作战,国家动乱世事无常,而他们将在这苍茫天地间并肩一起走下去。

也必须一起走下去。

 

楼下忽然敲门声响起,明楼去开门,竟然见到王天风站在那里。

明楼脸色更加难看,也不迎人进门,站在门口就问,

“不是说过今晚没空,你又来做什么?”

王天风不理他的问题,探着头向里张望,

“阿诚在呢?”

明楼冷笑,

“他病了刚刚睡着,你还想要检查吗?”

“可以吗?”

明楼笑起来,“可以啊,你先进来。”

 

他伸手把门拉了起来,还不等王天风进一步,忽然两手紧紧抓住王天风领口,一把将对方按在了墙上。

明楼比王天风高了半头,各项体能指标也更好,王天风被压制地完全动弹不得,但表情却丝毫不乱,他双目圆瞪极为严厉,

“明楼我告诉你,你现在还来得及!如果一直抵抗到最后查出阿诚是共党!你也难逃其咎!”

明楼与他相对怒目而视,

“王天风我也告诉你,你没有任何证据!你就这样空口无凭地指责我弟弟是共党,你到底安得什么心!”

“青瓷就要在这几天回国!这么多天过去,一共只有四个人符合他的年纪和身材!明诚就是其中之一!其他四个人我们都在查!为什么所有人都可能是共产党只有你弟弟不可能!”

“你混蛋!”

“你混蛋!”

…………

“王天风我现在不想跟你吵。”短促的沉默后,明楼贴近王天风耳畔,咬着牙小声说道,“阿诚发烧刚睡着,你可以去查查今天我家庭医生的行医记录,问他阿诚是不是真病了,他回来是我去接的,我知道你一直都派人盯着,这一路到家,他没跟任何人接过头。如果他真的是共党是青瓷。那么这几天他一定会去烟缸小组,会掉进我们的埋伏。”

“还有一种可能,虽然我们已经控制了烟缸小组的电台,但青瓷已经从其他方面获悉了小组覆灭的消息,从此静默。”王天风说道,“瓶子本来会亲自指认他,但当晚就被刺杀了,他们小组是有接应的。”

“如果真是这样,他洗不干净,我也将满身污点。”明楼望着他,“你甚至可以怀疑我也是共党,瓶子就是我杀的。”

“这也并非没有可能。”王天风语气平缓,直视明楼。

明楼渐渐松开了握紧他领口的双手,

 

“如果真如你说的这样,我就亲自把我和他的命一并送到你手上,任你处置。”


评论(10)
热度(73)
© 莉莉a | Powered by LOFTER